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美·韩国瑜的韩流VS丁守中的恨

2018-11-26 12:26

孙天美·韩国瑜的韩流VS丁守中的恨

在“韩流”袭卷全台后,国民党许多候选人都想方设法找韩国瑜站台,以沾韩国瑜的人气拉抬选情。韩国瑜也几乎有求必应的跨县市跨选区助选,去不到的就用网路连线等方式协助,甚至还和当时还是新北市市长候选人候友宜,打出“北神探、南菜贩”的宣传口号互相拉抬之余,还夹着两人的声势拉抬台中卢秀燕的市长选情。

如果韩国瑜没有参选今年的台湾高雄市长选举,就不会有“韩流”袭卷全台,国民党也就不会有今年九合一选举的狂胜。

广告

不过在这场韩粉和国民党的狂欢中,却独留一个遗憾:国民党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的败选。

在“韩流”袭卷全台后,国民党许多候选人都想方设法找韩国瑜站台,以沾韩国瑜的人气拉抬选情。韩国瑜也几乎有求必应的跨县市跨选区助选,去不到的就用网路连线等方式协助,甚至还和当时还是新北市市长候选人候友宜,打出“北神探、南菜贩”的宣传口号互相拉抬之余,还夹着两人的声势拉抬台中卢秀燕的市长选情。

这些党同志之间相互扶持之情,韩国瑜却独漏丁守中,始终没有回应丁守中的求助。

从九合一选举开打以来,丁守中的民调从原本的居先,到今年7月后就开始低于寻求市长连任的无党籍柯文哲。就算在台湾卷起“韩流”

后,丁守中在各项民调中都依旧居于柯文哲之后,就算偶尔领先也仅是极微幅而已。

以九合一选举成绩揭晓后,韩国瑜以逾13万多数票打败民进党的陈其迈、候友谊以逾29万票多数票打败民进党的苏贞昌,和卢秀燕以19万多数票打败民进党的林佳龙观之,如果韩国瑜在选战期间曾帮丁守中站台,丁守中的选战未必会打得如此凄苦。

广告

虽然丁守中已因为台湾中选会的投票规划不当,导至投票和开票作业同时进行决定可能出现的弃保效应而进入司法程序(泛绿选民可能因为看到开票成绩认为民进党姚文智当选无忘,改投柯文哲),打选举无效诉讼为自己讨个公道,但这并不能视他为愿赌不服输,说白了,丁守中其实是个值得同情之人。

丁守中从1994年开始,就屡屡争取国民党的台北市长提名。可是到今年止却屡屡失败──他要不是不敌党内同样争取提名的党同志,例如1994年的黄大洲、2006年的郝龙斌和2014年的连胜文,就是礼让对手如1998年和2002年的马英九,及2010年的郝龙斌。

好不容易丁守中今年终于争取到国民党提名,并且在选前最后阶段被许多时评人普遍看好,会以微差打败柯文哲之际,却因为中选会的投票规划输了柯文哲仅3000多票,怎不叫他恨?怎不叫他怀疑这是中选会刻意操作?怎能怪他向台北地院声请这场选举无效?

话说回来,韩国瑜之所以始终未帮丁守中造势,并非因为两人有过节或恩怨,纯粹是因为韩国瑜与柯文哲的交情。

广告

做为国民党弃将16年的韩国瑜,早自郝龙斌市长任内就已是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可是他要到柯文哲担任市长时才被器重。

就算后来韩国瑜被民进党逼退,柯文哲仍然不畏民进党势力一再婉留。虽然韩国瑜最后没有回锅,但柯文哲知遇之恩,是让韩国瑜极力回避介入台北市长选战的原因。丁守中,只是无端的被“牺牲”了。

政坛上像韩国瑜如此有情有义的人确实不多,而像丁守中一样坚守信仰不参选台北市长誓不罢休的人更少。如果丁守中这次当选市长,自是一个充满励志性的故事。可是时不予“我”,又或者“我”的温吞个性,始终不能如同韩国瑜一般英雄造时势,或许也就只能徒留遗憾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