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土团党东渡出师不利?

2018-12-08 16:11

何俐萍·土团党东渡出师不利?

马哈迪曾任相22年,即为首相,又是巫统的领军人,势力纵横西马后,也在90年代趁沙巴政治陷入动荡不安之际,由安华领军趁虚而入,替巫统凿开了“入侵”沙巴的缺口,唯独砂拉越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在砂拉越人眼中是引以为傲净土的砂拉越,在509变天前,也一直是巫统垂涎欲滴的一块肥肉。

兵书有一句话,打仗得一鼓作气,马哈迪朝思暮想多年,终于亲手终结无法东渡的魔咒。本该是夹带来势汹汹的慑人气势,但土团党上周六在砂拉越民都鲁省举行的推展礼,先不说与会的群众只能以稀落的凄凉场景来形容,纵观格局缺乏气势可言,让人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广告

马哈迪曾任相22年,即为首相,又是巫统的领军人,势力纵横西马后,也在90年代趁沙巴政治陷入动荡不安之际,由安华领军趁虚而入,替巫统凿开了“入侵”沙巴的缺口,唯独砂拉越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在砂拉越人眼中是引以为傲净土的砂拉越,在509变天前,也一直是巫统垂涎欲滴的一块肥肉。

说起来还挺讽刺,一位长辈告诉我,当年真正把“砂拉越人的砂拉越”口号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正是砂拉越人对他有矛盾情意结,有“白毛”之称的泰益玛目。泰益玛目稳坐首长之位33年,比马哈迪任相22年还多了11年,泰益玛目在位时曾豪气说道:“有他在,绝不会有让巫统东渡的一天”,接班者阿德南也挺直腰骨,向巫统说不!但来到阿邦佐哈里的时代却遇上联邦政权易手的世纪局面,面对国阵分崩瓦解,换个躯体同样以打着捍卫土著权益旗号自居的土团党,阿邦佐哈里无法像泰益玛目和阿德南般,霸气对土团党喊一声“不!”

当马哈迪重登首相之位,喊话要让土团党在犀鸟乡开疆辟土,阿邦佐哈里碍于砂政府必须与联邦保持微妙的合作关系,只能极其暖昧地以“这是民主社会,不会阻止”来回应马哈迪。

但话说土团党既然一心想要在砂拉越的政治土地与盟党瓜分势力,上周六的推展礼虽请来马哈迪亲临主持,先前号称要发动2万人出席以壮声势,但不及千人的出席率反倒予人出师不利的不祥之感。声势稀落的画面更与马哈迪所言,土团党东征是应砂拉越的要求,出现严重的违和感。

马哈迪倒也说得坦率,东征是为了备战最迟得在2021年举行的砂拉越州选,在砂拉越普罗大众捍卫本土意识更加强烈之际,砂拉越人对仿如披着巫统外衣的土团党会否全盘接受,还难以看出端倪之际,马哈迪恐怕还得先做到安内,才能做到攘外。

土团党正式东渡,张健仁作为砂希盟主席率领一批人出席,但从阵容及其他成员党表现出奇冷静的情况来看,从行动党、公正党到诚信党对土团党欲瓜分竞选席位也抱持保留,甚至抗拒的心态。土团党的目标明显是要凿破砂拉越最大政党土保党经年累月筑起的铜墙铁壁,觊觎的是取代土保党在砂拉越是最大政党的地位,在盟党之间欲争出线就先出现内部自我竞争的局面,而要达致最后的共识,想必也难逃内部角力,甚至最后演变成公开撕破脸的局面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行动党近年尝试在土著区耕耘,此届大选因人民求变心切外加前砂国阵出现自扯后退的闹局,让行动党成功把首位比达友族战将莫迪(玛士加汀区国会议员)送进国会之余,也看到在土著区扎根并非毫无希望,但土团党来抢摊,不仅坏了行动党的盘算,同样也对公正党和诚信党构成潜在威胁。

广告

回看土团党本身,协助在砂拉越各地筹组支部的党员,在土团党在砂拉越仍处于婴儿期竟已开始分门别派。在推展礼上无法营造强大的气势已是一大败笔,全砂领导阵容至今让人仍如雾里看花,暴露它缺乏有气魄的领导人,更没有核心的团队在支撑。

这显见号称有逾万人加入土团党,这当中投机分子多于真正想要为土保党在砂拉越干出一番大事业的有志之士。

推展礼当天,民都鲁街道,尤其是马哈迪从机场往酒店方向的路段出现不少高挂不欢迎土团党东渡砂拉越的横幅,而且还是拆了又挂。敢公然挑战绝不是一般的市井小民,但俗话说,画公仔何须画出肠!有心人明摆是要向土团党来个下马威,但真正的竞争不是耍小动作或使暗招,面对希盟放眼夺下来届州选的执政权,高举捍卫本土意识的政党,只有挺起胸膛正面迎战,自强并设法把对手远抛落在后头,是唯一可走的路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