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植物 ‧ 愿当现代农夫 ‧ 郑明义用食物改变世界

2018-12-08 10:29

情系植物 ‧ 愿当现代农夫 ‧ 郑明义用食物改变世界

郑明义从高中开始情系于植物农业,毕业后决心进修农业系,专研园艺植物遗传育种、嫁接技术和管理,成为一名现代农夫。
郑明义称,如果在美国种蔬菜是不会获得政府津贴,反之种植稻米、大豆和玉米的业者就有津贴补助。(摄影:本报何正圣)(图:星洲日报)

过往农夫得胼手胝足顶着炎阳下田劳耕,如今这类传统人力耕种形象已渐渐减少,更多是结合生物科技和机械发展,开拓全新的农耕作业模式。

广告

如近年无人机就派上用场,执行喷洒农药施肥工作,分担劳力,提高生产和速度。食物短缺一直是多个国家重点关注的课题,对此也推动了不少农业政策,鼓励人们投身农业领域。然而缺乏浓厚兴趣和热忱的情况下,年轻人极少有这个意愿,郑明义则属于少数,从高中开始情系于植物农业,毕业后决心进修农业系,专研园艺植物遗传育种、嫁接技术和管理,成为一名现代农夫。

农夫与土壤有很密切的关系,即使有高端科技辅助,也不能终日在冷气办公室里阅读数据,远不如亲手触摸和观察植物成长来得好。“这是一份很写意的工作,我很享受其中。”资深园艺(Horticulture)专家郑明义有一大半时间在和土壤植物打交道,等天气宣读四季的到来,学会观察大自然,善用科技改善植物成长进程。

植物是一种解忧剂,看着植物克服各种困境然后开花结果,内心会无比兴奋。拥有爽朗笑声的郑明义自小生长在绿意盎然的环境,直至12岁才搬去八打灵,迁入较为繁华的都市中。以前尚能摸到各种果树,如今周遭都变成了钢骨水泥。后来父亲对农耕有兴趣,在怡保的一片果园栽种芒果树、番石榴,郑明义才有机会“回到”大自然,跟随父亲到果园帮忙,吃最天然的水果。“这些少年经历或许是影响我走入农业的原因之一。”

他顺利进入中六理科班,毫无疑问最热爱的科目当然与植物有关。他笑说,那个年代政府还在推动工业发展和国产车,自己未来的走向却悄悄的转变。普遍上,家长希望孩子少碰科技产品,亲近自然生态,不过仅以观看,而不是作为长期职业。由于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心中或会有所期盼,“当我告诉我父亲要读农业,他说我疯了。不料几年之后,他反而说我做对了选择。”

选 影 响 世 界 的 学 科

毕业于堪萨斯州立大学(Kansas State University)的郑明义修读农业系底下的园艺科目,说起这个选择缘由,他很直截了当的说,因为不需要读太多科技知识,而且不多人选择这门科系。

广告

若要细分,园艺系(Horticulture)是一门非常专业的学科,当中包括温室种植法、精准应用和控制肥料剂量,如水耕(hydroponic)、气耕(aeroponic)和滴灌(drip irrigation)都涵盖在这门学科底下。无论是种植水果、树木或豆类,范围极之广。“好像医学系,你到最后会选择一门专科,最后我选择了蔬菜和水果。”

他在美国用了3年修读了两个学士学位,一个是园艺,另一个是农业科技管理。前者是教导一些种植方法,根据数据运算和设计按部就班完成任务,“但是我不满意,想要找出答案,如何拿到这些数据,后来我就再选修农业科技管理。”

热爱植物的郑明义从农务找到了生活乐趣和意义,其内心的初衷就是希望选择一个可以影响世界的学科。由于身边的朋友都是趋向会计、工程发展,他不感兴趣,一心在想怎样去改变世界,如何影响社区。最后,“食物”是从他脑海里蹦出来的词汇,从农场到餐桌,这些基本的食材就能改变大家。

萨利纳斯谷地是美国的农业重镇,被誉为“美国的沙拉碗”。这里具备了最优良的气候条件及肥沃的农地土壤,许多新鲜农产品都从当地出口到国际市场。

 

广告

身 处 美 国 的 沙 拉 碗 之 中

如同一般人,拥有了专业知识也得亲手种植和嫁接,了解每一寸土壤和植物习性。郑明义第一份工作就是剥皮,“我的时薪是低过一名墨西哥员工,很多人都说我傻,但那个环境让我有热诚。如果做一份你热衷和热爱的工作,最后不管如何一定会成功。”

1996年,他开始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一家公司工作,种植番茄、花椰菜等。当时每一年种植数量高达100万棵,公司农地规模非常庞大。“你听过萨利纳斯谷地(Salinas Valley)吗?”他笑问。这个地方距离美国知名的科技矽谷南部大约100公里处,是一座农业重镇地。大家或许熟悉科技产品和配备,但未必知道矽谷南部有一个农业天地。

萨利纳斯谷地是美国的沙拉碗(Salad Bowl),放眼望去是偌大的良田农地,拥有北美最优良的气候条件,许多新鲜农产品从当地出口到国际市场。

他自嘲是一位穷农夫,但生活很开心。“有一次我到超级市场,看到我顾客生产的芹菜,远从美国加利福尼亚来到大马,就代表这些植物肯定会经过我的手,当时我就觉得梦想成真了。”他一直有一个目标,即回马改善农业现况。

传统农业已正在转型,与各种科技相互结合以达到事半功倍效率。郑明义在萨利纳斯谷地经常运用无人机视察农作物的成长状况。

 

想 改 善 大 马 农 业 现 况

以前从国外回马,看到家人和朋友购买的蔬菜,他会察觉有很多肥料农药,本身却无法做任何举动。10年前,他开始向农业部、大学建议提供有机种植和肥料控制计划,然而不被重视,最后不了了之。近年政府又重新把焦点放在农业,例如具有巨大市场潜能的榴梿,2年前,很多人相中猫山王的价值而大量种植,价格一度暴涨,结果出现供过于求现象。“我们更应该推出一个大马品牌,我国成功将榴梿推到国际市场,但无法引起品牌效应,大家只会知道榴梿。”

此外,他称大马一些农作物品种已经“消失”了,即使要种植也找不到种子。“农业科学不只是在太阳底下工作,也要懂得如何保存种子,通过植物细胞组织培养(tissue culture)复制同样DNA的幼苗或种子,确保植物有同等的品质。”

我国农业和种植领域频频缺乏管理人员和劳力,目前人力需求则由外劳填补,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就宣布降低拥有10年经验或以上的外劳人头税,减轻园主负担。郑明义认为未来大局是东南亚将成为亚洲的食物中心,特别是泰国、印尼和大马,拥有很高的市场价值。他举例,假设我国农夫有1000英亩土地种植小白菜,一半供内需,一半出口到国外,农夫的收入和所塑造的形象就有所不同,收入优渥之余,无形中也能鼓励年轻人走进这个行业。

打 破 刻 板 观 念

“农耕是一场长期战。”他以日本为例,为了应付农民高龄化和劳力短缺问题,日本政府一直在推动青年从农政策,鼓励更多年轻人投身农业。他认识一些高龄农夫,目前也正面临后继无人现象。

职业生涯规划与“钱途”脱离不了关系,刻板印象会认为农业收入偏低。然而,传统农业已正在转型,与各种科技相互结合以达到事半功倍效率。郑明义在萨利纳斯谷地运用无人机视察农作物,透过卫星观察农作物是否有充足水源。值得一提,美国加利福尼亚有部份地区之前是沙漠,政府在60年代开沟引水,如今该地区变成一个最重要的农作物生产地区。他举例亚利桑那州、澳洲部份地区也曾是沙漠,是科技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萨利纳斯谷地农民拥有四五千英亩的田地,必须大量运用科技和机器管理。这几年也有农场采用人工智能技术确保农作物的质量,透过数据分析判断农作物的成熟度。因而,农业这门功课丝毫不简单,也需各种科技人才。

当外界谈着工业4.0,同样也有农业4.0大量运用数据资讯改善种植品质,包括天气、土壤、害虫、植物疾病等等数据。

要改变人们对农业的刻板观念,就得从基本教育开始。2016年,他开始努力与本地学院和机构洽谈,希望能把农业带进教育体系,甚至计划把农业基础知识引进小学。“或许一开始没有人有兴趣,但1000个学生里面有1个感兴趣便足够了。”

这是被嫁接(Grafting)的番茄幼苗。

 

有 机 植 物 是 未 来 趋 势?

有机蔬菜已不是新鲜事,近几年许多店铺林立销售有机食品,许多人为了健康饮食,选择购买有机农作物。“马来西亚有很多人声称本身种植有机农作物,但没有统一证书证明。有些证书来自澳洲,部份来自农业部的鉴定。”

郑明义认为政府必须要有严格标准和审查工作,确保业者的产品是符合“有机”标准。“在美国我买1磅的化学肥料,州政府机构会知道我拥有这1磅的化学肥料。政府人员会前来视察和检查我是否用完那些化学肥料。如果我使用的剂量超过1磅,对方会质问从何获得额外的肥料,若少过原定剂量,剩余的化学肥料又如何处理。”

“有机蔬菜不能喂饱全世界,如果全部用有机蔬菜肯定会有食物危机。”一般认为有机很贵,但是美国的有机食物和非有机食物的价格非常相近。去年亚马逊就收购了Whole Food有机食品超市,让有机食物价格逐渐亲民。他称,本地若有大量需求,农民才会想要扩增有机食物的种植地,若没需求量,谁也不敢贸贸然投入资本。

近年来,许多爱好农耕者就在闹市中也找到了一片扎根之地,成为城市农夫,利用天台、露台或各种空地自耕自食,缩短从菜园到餐桌的距离,打造一个园艺生活,摘取亲手栽种的有机蔬菜也吃得较为安心。不少人也借城市农耕营造了小社区,相互交流心得之余,也透过种植达到心情疗愈之功效。部份人士还将都市耕种转变成商机,经营小本生意,批发少量蔬菜到邻近店铺或住家。对于想为自己食物把关的消费者而言,城市农耕的产物就能让人吃得安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