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眼妹.钥匙

2018-11-07 12:53

四眼妹.钥匙

他紧记妈妈对他说过,要保管好爸爸留给他的钥匙。而且妈妈会在他18岁时,让他知道钥匙的真相。

“凯杰,你脖子上是什么呢?”

广告

“凯杰,你怎么把钥匙挂在脖颈?”

“凯杰,你脖子上的钥匙是你家的钥匙吗?怎么挂在脖子呢?钥匙不都是爸妈掌管的吗?”

这是凯杰从小就听见的提问,即便是钥匙没有丝毫特异之处。

有时候,同学会朝着他的脖子把钥匙拿在手上观看,有时则会趁他不留意时,想摘下他颈上挂着的钥匙,但一次都没成功。

他紧记妈妈对他说过,要保管好爸爸留给他的钥匙。而且妈妈会在他18岁时,让他知道钥匙的真相。

凯杰曾经问过妈妈到底钥匙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妈妈总是劝他有些事不能太着急。

广告

X X X X X X

秀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把床底下的一个箱子拿出来。箱子已经上锁,而且年代久远,铁箱子还生锈,可里面藏着的似是无价之宝。

所以,她把铁箱子照顾得很好,任何人都不允许触碰,包括自己的儿子凯杰。此刻,她坐在床沿,双手抚摸着这个黑褐色的箱子,双眼泛起泪光。

箱子上什么都没写,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可这是她丈夫留下来的。临死前,他留下遗嘱,希望可以在儿子十八岁后把箱子里的物品交给他。

广告

她还记得,丈夫脖颈上原本有个钥匙,可在丈夫进行那个重要任务前,他把脖颈上的钥匙取下交给她,吩咐如果自己身遭不测,就把钥匙交给唯一的儿子。

岂知,丈夫一语成谶,当晚因为任务殉职,什么都没留下,只留下那个生锈的铁箱子和一把钥匙。

后来,凯杰慢慢成长,秀英再也不把铁箱子藏在床底。她把它藏在衣橱里,只是衣橱的钥匙却从来就没交过给任何人,一直都是自己带在身上。

X X X X X X凯杰高中毕业后,报读法律系。他从小对法律抱有热枕,尤其对心理学犯罪。

一直到上了大学后,繁重的课业把凯杰压得喘不过气来。

多年过后,他忘了18岁的约定,也逐渐忘了钥匙的存在。只是偶尔洗澡时看见挂在脖颈上的钥匙才会想起,可过了一阵子,却因为堆积如山的活动和课业而忘记。

他的母亲秀英看见儿子对未来规划得很好,心里少了份担忧,逐渐也就不再提起钥匙的一切。

X X X X X X

直到有天,秀英身染重病,临死前,把儿子叫到面前。

“阿杰,妈妈怕是活不长久了。你也已过了18岁生日,是时候知道钥匙的事件了。”

嘱咐几句后,母亲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这样撒手尘寰。

这时候的凯杰刚毕业,他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他对母亲的逝世,自是伤心无比。于是,他决定履行当年父亲临死前的嘱托。

他从母亲的房间里把铁箱子移出。父亲给他的印像只留存于蓝色的警察制服,而对于母亲,他更多的是愧疚,因为在还没好好奉养母亲前,她就已离开人世。

凯杰颤抖着手把挂在脖颈的钥匙拿下,打开铁箱,只见里面藏有一本本草稿,而且草稿上都是苍劲有力的字体,那是他爸爸的笔迹,而草稿上放有一封信。

“亲爱的凯杰,当你看见这封信时,证明爸爸已死。铁箱子留下的是爸爸在这些年里查案的破案手法的草稿,有些案子没能破,有些案子却已结案。

当警官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一天是太平的,而且都是在刀枪底下讨生活,但爸爸很喜欢这份职业。

当你看了这封信后,希望你可以了解爸爸的苦心。爸爸很爱你、很爱你母亲,也很爱这个家庭,只是爸爸的任务是让其他人也同样享有幸福的家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