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杰隆 ·金马仑的美丽与哀愁

2018-12-06 10:10

丁杰隆 ·金马仑的美丽与哀愁

若要确保金马仑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育取得平衡,彻底解决农地争议,我的大胆想法是,划定金马仑为农业特区(special agricultural zone)或永久粮食生产区,藉此摆脱或松绑既有法律约束,并逐一落实必要的土地改革。 

今年4月初,我和回乡竞选丹那拉打州席的张玉刚来到金马仑高原,进行全国大选的最后备战工作。

广告

金马仑选民约3万2000人,其中马来选民34%、华裔选民30%、印裔选民15%,以及原住民选民22%。华印裔主要分布在丹那拉打州席,而马来选民和原住民则集中在日莱州席。尽管非巫裔选民过半,但玉刚当初估计,金马仑在民主行动党竞逐的所有半岛议席中,将会是最艰辛难打的战役之一。

事实确是如此,第一,金马仑国席和刘镇东竞选的亚依淡国席,是火箭在半岛输掉的唯二战役。玉刚虽成功捍卫州席,但火箭国席候选人马诺加兰继2013年以462张多数票败给前国大党主席巴拉尼威后,本届再次以597张多数票微差败给国大党西华拉治。现任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则赢得日莱州席。

第二,竞选期间,尽管山下已经刮起反风,但山上的选民关注在地农地议题,更甚于全国议题。

事缘2014年高原发生夺命洪灾和土崩,政府归咎山上农业随意开垦,因此展开“象牙行动”大肆扫除非法菜园芭。这让整个金马仑人心惶惶,加上竞选期间屡遭国阵胁迫,让选民深怕若高调支持在野党,可能会再次遭到政治报复。同样的,原住民也常被国阵代理人警告,若不支持国阵,其所享有的福利、耕地和传统习俗地将会撤回或遭到对付。

非法菜园芭其实存在已久,除了因粮食需求和农耕地长期不足,另一原因就是联邦政府从未站在气候变迁和粮食危机的高位之下,认真思考和规划金马仑的农业发展,特别是农地改革,尽管金马仑作为国家粮食重镇和花卉出口枢纽,并供应半岛超过50%蔬果产量。

金马仑的农地,超过95%属于临时耕地执照(TOL),拥有租赁或“牙兰”地契的却少之又少。

广告

根据国家土地法典,TOL只是临时使用执照,TOL土地属于政府,不得转让,即使持有者过世,家中孩子也无法继承,且每年必须向土地局更新,费用平均2英亩约1000令吉,若无法更新,就可能变成所谓“非法”菜园芭。而且,政府随时有权收回,也无需赔偿农民。

由于TOL有期限,也让农民变得短视。世界自然基金会早于2000年代就已警告,金马仑的土地政策和农业发展并不具备永续。农民因担心执照无法更新,就不会对自己的农业事业抱持长远和永续规划。为了在执照期限内实现收成目标,回收成本,农民被迫选择高度污染性的化学肥料以催生农作物,但也对土地的破坏变得更糟。

若要确保金马仑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育取得平衡,彻底解决农地争议,我的大胆想法是,划定金马仑为农业特区(special agricultural zone)或永久粮食生产区,藉此摆脱或松绑既有法律约束,并逐一落实必要的土地改革。 

这些改革应该包括盘整即有农业生产和农业旅游区域,检讨农地使用机制,并引导农地资源整合和合理使用。另一方面,在农业部设立专案单位,协助文件齐全和经审核的农主,取得长租地契或临时地契。

广告

明年,金马仑或许将迎来一场国席补选。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期望金马仑的选民届时可以免于恐惧与不安,道出自己的想法和心声,让全国听得见。同时,朝野双方理应在彰显正义、民主、公平、安全和效率的原则下,针对金马仑未来的永续发展提出更具前瞻性的愿景和承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