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廷·举棋不定的恶果

2018-12-08 16:32

曹建廷·举棋不定的恶果

虽说签ICERD空有象征意义,但巫统伊党藉机炒作,引起马来社会忧虑。而希盟政府高调说考虑签ICERD后U转,一方面未安抚马来选民,一方面却向右翼政党和保守马来选民示了弱,证明只要捍卫马来权益的声音足够响亮,希盟政府就不敢轻举妄动。此后保守马来选民将更确信希盟政府准备剥夺土著权利,而巫统伊党尝到了小胜的甜头,自然不会罢休。

签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是象征多过实质。以色列沙地伊朗都签了,显然这未改善巴勒斯坦人或沙地伊朗非穆斯林的处境。政府该落实有效改革,用行动证明消除种族主义的决心;这种空有象征意义的举动,还是省点吧。

广告

但有时,犹豫不决比做或不做的后果都严重。政府就签不签ICERD举棋不定造成很大伤害,几乎炸毁了大马通往族群平等的路。

虽说签ICERD空有象征意义,但巫统伊党藉机炒作,引起马来社会忧虑。而希盟政府高调说考虑签ICERD后U转,一方面未安抚马来选民,一方面却向右翼政党和保守马来选民示了弱,证明只要捍卫马来权益的声音足够响亮,希盟政府就不敢轻举妄动。此后保守马来选民将更确信希盟政府准备剥夺土著权利,而巫统伊党尝到了小胜的甜头,自然不会罢休。

这场游戏,希盟玩不起;它既害怕流失马来选票,不敢对土著权益贸然动刀,又须顾及城市选民和非土著的期望。不论希盟的传统选民对其心灰意冷,还是马来选民回到巫统伊党的怀抱,都足以重创希盟。

也许,马哈迪一开始就不该说要签ICERD,但既然说好要签,就该展示决心。签了短期内无疑会造成骚动,但随着时间过去,马来社会或许会发现签署ICERD未让他们在这片土地沦为二等公民,发现哈迪扎希之流口中的末日并不可怕。他们会看清巫伊两党的谎言,拒绝蛊惑,以至于不再相信种族特权有必要。

但先决条件是马来社会感到日子变好或起码没变差,而希盟未满足这个条件。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客座教授莎丽娜(Serina Rahman)在New Mandala网站写道,她509前后接触乡下选民,发现很多乡下马来人因为生计问题而决定惩罚国阵,悄悄投给希盟伊党,却万万不料国阵会倒。509后城市选民狂欢时,乡下选民惊呼:天啊,我们做了什么,现在还有谁肯保护我们?因为缺乏资讯和来自巫统伊党的误导,他们绝望地相信政府已由华人控制,马来民族将在“自己”的土地丧失主权,如文豪沙农阿末1967年在小说《部长》中预言的那样。

很遗憾,莎丽娜说:迄今乡下选民的生活未见改善。我们热情讨论国家大事时,乡下的马来选民却相信新政府遗忘了自己。希盟政府切断巫统的资金来源,更令长期依赖巫统财务资助的乡下居民日子变糟。令人担心的是,如莎丽娜所言,509后乡下马来选民未拥抱一个开放的新大马,反而进一步倒退至种族和宗教的框子里。

广告

要继续赢得乡下选民支持,希盟必须先让乡下马来选民体会到新大马的好。选前选后,希盟对乡下民生问题缺乏问津。乡下马来选民日子艰难时,巫统在,就算只派糖果;伊党在,就算只给精神寄托;问题是,希盟不在。政府要改变乡下选民的观感,唯一的方法是让乡下人负担得起柴米油盐,让他们觉得自己没被遗忘,让他们觉得新大马挺不错的。

也许,我太乐观了。当涉及族群问题,人往往不理性。美国迎来首位黑人总统后,美国白人未遭歧视,甚至保住社会优势,理应逐渐适应一个更开明的美国。但接下来8年,不少白人把全球化和经济问题怪罪在黑人总统和民主党对白人的“种族歧视”上。伊党在吉兰丹登嘉楼治理得再烂,还是得到选民拥戴,因为伊斯兰。我们假设选民投票时在乎生计,毫无疑问那是主要考量。但我们忽略了选民的感性动机,如族群归属感、民族尊严、宗教信仰、征服欲。

但我还是相信,选民最在乎日子好不好过。感性诉求在困难时期格外诱人,当日子好过人自然安于现状。如90年代我国经济蒸蒸日上,于是华社在1995和1999年大选趋向支持国阵。希盟政府若改善经济、落实不分族群的扶贫政策,让所有族群日子舒适,那肯定会得到各族拥戴。若做到这点,政府实在无需处处顾虑马来社会的敏感,种族主义者的呼声也会失去魅力。届时政府如果还有兴趣签署ICERD或推动改革,就能有更大决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