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银莺:听话文化

2018-10-27 18:54

王银莺:听话文化

大马政坛,“听话文化”历史久远,底蕴深厚。

大马政坛,“听话文化”历史久远,底蕴深厚。

广告

最早的“听话文化”,大抵萌芽于N年前。那时国会修宪剥夺砂沙自主权、把两邦贬为十三州之一,人多势众的国阵一面倒支持,相较于势单力薄的在野党,只能发出微量的抗议声,根本无力回天。

自此,“听话文化”似找到了沃土,种子着床后开始抽长,来到马哈迪首次主政的年代,经过他的浇灌施肥,小树也就越发地枝繁叶茂根深柢固起来。

那时候的马哈迪,左手翻云右手覆雨,他说一没人敢说二。国阵旗下的部长人民代议士,为了坐稳位子兼升官发财,在他面前不是唯唯诺诺,就是恭敬从命,纵使有异见也不敢吱声。当然,也偶有不听话的,至于他们什么下场,看看安华就知道了。

马哈迪退位后交棒阿都拉,再经纳吉之手,“听话文化”变本加厉。而同一时间,原本性格比较跳脱的行动党,也开始在羽翼渐丰后,建构起一言堂,凡有叛逆的,轻则党鞭伺候,重则扫地出门。朝野同时昭告各营人马,枪口只准对外,管他有理无理,对别人就要反到底,对自己人就要挺到底。

“听话文化”下养出的人民代表,似一具被抽走灵魂的躯壳,只能任由主子摆布。叫他向左走,他不敢向右;叫他下跪,他不敢立正。于是,我们看到,不管是前朝的纳吉还是今朝的马哈迪,这两个人任相时,底下的人都是一个样──只要主子清一清喉咙,他们马上架起琴弦拉开嗓门,为他们伴奏唱和。

人民看了消化不过来,说怎么前朝今朝似乎没差,难道这些人“换了位子换脑袋”?我说这就是大马政客的通病,江山是改了,那些人只不过是移了脸,本性却没移。

广告

看看发达国家从政者的素养,我们只能干羡慕。他们恪守初衷,以民为本,凡是就事论事,只看对错不看对象,所以就算跟自己人或总统唱反调,一点也没有违和感。

最令人佩服的是,他们奉行集体领导,相信领袖可来可去,因此少了恋栈权位的贪婪,表现称职固然可喜,若然失职便下台一鞠躬,拍拍屁股走人。

再看看我们,“为支持而支持,为反对而反对”的例子屡见不鲜,包庇护短的行径也俯拾皆是,敢怒敢言的性情中人似乎已经绝迹。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王银莺)

广告

---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