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希·邻舍

2018-11-10 12:33

缘希·邻舍

“刚刚念完商科。我不喜欢商科……我喜欢做蛋糕,不过我还是必须当上班族。以后就没机会做蛋糕了。”少女噘嘴。

我推开厨房后门,将刚栽植的盆栽搬到小巷。

广告

后门朝向邻居家厨房的百叶窗,食物烧烤味穿过空间传来。好像带有柠檬酸味,夹杂烧焦味。我尝试透过百叶窗一探究竟,只见穿着灰色围裙的女生站在火炉旁,一手操作搅拌器,一手频频揉眼睛。沾上泪水的手又抹在围裙。不知为何她在哭泣,是为了不慎烧焦的食物吗?

我没有勇气上前询问,带着解不开的迷走进屋里。

过去忙碌于工作,日出夜归,周末不是加班就是赴约,基本上除了睡觉和梳理也不会多呆在家里,又怎有时间认识左邻右舍,要不是刚才好奇多看一眼,我根本不知道原来隔壁住着青春洋溢的少女。

栽植了盆栽,整理了日常用品,打扫了客厅。我躺在沙发上翻阅小说。

多久没有轻松地享受生活?已经记不起了。离职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感觉待在家里的安逸,还有无法自拔地坠入文学海川里。曾经写过几篇散文和诗歌都被投篮,自嘲还真没文学底子,却还是很喜欢文学。

我揣摩文学小说里的优美文句与含义。

广告

尽管近35岁,但在文学领域里却仅有小学生程度。自从出来社会后,几乎把人生奉献给工作,因为他们说文学养不活自己,妄想还要养家,于是选择高薪厚职,渐渐远离文学。有时连静心阅读一本书也成问题,何况要费尽心思写一篇文学散文。

我蹲在小巷处深情凝视盆栽,学着诗人用生命感受绿叶惬意。

此时,依然闻到食物香味,没有了烧焦味,多了诱人榴梿味。

“你在做什么?”少女双目出现在百叶窗后。

广告

“跟绿叶交流。”我冷静回答。

“你住这里?我以为是空置的房屋。”

“之前没有时间待在家。”我觉得有点儿讽刺。

“你喜欢吃榴梿吗?我做了榴梿千层蛋糕,正想找人试味道。”少女支吾数秒后,开口问道。

就这样。每次少女完成烘焙作品后,我都会将客厅的小桌子的矮椅子搬到后巷。桌面中间摆放盆栽。少女则放下两碟蛋糕或甜品。

“你卖蛋糕?”

少女摇头。

“在念书吧?”我继续问。

“刚刚念完商科。我不喜欢商科……我喜欢做蛋糕,不过我还是必须当上班族。以后就没机会做蛋糕了。”少女噘嘴。

“对啊。趁空档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吧。”我点头表示理解。

会理解,因为我亲身历经。

一篇散文被修改多次,我还是嫌弃不达标。自问这种日子还能坚持多久?

我关上电脑,灵感已枯寂。梦想不是理想,理想不是现实。无法得知像我这种资质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挤入本地文坛里,或许应该踏实找份工作算了。

迷惘时,望向厨房的方向。想起单纯的少女和她的梦想,义无反顾地花尽零用钱买食材,然后躲在房间里专注地烘焙。

电子信箱不见任何回复,那些履历表一去不回。摊在床上,不禁怀疑人生。理想的生活总是离我很遥远。平衡的生活从来不曾实现,每个人要求很多,满足了老板,困苦了家人;满足了客户,委屈了自己。

“原来写作也不简单。”少女吃完芝士蛋糕,抹去嘴边油迹。

“卖一公斤蛋糕或许就是稿费的几倍。不过设计蛋糕也很煞费心神,连清洁餐具也要多花一分力气。”我伸个懒腰。

“你要加油喔!终有天可以拿下文学奖。”少女伸手拍打我的肩膀。

“你也要加油!存笔钱就可以开蛋糕店了。”

几个星期后。我背上装有文件的书包。出门前朝厨房的玻璃窗望去,对面百叶窗关闭。

于是我们各自奔向现实。约定莫忘初衷。

墙上的剪报,圈着文学奖截止日期。今晚我会继续未完成的散文。

就像她会继续赚钱上着周末烘焙班。客厅里的小桌子和椅子一直都是随时备用状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