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传财vs张立德‧人民是永远的民主胜利者

2018-12-08 16:07

纪传财vs张立德‧人民是永远的民主胜利者

509至今已经超过半年,当时的激情已过,现在人们最关心的是希盟执政所显现的弱点,这样的一本书还有看头?相信是很多人的疑问。更何况,市场上并不乏此类描述分析509大选的书。

纪传财,这个名字也许你觉得陌生,在英语出版界,Kee Thuan Chye却是极负名气的多产作家、资深记者和舞台剧创作者。最近他出版了新书《The People's Victory》,记录了第十四届全国大选,选民促成改朝换代,成功缔造历史性的一刻。

广告

为了完成这本书,他闭关3个月书写,为读者梳理509的那一刻是从何时开始酝酿,又经过了哪些转折,最终执政了61年的国阵政权被推翻。

509至今已经超过半年,当时的激情已过,现在人们最关心的是希盟执政所显现的弱点,这样的一本书还有看头?相信是很多人的疑问。更何况,市场上并不乏此类描述分析509大选的书。

希望通过星洲日报将书籍介绍给中文读者,纪传财通过友人介绍联络上我。他和我见面时,说509的经过耳熟能详,但这本书是以三幕剧结构书写,个别章节各有任务,结合起来却是最精彩,特别是书中主角:选民的付出,绝对是与其他类似主题的书籍有所不同。

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书店或者上网查询。本期《圆桌》主要不谈这本书,梳理和书写509之后,纪传财对希盟和“新马来西亚”又有哪些看法呢?

在进入主题前,纪传财说,书名《The People's Victory》,开宗明义是向人民致敬,记录人民的民主斗争经过,不是关于希盟的胜利。

“第十四届大选成绩显示的最大成就是,人民开始意识到本身拥有权力选择由谁(政党/联盟)组织政府,选民有强大力量要求政府应该如何管制他们。”

广告

他指出现在越来越多人发声批评和监督政府,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联署活动,当然很多当中可能是不必要的,但这是好事,这意味着人民对国家的责任感增强。

509的成绩显示强大的公民社会在马来西亚开始出现,这是好事,如果没有强大公民社会,就无法有力施压政府,推动改变,就不会有509,如净选盟在这方面的推动就非常成功,其他非政府组织也展现草根力量,反映了人民的诉求。”

“新马来西亚”概念对于纪传财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追求公正,落实全民平等!这是我一直在追求和斗争的,过去我写了很多本相关的政治书籍讨论这方面的课题。”纪传财很坚定的回答。

广告

“于我而言,马来西亚就是一间屋子,这是我们的“祖屋”。我的祖辈南来,落叶归根,他们和世代的后辈都有份参与建造这间屋子,是属于屋子的一部分,不是租户或外来者,没有人可以出言恐吓,要把我们赶出房子,我们在这间屋子拥有绝对的权利,即使卖房子也要平分盈利,我们也是这片土地的主人,生来就是公民,有贡献,必须获得平等对待。”

他继续说,马来人主权和新经济政策如果不废除,不利于提升国家竞争力。他指出,政策也是在歧视马来人,当年在草拟新经济政策时,敦依斯迈就曾说过,政策如同给予马来人柺杖,但是当时政府有必要提供一些援助,这个方法不是最好,但值得尝试,如果不适合,就必须在一定的时限内废除。

“然而,马哈迪在第一次任相时没有废除,后来的首相包括敦阿都拉和纳吉也没有这样做,现在来到马哈迪二次任相的时代,还是未见到有废除的迹象。”

说到希盟这半年来的表现,他说希盟应该要做的是,展示强大的政治意愿,不能只是被反对党牵着鼻子走,像ICERD课题,政府的妥协,等于被打脸,政府应该先有一套策略,回应反对党和右派的挑战,并找出应对方法克服这些挑战,这是希盟必须汲取的教训。

“政府必须先解决人们的温饱问题,再提出适当的策略,让人民过上好日子,那人民就会支持政府,那么种族课题就没有市场。我相信大多数国民都不是种族主义的信徒,这是都是反对党搞出来的,一般普罗大众根本就不会去挑这些课题。”

纪传财说,这半年来,政府在打贪方面,和调查弊端方面有所表现,也有进行体制改革,这些都是好事,但是也不要忽略更重要的事。

“种族课题必然需要时间处理,固打制和马来人特权存在已久,马来人已经习惯拥有这一切,不可能一夜间就可以放弃,思维已经根深蒂固,需要逐步教育他们,让他们理解,去接受改变。”

纪传财说,那些急着看到改变的人必须理解,这个政府还在摸索,一些部长没有经验,需要更长时间适应。半年并不是一段长时间,当然我们也看到有表现好的部长,也有对的人被委为总检察长和选委会主席。

“只是马哈迪的内阁太多错误的部长人选,很多不适合的人选放在重要的部门,因为马哈迪要使土团党强大,结果很多重要的部长和州务大臣都是来自土团党,没有选贤任能,这是不对的。”

“记得吗?在509前,马哈迪说过他要纠正过去犯下的错误。”

纪传财说,他把期望押在安华身上。

他希望安华能够重振“烈火莫熄”精神,落实平等和包容精神。

“我向来是马哈迪最大的批判者,我觉得他要彻底的改变才行!因为他还存在旧的思维和管理方式,所以导致国家改革缓慢。太缓慢了!新马来西亚还没有真正形成,还在努力中。”纪传财说。

他说,政府必须废除所有恶法包括煽动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大专法令,以及和平集会法。

“那么我们将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现在我们感觉比国阵执政时更自由,但仍然存在一些限制。一些媒体仍在进行自我审查。一旦废除了这些恶法,媒体就不会感到害怕,人们也会感到更自由。”

纪传财的希望和期许,也是大马人一致的想法,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我们要牢牢掌握这个权力,人民要永远成为民主的胜利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