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亨敏:违背民意的废死

2018-10-23 18:46

詹亨敏:违背民意的废死

首相署部长刘伟强针对执意推行废除死刑法案仅解释,是因为签署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却没有向人民解说废除死刑后对于国家罪案下滑、经济增长甚至是教育有任何作用,但我们知道法律制度有绝对阻吓作用。

首相署部长刘伟强针对执意推行废除死刑法案仅解释,是因为签署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却没有向人民解说废除死刑后对于国家罪案下滑、经济增长甚至是教育有任何作用,但我们知道法律制度有绝对阻吓作用。

广告

当废死法案提出后,试图从支持者口中了解支持废死的观点,有者说是人权,在文明世界不该以暴致暴;有者是信仰道德教育,强调宽恕待人,任何人无权剥削他人生命。

更有人说,与其废死,何不让罪犯在牢狱度过一生,相对于死刑的一了百了,终生监禁已经是对罪犯心灵、自由、肉体及精神最大的惩罚。套用台湾对于重型罪犯裁决时,以能教化为由而判监禁20年以上相同道理,但很讽刺,台湾已有案例显示相关人犯出狱后,再犯案的机率极高,间接造成更多社会悲剧。

支持废死口中高喊人权平等,请问当罪犯得到重生机会时,是谁剥削了死者、受害者、被害者活下去机会?

艺人白冰冰在20年后谈起女儿白晓燕血案,止不住的泪水剖白说“他们杀死了晓燕,其实连我都杀死了”,“被砍下的手指头如果没有止痛究竟有多痛”,“是什么样的人,会把这么无辜善良,甚至在他们面前哭哭哀求的孩子残忍杀害”,字字血泪泣诉被害人家属心中最虐心的痛与折磨。

轰动全国的朱玉叶奸杀案、动漫少女吴易甜谋杀案的家属,透过脸书上血泪控诉对废死的坚决反对与不满,但刘伟强一句绝不U转,也不公投,决意废除死刑,选择漠视民意,宛如在被害者与家属伤口上撒了第二把盐。

白冰冰控诉,支持废死的人是踩在血淋淋尸体上谈理想与人权。希盟政府需要三思,废死法案抗议声浪大,为何却执意要推行?

广告

当执政方对于民意采取“不闻不问”,废死法案已不是“相对性”错与对的观点,也非被害者正义与罪犯的人权拉锯战,而是有负当初执政所前许下“还政予民”的承诺!

(星洲日报.砂拉越.评论.作者:詹亨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