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癌路漫长‧术后治疗费最磨人

2018-11-25 08:29

治癌路漫长‧术后治疗费最磨人

当确诊是癌症后,震惊的不只是当事人自己,身边的人也同样担心、难过,经历过一连串的转折后,就要收拾心情寻求治疗、筹措医药费,务求在黄金时间内打赢这场仗,时间与金钱都是最迫切的子弹。

当确诊是癌症后,震惊的不只是当事人自己,身边的人也同样担心、难过,经历过一连串的转折后,就要收拾心情寻求治疗、筹措医药费,务求在黄金时间内打赢这场仗,时间与金钱都是最迫切的子弹。

广告

当下大家的专注力都放在让癌症病人接受最好的疗程,无论是手术、化疗、放射性治疗等,以为完成这些疗程就可以雨过天晴。不过,癌症并不是过路雨,抗癌疗程的“暴雨”结束后,并不能马上迎来“阳光”,未来的一年将是最考验病人及家属的时间,因为病人还需要持续接受术后治疗,而这些费用并不在保险的索偿范围,病人及家人需要自掏腰包来承担。

除了不能索偿的医药费,还有各种看似不大的相关费用,如各种检查费用、往返医院复诊的交通费、膳食费、购买医院没有供应的指定药物,都是未来一年病人及家属必须承担的费用。

为了探讨癌症对患者及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在国家癌症协会协助下,马大医学院最近完成了一项“东盟肿瘤治疗成本”的行动研究调查,于2012年至2014年在东盟8个国家展开(新加坡及汶莱除外),共有50间医院、1万名病人参与,接受调查的病人及家属都表示,术后一年的后续治疗费用令他们生活捉襟见肘,经济能力还行的可能需要抵押房产借贷度过难关,没有能力者则无法坚持后续的治疗,所以术后的后续治疗费用是压倒病人及家属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项由马来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妮尔玛拉.波巴迪为首的调查,在大马共有1662名病人参与,分别来自12间政府医院、1间教学医院及2间私人医院。他们都是确诊1年后的癌症病人,大部份是在政府医院接受治疗。研究显示,超过一半的病人需要承担医药费以外的费用,甚至是原本在私人医院治疗的病人,最后也因为无法承担后续费用,而转到政府医院治疗。

妮尔玛拉表示,大部份人都把焦点放在抗癌的成果,忽略了其他相关费用负担,如复诊费、药物、仪器、交通费、营养品等,这些费用都不在保险范围内,所以往往3至12个月后,这些病人的家庭经济就会出现问题。“这也是为甚么我们选择确诊1年后的病人及家庭参与研究计划的原因,这样才可以看到后面的问题。”

调查结果显示,癌症病人在往后的一年,后续的医疗费占据了病人收入的三分一,继而影响了家庭开销,一半的患者家庭经济都出现负担。

广告

这些病人来自政府医院、教学医院及私人医院。在这3种体制下,教学医院获得的资源最少,甚至比政府医院少,一些昂贵的药物无法提供,病人必须自行购买,但在教学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人数却与政府医院不相上下,无形中更加重病人及家人负担。

妮尔玛拉表示,癌症患者的抗癌路是很漫长的,不只是当下的抗癌疗程,还有之后的治疗也是一笔客观费用。(图:星洲日报)

医卡在手,并未能免去经济担忧

或许有人会认为,现今大部份人有投保医疗保险,一卡在手,大病小病都不用担心,但在上述调查中,不乏有医药卡的病人会告诉你,一卡不能走天下,尤其是在私人医院的病患,有72%在确诊后的1年里都需要自掏腰包。

分析显示,在众多后续费用中,以药物最令人吃不消,几乎占了一半的比例,超过一半的病人动用自己的私人积蓄来应付,其次就是向家人及朋友借钱,甚至抵押房子。所以治疗癌症的费用,绝对不是当下的治疗费用而已,后续费用也是一笔无法估计的花费。

广告

妮尔玛拉认为,大马的体制问题在于医疗与非医疗是分开的,当中医疗费只占20%,而非医疗费加起来占了50%,却不在保险承担范围内,“就以交通来说,不是每间医院都有癌症专科,距离对患者与家属来说是一大开销,但这些都不在保险范围内。”

她表示,有医药卡的病人需要应付这些额外开销,而没有能力购买医药保险的低收入群,往往是在晚期才确诊,不但疗效欠佳,还要面对医疗费及其他额外开销的负担。“参与调查的病人也有晚期才确诊的癌症病人,他们都坦言面对经济压力及死亡风险提高的问题。虽然我国的打工一族都有社会保险,但社险的保障已经不足以应付当今昂贵的医药费。”

综合上述调查的结果,妮尔玛拉提出多项建议,包括:

(1)政府有必要研究如何与非政府机构合作,提高预防胜于治疗和及早确诊的效率,以逆转晚期才确诊的病人趋势;
(2)提高社险保费,让工人得到更大的保障;
(3)将提高癌症病人的经济风险保障列入政府议程。

叶静娴认为,政府医院的癌症治疗费虽然不高,但政府医院对昂贵药物的审批非常严格,以致很多药物都没有概括在内,病人往往需要自费购买。(图:星洲日报)

我国人民需要的是存活医疗计划!

乳房外科顾问拿督叶静娴医生认为,我们拥有全民医疗福利,政府医院的癌症治疗费虽然不高,但对昂贵药物的审批非常严格,以致很多药物都没有概括在内,病人往往需要自费购买。尤其是教学医院,资源比政府医院少,但新的医疗器材昂贵,在预算有限下,器材也不够,轮候的人却很多,等不及的病人唯有去私人医院检查或诊治。

“医药卡虽然可以支付医疗费及住院费,但不包括检查费,病人都须自付。再者,一些原本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到最后吃不消要求医生写推荐信去政府医院,但病人拿着私人医院推荐信到政府医院,收费会跟一开始就在政府医院寻求治疗的病人不一样,尽管接受的疗程都是一样。”

曾经在教学医院服务的叶静娴表示,公务员享有免费医疗福利,所以教学医院的病人中公务员占了很大比例,“但你别以为公务员看病免费,就不需要买医疗保险,很多公务员私下也有买医疗保险,因为政府医院的轮候期太久,在等不及的情况下唯有到私人医院,所以现在单单免费医疗福利已经无法负荷需求,人们需要的是存活医疗计划。”

她也点出一个现象:大马的打工族都有社险保障,但这机制对重症患者帮助不大,因为只有在失去工作能力后才能够索偿,初期的癌症患者无法受惠,只有晚期癌症患者才能获得赔偿,而“癌症治疗是可以相当长的,有的甚至长达1年,视乎癌症类型及病情,所以有20%的病人因为负担不起医药费而终止治疗。”

努艾玛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她在2013年确诊为乳癌第四期,没有投保医疗保险,疗程之前需要做很多检查,但因为需要排期很久,又担心病情恶化,所以就到私人医院检查,费用却贵上50%。

“确诊之后要做化疗,我申领了社险赔偿,但只是薪水的25%,根本不足以应付昂贵的医疗费,必须用自己的储蓄来医病。这还不包括我来回医院的交通费、伙食费(每天清晨6点半就出门,下午6时许才回到家)。幸好我的父母可以帮忙照顾孩子,不然我还要送去托儿所。”

期间,除了医药费,努艾玛需要自费的包括交通费、营养补助品、各种检查费用等,都是非医疗费用。在这5年间,单单非医疗费用就花费了逾2万5000令吉。

此外,叶静娴也建议政府扩大传统医疗范围,让病人有更多选择。现代医疗与传统医疗是可以相辅相成的,只要病人定期复诊就没有问题,让病人接受多方面的辅助治疗,对病人康复有帮助,也可以减少后续的现代医疗费用。

妮尔玛拉也认同这建议,不光是因为传统医疗的疗效,而是不管是否受政府承认,传统医疗已经成为人民信赖的疗法之一,很多低收入群把钱花费在传统疗法上,若能扩大传统医疗范围,对病人与政府都有好处。

全民医保行不行?

在医疗费高涨的年代,全民医疗保险或全民医保、健保计划是一个趋势,早在国阵执政时代,政府已经有意推行,但民间反对声浪太大而不了了之。希盟政府执政后,新任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在上任后就指出,这项计划势在必行,因为政府在医疗方面的开销越来越沉重。

妮尔玛拉认为,全民医保是一项好的计划,泰国、印尼都已经落实,而且也看到效果,如泰国,虽然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低,但癌症患者在确诊后1年内死亡的数据却比大马低,医保是关键之一。

“成功的健保机制可以帮助人民,但必须谨慎执行,确保人民所付的保费真的可以保障未来。目前,我国的财政预算案只有2%是用在医疗预算,根本不足以应付人民医药福利需求。”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说,一旦全民医保开跑,民众每月须缴付的保费不会超过薪金的5%,但也不排除高收入人士需要多付一些。

叶静娴建议,落实全民医保可以参考成功的个案,如台湾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也可以效仿印尼的做法,开始时是以自愿性质参与,之后才逐步落实全民参与。此外,政府应该采取主动,在允准新药进入我国市场前与药剂公司协商,争取最低的价格。我国药物价格,无论是新药或仿制药价格都很贵,反之同样的药,在泰国购买却比我国便宜,这是令人费解的。

“与药剂公司协商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对癌症病人而言。癌症是一种严重疾病,不应该把它与其他疾病归纳的一起,共享同样的资源,应该有个别的预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