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锐意改革‧立意良善人民无感

2018-12-08 17:00

马克龙锐意改革‧立意良善人民无感

曾任纽约时报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驻外记者的安德曼,在路透社撰文指出,马克龙推动改革太急太快,引发激烈示威并不令人意外,黄背心示威没有明确的领袖,所以马克龙政府没有谈判对象,显得一筹莫展。
巴黎凯旋门一家葡萄酒店外被喷上“我们要一位穷人的总统”的涂鸦。马克龙上任后因税改议题被批评为“富豪的总统”。(图:美联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能否通过“黄背心”示威的考验?曾任纽约时报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驻外记者的安德曼,在路透社撰文指出,马克龙推动改革太急太快,引发激烈示威并不令人意外,黄背心示威没有明确的领袖,所以马克龙政府没有谈判对象,显得一筹莫展,马克龙需要新而细致的政治手法才能弭平这场动荡,否则示威终将失控。

广告

法国北部地方政府公共工程部门的劳工提诺伊,是当地黄背心示威的领袖,他对法国《世界报》说:“我们一定要消灭这个只为它自己服务、不为人民着想的政治机器。”安德曼说,提诺伊的话反映了法国各地数十万示威者的心声,黄背心“革命”已经不只是对加税的抗议,而更是一场政治运动。

安德曼认为,马克龙对法国的了解似乎很有限,法国其实是一艘巨型远洋班轮,缓慢地往前挪,结果马克龙一跳上驾驶座,立刻就要大改航向。熟悉法国历史的人,对黄背心示威者抗议加税和贫富不均,应该不觉得意外。

安德曼说,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导致法王路易十六及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送上断头台。1848年的法国二月革命,成功推翻当时的法王路易腓力。1968年春天,法国发生学生运动“五月风暴”,后来工人和农民也起而示威,演变成由左派主导要求总统戴高乐下台的政治运动。这些革命和示威,每一场都对政权构成不小的威胁。

安德曼指出,这一次,黄背心示威眼看又要扩散到社会其他阶层。

安德曼评论,马克龙推动政策固然出于好意并有其正当理由,但人民无感,譬如加征燃油税是为了促进减碳,取消富人税是为了吸引英国银行家离开脱欧后前景不确定的英国,前来法国投资不过,法国乡村地区劳工才不在乎这些,他们许多人靠着1500欧元(约7106令扣)的基本工资养家活口,并从大众运输不发达的乡间开车到城里上班。

英国《泰晤士报》评论员马丁认为,马克龙去年一跃成为该国自拿破仑以来史上最年轻的元首时,形容自己是“新派领袖”,指想如罗马众神之王朱庇特般超然于庸俗的政治斗争,这种帝王心态令马克龙碰钉。

广告

马丁指马克龙以为全世界都要跟随他这个改革者的指令,就可达成他的崇高理念,以为全知全能,却只是“实习帝王”,碰钉后退缩自损权威,随时还会赔上权位。他指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走了相反的路,上台之初审慎学习听意见,只是后来自信越来越强才开始有“女王”心态。

法成能源转型反面教材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能源政策专家坎门指,马克龙加燃油税的另一败笔,是今年燃油税所带来的340亿欧元(约1610亿令吉)税收中,只有不足1/4用作帮助低收入民众作能源转型,他指政府应将更多税收用于减低电动车价格、设充电站或补贴电动的士的大容量电池等。分析亦指政府应有更全面的计划,资助人民使用再生能源、推高工资等,让基层能负担能源转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