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羽俐·脱困

2018-11-03 13:48

夕羽俐·脱困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女子对我说,带着我来到住所的最高处。

初来世间的我一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小小的屋子。屋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同伴。

广告

据我观察,每每用餐时间,总会有称为人类的巨大生物走进屋内送餐。

“今天就训练它。”

其中一个人指向我,我睁着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那个人教我学会念人类的语言,虽然我并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还是照做。

我看着身边的同伴,逐个被人类带走离开小黑屋,它们的目光饱含期待。我羡慕它们,并期许自己有一天可以逃离小黑屋。

X X X X X X X

我终于迎来这一天的到来。人类带我离开,我亲眼见识外面的世界,原来是这般多姿多彩,蓝天的白云,绿地的花儿,这一切对我是多么新奇。

广告

原本以为我能天高海阔任鸟飞,事实上我的脚被绳子拴在架子上。

人类带着我来到一家商场的宠物店,那里除了我的同类外,我还看到其他不一样的生物,它们置身于透明的笼子,脸上都是一种临近绝望的悲哀神情。

当人类想把我转移到笼子里,他们用一把锐利的剪刀剪掉我的羽毛,身体的疼痛感不停朝我袭来,我极度厌恶这个地方,深怕自己无法飞行自如。恐慌的我挣扎着想要逃走,人类看穿我的企图,强硬把我塞入笼里,我几乎晕厥。

尔后,我深深知道自己即将度过漫长的囚笼生活。

广告

每天都会有很多人经过宠物店,停下脚步观看我们,我不喜欢窗外那些人打量我的眼神,索性背过身来,图个清静。

X X X X X X X这

一天,我蓦然察觉,有一道视线直落在自己身上,悄然回头,原来是一名看似二十出头的女子。女子跟我对视着,她的眼神宛若能读懂我背后的孤寂。

店员把我装进另一个笼子,女子点了点头,接过我的笼子,原来她花钱买下我。

我起初对她抗拒不已,她伸手过来,我毫不客气地直啄她的手,她并没有发怒,反而拿出食物来喂养我,我不为所动。她并没有完全笼养我,定时给我自由自在走动的空间。

随时间流逝,女子一再容忍我的肆无忌惮,从来没有人如此温柔对待我,我慢慢卸下心防,开始融入她的生活中。

“我跟你说个折翼女孩的故事吧。”女子对着我说。

男人是个不务正业的酒鬼,脾气暴躁无比,经常对女孩与女人拳打脚踢。女人深爱男人,默默忍受,女孩几度想要反抗,却被女人劝下。在某一次的争执中,女孩拿起酒瓶直接砸在男人头上,男人满身浴血。

女人见状失声尖叫,女孩双唇无声地翕动。后来男人陷入昏迷,女人只能独身照顾男人,虽然女孩正当防卫,但还是被判过失伤人,入狱3年。女孩身在监狱,她咬着牙熬过去,心有埋怨的女人对她不闻不问。女孩出狱后,曾经找过女人,终究没获得谅解,只能黯然离去。

女孩在求职过程中处处碰壁,终于获得一份工作,勉强活口。踏入社会后,女孩曾经听过别人说起囚犯的话题,目光带着一丝轻蔑,女孩越发自卑。

女子把她私密的心情在我面前倾诉,我只能默默地陪在她身边。

这一天,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女子接过后,一阵刺耳的呵责声从另一端传出,她的眼眶瞬间充满泪水。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女子对我说,带着我来到住所的最高处。

“我告诉你,那个男人细菌感染引起并发症走了,女人责备女孩,说永远都不会当她是女儿。”女子语气哽咽。

我知道,女子就是当年的女孩,虽然如今已经不再是囚犯,却活在自己心中建设的困局,仿佛失去了灵魂,双脚被隐形的枷锁套住,步伐沉重。

“女孩跟你,从这一刻起,终于可以脱困了!”

女子跃开脚步,我同样奋不顾身展开翅膀飞向蓝天,一根鲜红的羽毛掉落在地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