特殊儿童服务的主要缺口 ‧ 对大马特殊教育之期许

2018-10-24 14:04

特殊儿童服务的主要缺口 ‧ 对大马特殊教育之期许

10月中举行的“2018年特殊教育研讨会”也探讨了我国特殊教育发展的裹足不前。特殊教育工作者都希望新政府可以正视特殊儿童的需求,让他们可以在广受接纳的环境下开心成长。
哈丝娜表示,大马特殊教育发展多年来停滞不前,若再不提升早期疗育计划,我国就要为未来庞大的特殊成人群做准备。(图:星洲日报)

换了政府的新马来西亚,人民对许多方面都有新的期许,包括我国特殊教育的发展。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发了一封公开信,列出我国特殊儿童面对教育与服务上的主要缺口。

广告

10月中举行的“2018年特殊教育研讨会”也探讨了我国特殊教育发展的裹足不前。特殊教育工作者都希望新政府可以正视特殊儿童的需求,让他们可以在广受接纳的环境下开心成长。

由“为学习障碍者寻找机会”组织(Generating Opportunities for Learning Disables,GOLD)主办,谢富年基金会协办的“2018年特殊教育研讨会”邀请了国内外特殊教育机构共聚一堂探讨为特殊孩子打造一个理想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并结合教育者、政府、社区、企业协同合力,提供一技之长的培训,给他们投入职场的机会。

自闭症早期疗育中心Permata Kurnia总监哈丝娜多兰博士在第一场演讲,以一句英文成语来形容目前我国特殊教育的状况──The elephant in the room,意即一些很明显的问题,因过于麻烦,而视若目睹。这些麻烦包括什么?逃避、否认、不知、沉默、难堪、不情愿等等。要如何解决这些麻烦呢?

有 必 要 推 行 早 期 疗 育 计 划

Permata Kurnia中心目前有将近475名3至7岁的孩子,为家庭与儿童友善的自闭儿早期疗育(early intervention)中心,且是全国唯一获得政府全资助的中心。孩子到了7岁学龄要上面对考试主义的小学,该中心也特别教孩子学习应对考试。

哈丝娜本身有3个孩子,其中两个孩子是自闭儿。大儿子默哈末现在23岁,3岁时确诊为自闭儿,属低功能型自闭症(low-functioningautism),但他很开心,学习做蛋糕、园艺,“开心很重要,我觉得他的人生是完整的。”哈丝娜分享。

广告

她的另一个自闭儿子阿都拉现12岁,在私立学校就读,可以进入主流教育体系。每天早上当哈丝娜忙着准备早餐的当儿,他们两兄弟会自行做祷告。看在哈丝娜眼里,两个儿子都有进步。

“我们都只希望孩子开心、安全、有生产力就够了,我并不是要老师把自闭儿改造成外向的孩子,只需在这世界上给予他们一个空间就可以了。我们不需要他们在学校要考几科A的目标,因为他们可能阅读都有困难,我看到的结论是学校并不适合他们,因此我们应该改变这种情况。”

哈丝娜在发现自己的儿子是自闭儿时,当年的社会对自闭症并不了解,她也因为这样全身投入了特殊教育的工作。

一转眼已经20年了,哈丝娜感叹的是至今特殊教育的进展并不显著,还是会发生有孩子不获学校接受。无论已经有了多全面的特殊教育改革计划,但实际上对特殊孩子却没有真正的帮助。

广告

家有特殊儿,对家庭的影响极大,包括有的家庭夫妻离异、家暴、自杀念头,这些问题都不容忽视,家里有特殊儿这件事情仍很负面地影响着家庭。哈丝娜的两个孩子因不在政府学校,教育费用方面可说用了她一半的收入。

要如何解决特殊教育问题,哈丝娜提出3大方向,即零拒绝政策、适当的特殊教育和过渡到职场。

基于资源不足,特殊孩子到了学龄,大多都被学校拒收。哈丝娜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若这种情况再不解决,社会将会面临庞大的特殊成人群,他们的父母不在了,谁来照顾他们?“我们要思考的是,要现在即致力提升早期疗育还是未来加强成人照护福利?很多研究显示,早期疗育是最佳解决方案。要是到了7岁,孩子还要包尿布上学,极大可能是不获学校接受的。

早期疗育计划是有必要推行,哈丝娜说:“要达到零拒绝,我们需要建设更多可容纳特殊孩子的学校,短期内做不到,至少一个县有一所也好,一步一步来。”至于适当的特殊教育,她表示,个人教育计划(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IEP)为早期疗育的重要方向,不过,目前我国没有成功的个人教育计划,能够做到的学校很少。

全国儿童早期疗育执委会(NECIC)顾问拿督阿玛星医生和主席黄浣影医生针对我国特殊儿童面对的主要缺口和失败,并提出了解决方法的建议。:

有 限 的 融 合 教 育( 针 对 教 育 部 )

建议解决方法

1.特殊教育部门应改为融合教育部门

2.实行全国“影子助教”计划

国家教育蓝图全力支持融合教育。然而,当特殊儿童与他们的家庭要求融合教育时,还是面对许多挑战和阻力。教育部的数据显示融合教育的个案正在增加,但是,大部份的例子源自整合教育,并非融合教育。即使特殊儿童有能力在主流班级里有好的表现,他们还是被分配进隔离式的整合教育或特殊教育班级。若这情况延续下去,将无法达到国家教育蓝图里的目标──2025年实现75%的融合。

NECIC认为,若要实现教育蓝图的承诺,最主要的改革是将“特殊教育部门”转化为“融合教育部门”。这将转化该部门以及教师们的焦点,全力实践融合。继续把焦点放在“特殊教育”

上,将无法实现融合教育。该协会主张应该以关闭特殊教育班为目标,让特教老师支援主流班老师。

第二,我国需要足够、训练有素的老师和助教,以便能够在主流班级里帮助并教导有特殊需求的学生,如设立“影子助教”

计划来支援老师。目前,教育部还未善用这关键的资源,一些愿意通过这种方式给予援助的家长常常受到当地部门的阻碍。以上建议会是推动融合的关键行动。

特 殊 儿 童 所 得 到 的 医 疗 服 务 很 有 限(针 对 卫 生 部)

建议解决方法

1.与医疗大学合作改善特殊需求的培训

2.下放集中式的服务供给:迎合郊区的残疾需求

大部份的医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有特殊需求的儿童,多数的医生在他们的医科学士课程里所得到的残疾培训很有限,导致他们缺乏技能去了解特殊儿童与他们的家庭、进行评估及医疗规划。让医生掌握这些必要的技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15%的儿童有残疾需求。卫生部必须扮演积极的角色,与教育部一起向本地医疗大学施压,大幅度改善他们课程的残疾培训。

除此之外,大多数的残疾儿童服务集中在都市里,郊区的人民严重缺乏相关的医疗或残疾服务与资源。与其迫使郊区的人民长途跋涉到都市的疗育中心寻求服务,进而加重他们的负担及消耗他们有限的资源,不如将专业的疗育服务带进他们居住的社区里。我国各区域的医院有着许多的专家及治疗师,是时候制定政策,让他们进入各社区为人民服务。

社 区 康 复 中 心 (PDK)所 提 供 的 服 务 不 足(针 对 福 利 部)

建议解决方法

1.提升并改革所有郊区的早期疗育服务中心,以提供优质的护理服务

所有特殊儿童需要早期疗育(早疗)服务。这是关键基础,让特殊儿童发掘他们的潜能、争取并获得教育及就职培训。目前,大部份优质的早疗服务和培训是由非政府组织(NGO)提供的,而且多数集中在都市里。郊区的社群所得到的服务由社区康复中心(PDK)提供。这些社区康复中心处于福利部的管理之下。无可否认,这些中心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但是,大多数的中心所提供的疗育服务不足。在都市里由NGO提供的早疗服务中心一直在成长,既提供职员培训、优质的早疗服务、又日渐增加中心数量。与之相比,PDK的发展停滞不前,往往演变成为“托儿”服务中心。

NECIC提出,我国迫切地需要在郊区及资源不足的社群里提供优质的早疗服务。卫生部、教育部以及福利部必须共同努力落实这个计划。与此同时,特殊儿童在幼儿园及学前教育环境里的融合在此计划里是必要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