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 ‧ 积分劳动者

2018-12-07 15:29

言 ‧ 积分劳动者

我想,她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还有酸痛的双腿,只为了那些积分,也算是用劳力来赚钱吧?

前几个月去逛附近的某购物商场,在女装部收银台前,总会看到一名华裔妇女。我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她了。

广告

她看起来弱不禁风,瘦得脸上的颧骨凸出,显得有些老态。她穿着打扮却是十分鲜艳,时而粉色上衣配亮蓝色七分裤,时而绿色针织衫配褐色长裤,还有好多数不及的时尚配色。唯一不变的,是她手臂挽着的深蓝色方包,以及手里的会员积分卡。

第一次遇见她是一个人多的周末。她就站在收银台外的一隅,双手交叉,两眼盯着排队付账的人。她就一个人站着。初见时并未仔细看她的样子,只当她是一个等着老公或亲友来付账的普通安娣,或者说有点奇怪的中年妇女,毕竟陌生人不会老是盯着你的手和要买的女装看,而且还一脸严肃。

后来轮到排在我前头的马来妇女时,收银员问:“Ade member kad tak?(有会员卡吗?)”不等马来妇女回答,那位安娣一早已瞄到马来妇女手上并没有会员卡,便忙不迭地伸出她的会员卡,说:“Ade!Ade!Guna sayapunye.(有!有!用我的。)”还侧过头对马来妇女微微一笑。柜台前的收银员好像已经熟悉安娣这样的举动,稍稍撇了撇嘴,会员卡刷了下去,再还给那位安娣。安娣手拿会员卡,又复站成一样的姿势,一样的位置,有所变动的,大概就是她手上会员卡的积分上升了吧?她见我手上有了会员卡,便张望看下一个排队的顾客手中有没有那张日积月累换现金的魔法积分卡。

直到我排了20分钟的队,付了钱,走到女装部入口,依稀可见她的身影。就站在那里。

第二次见她,是在男装部的收银柜台。她貌似看准很多男士都是一年半载才来买衣服,所以未曾有时间办理什么会员卡,所以正好借这个机会赚取更多积分。那时我们正挑选着爸爸明年的新年服装,偶然见到她,我忙叫我妈妈看,“你看,是那个安娣耶!”她被我这一说,一下子给懵了,才看到那位安娣的身影。“欸?她不只在卖女装那里守着,连男装这里也有来耶!”之后排队付账时,见她在那里打量,我还特意把会员卡拿在手上摆了摆,示意我已有会员卡,可以不用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一开始会觉得好奇怪,怎么会有人花那么多的时间,只为了那一点积分?甚至觉得很生气,总觉得她只是钻了这个漏洞,让明明没有消费的她,却又一堆积分,我们真正有买东西的消费者,却眼见这些人拿着一大叠的现金券,又要我们消费者跟他们换现金?凭什么?

广告

第三、第四次在同一间商场遇上,已经不是在任何一个收银台前,而是麦当劳。会在麦当劳看到她,实在有点出乎意料。我本以为,中年人通常也不怎么喜欢这类快餐。这一次,她不再是一个人独自吃着汉堡包,而是跟另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倒是像夫妻。难道是积分夫妻档?

不过我却不曾看过那位安哥出现在哪一个收银台。

为 积 分 劳 心 劳 力

一阵子过后,刚好是会员积分换取现金券的时期,不久又看到那位华裔妇女的出现。不过这次,她手里不再拿着她的会员积分卡了。你猜换成了什么?就是现金券啦!

广告

在收银员还在扫描物品的条码时,她会事先问你可以用现金券来跟你交换吗?不过没有任何折扣,你用一张百元大钞来换5张20令吉的现金券,对你来说是没有任何损失或利益,而她就可以拿100令吉现金放进口袋。

后来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见到她了,好像遇见她变成一种难得的巧遇,只是我们认得她,她却不知道我们。当然,即便是遇上了无数次,甚至对于她的存在感到习以为常,我也不曾带着好奇心上前跟她攀谈聊天。

换另外一种心态想,这也算是另类的赚钱方法吧?而且也算不上什么不道德的行为。运气好的话,遇上买很多却又没用积分卡的顾客,足够她换上好多现金券了;运气不好的时候,大概站上一整天也难遇一个没有成为会员的“好顾客”。我想,她花上一整天的时间,还有酸痛的双腿,只为了那些积分,也算是用劳力来赚钱吧?

如果这也是一种职业,那么她也算是“积分劳动者”,就不知道其他地区的商场是不是也有那么一两个人,同样为积分而劳心劳力了。对我们而言,积分换取的现金券,只是生活中额外的“奖励”,对他们而言,是不是得啃无数个麦当劳,才能换来难得的“薪水”?

虽然我也不会故意收起自己的会员积分卡来帮她点什么,但是,起码下次再遇见她,我想,我不至于需要偷偷打量她,而是对她笑一笑——一个礼貌而尊重的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