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委健.再谈托儿所业者的悲歌

2018-12-08 13:37

谢委健.再谈托儿所业者的悲歌

需要的时候呼之则来,不需要的时候挥之则去;需要它的人什么都不是问题,不需要它的人眼里、耳里、脑里都是问题,如同痰盂。这就是现今马来西亚托儿所业者的悲歌。

比你早上班,比你迟下班,比你少休假,比你多关注(自己的小孩)。

广告

如果你家中有小孩送往托儿所,以上精简的20个字正是你对托儿所的基本要求。这些要求或许不是绝对的,但肯定是绝大多数家长的想法。

上个星期,我的文章结尾提到,批准托儿所营业执照的,向来都是隔壁邻居,而不是市议会。其实,也并非所有的邻居都会对隔壁的托儿所笔诛口伐,当有关邻居尚有年幼的小孩再谈托儿所业者的悲歌需要托儿所服务时,情况自然会迥然不同。

需要的时候呼之则来,不需要的时候挥之则去;需要它的人什么都不是问题,不需要它的人眼里、耳里、脑里都是问题,如同痰盂。这就是现今马来西亚托儿所业者的悲歌。

可笑的是,近代每一位甫上任的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都会背书同一份稿子,忧虑那只有10%的登记率,却从来没有一位部长能够有诚意地再进一步探讨缘由,并给予妥善解决。

上个星期,我的文章提到于2009年发生的峇株巴辖龙华山庄第二路托儿所被当地居民“围剿”真实案例,在社交网络引来各种的评论,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如下:“因为你不是隔壁邻居,所以不了解他们的苦衷。”——这是最没有立场和肤浅的评论,因为它可以被用在任何一方,例如:隔壁托儿所业者的苦衷你又了解多少?

“为什么投资前没有做好申请呢?”——我会心一笑,很明显这是一位标准键盘英雄,且完全没有实际经商经验者的评论。在没有任何实体架构的情况下,难道市议会会单凭一份详细的计划书,就能批准执照申请吗?

广告

“悲?我儿去的那间,老板娘每年往外国吃风去喔!”——平心而论,我看不到这一点跟我们正在研讨的课题能扯上什么关系,但却充份曝露了一般人见不得人好的主观心态,也再再印证了市议会让邻居来决定托儿所执照的做法是危险的。

一般人认为,只要不采用住宅来经营托儿所而采用店屋,就不会有干扰到邻居的问题出现。偏偏之前地方政府在托儿所执照申请条款中,就注明了不能够选用店屋,唯多年来部份地方政府已经自行修订了相关条款,即允许托儿所设在店屋。就柔佛州来说,目前就仅剩峇株巴辖地方政府除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