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贤·华裔子弟进大学的辛酸路

2018-12-08 12:08

黄家贤·华裔子弟进大学的辛酸路

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说,来自金马仑的张宜恩,STPM考获5个A的优异成绩,并获选为全国十大特优生,申请理科大学药剂系不批,给的是健康科学系。

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说,来自金马仑的张宜恩,STPM考获5个A的优异成绩,并获选为全国十大特优生,申请理科大学药剂系不批,给的是健康科学系。

广告

华裔优秀生无法顺利进入国立大学念自选的科系,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张宜恩的遭遇,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在政客和小拿破仑的操弄下,被排挤在国立大学门外的华裔优秀生,多不胜数。

全国有十多所政府设立的国立大学,收生条件,除了看学术成绩,课外活动表现,还要经过面试,结果,很多华裔优秀生拿不到自选的专业科系,其中奥妙,不必笔者多述,大家心照不宣。

70年代初,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在各领域大力扶持土著,制定固打制给土著进入国立大学,华裔学生首当其冲,成为这项不公平制度下的牺牲者。

时任马华总会长李三春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国阵内部争取,得到时任首相胡先翁的同意,宣布国立大学保留55%给土著,45%给非土著,那就是历史上的628协议。

可是,协议并没有得到官员的配合,全面执行,直到今天,官员还是以提高土著专业人士为由,把80%国立大学的专业科系保留给土著。

广告

除了国立大学是土著的避风港,巫统也设立玛拉,提供数以亿计的奖学金,保送土著优秀生出国深造,成绩稍逊色的土著生则进入玛拉工艺学院(现已升格为玛拉工艺大学)。

每年的财政预算案,财政部拨出37亿令吉给玛拉,还有教育部的24亿令吉,这还不包括90%给土著就读的大学预科拨款。

政府拨给土著接受大专教育的官方拨款,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反观拉曼,原本获得3000万令吉拨款,财政部只给550万令吉。拿拉曼的550万令吉和玛拉的61亿令吉相比,是1对1000倍。

广告

马华通过政治力量,向政府争取到一元对一元的建校拨款,也通过政治影响力,获得工商界的财务援助,并得到广大华社的认同,纷纷捐款支持,在华社群众的协助下,一所耗资1亿令吉的教育学院因而建立起来。

很多华裔子弟无法进入国立大学,拉曼提供替代管道给他们念大学,至今,已有20万名学生在拉曼完成大专教育,其中95%是华裔。

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耕耘,拉曼从学院发展到大学,提供多项热门科系,如工程、会计等。近年来,拉曼大学开办了医学系,培训中西医生,大学将在金宝兴建医院的计划,也已获得前朝政府的批准。

财长林冠英说,拉曼是马华创办的,他没有理由去支持敌对政党办的高等学府。

在我国,政党办学十分普遍,马华办拉曼,民政党办宏愿大学,国大党办达菲工艺学院,都是用民间的钱来办,招生不分种族;巫统最聪明,用公家的钱办玛拉、办大学预科班,九成以上的学生是土著。

纳税最多的是华裔,用最多税金是巫裔,拉曼要求不多,3000万而已,财长林冠英不给,只给550万;玛拉不必问,林冠英自动送上61亿给他们。

不拨款给拉曼,甚至关闭拉曼也不成问题,前提是,我们要林冠英“拨乱反正”,强制国内的10多所大学,包括玛拉、大学预科班马上废除土著固打制,采取公平、透明,以绩效为准来收生。

林冠英不支持拉曼也就算了,我们痛心的是,他用尽洪荒之力来斗垮拉曼;拉曼一旦垮了,受伤害最大的,难道不是华裔子弟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