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不是慈悲,而是纵容

2018-12-08 16:37

许俊杰·不是慈悲,而是纵容

历史记下了他们的名字:管钟演、庄天祝、钟德树、王国华与王志煌。钟德树因私利与怨恨,持汽油弹到安亲班纵火,造成3死18伤,他的哥哥在闻讯后伤心的说:“弟弟的事很丢脸、让家里很失望,也造成我们太多困扰,家人早就把他忘了。”

我所知道的,死囚在伏法后,被他们杀死的害死的受害者家属,和他们自己的家属,是这样反应的:台湾法务部在多年前的一天,枪决了5名死囚,当时的政府发言人形容这些死囚“视他人生命为无物、泯灭人性、罪无可缓”,在未废除死刑前,依法执行判于枪决。

广告

历史记下了他们的名字:管钟演、庄天祝、钟德树、王国华与王志煌。钟德树因私利与怨恨,持汽油弹到安亲班纵火,造成3死18伤,他的哥哥在闻讯后伤心的说:“弟弟的事很丢脸、让家里很失望,也造成我们太多困扰,家人早就把他忘了。”

自从被判刑后,他的家人即伤心又羞愧,甚至一度抱怨为何迟迟不行刑,让家人无地自容,无法过上正常日子,就算旁人稍微提到钟德树,他的家人都感到即悲又愧,淡淡的说“早当他已经死掉了。”

“他的事不要再来问我们了。”

在闹市中因钱财纠纷而枪杀2人的死囚王志煌,被伏法的消息传回家乡,他的家人不愿见任何人,对上门的记者只说了一句:早当他死掉了;背着4条人命的庄天祝,从17岁开始犯案,用铁锤或绞杀方式专劫杀妓女,甚至老妇也不放过,他在被捕后还向警察呛声“我什么都不怕,没什么好后悔的”,毫无忏悔与改造的可能,最终被判4个死刑。

当枪声响起后,他的81岁老母亲难过得泣不成声,“老天爷啊!我前世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要受尽折磨啊!”记者忠实的报道老母亲呼天抢地,自责又羞愧不已的情景。

为了一逞私欲,王国华犯下10起性侵案,闷死1名未满14岁的女生,证据确凿,被判死刑。他的伯父后来对记者说,王国华得自己承担所做过事情,“政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说这是让家族蒙羞的事,希望枪响后可以让家人过上平静日子。

广告

这是我能找到的,死囚家属的反应,一如意料。

他们不会对媒体喊冤,因为他们家的死囚确实做了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罪行,没有教化的可能更没有宽赦的理由,知道他既然犯下如此恐怖的罪行,自然就得以死谢罪而不足惜;他们的老母亲可能会弱弱的向亲友喊冤,说儿子小时有多乖巧多孝顺,一定是被损友带坏被坏人威胁才会去做那么多坏事。

天下父母心,她们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杀人放火。

他们更不会因为被唆使、被摆弄、甚至被哄骗而去向记者说很多前言不对后语的话,末子还要鞠躬要求社会给罪该万死的人机会;他们都很羞愧,恨不得自己能代替那个犯下恐怖罪行的家人去承受一切果报,用尽一切去弥补受害人及他们的家属,但他们没有机会,更没有勇气去面对受害者家属,因为他们知道没有资格要求原谅,更没有资格谈废死。

广告

你知道那些被他们害死的、杀死的、折磨至死的死者家属,在听闻死囚们都被正法后,说了什么话吗?

失去母亲的儿子说:“等了那么多年,才等到迟来的正义,这些年来,家人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失去儿子的父亲说:“当年的伤痛至今无法忘怀”;失去女儿的母亲说:“我心中的痛,已经烙印在心里,永远不能抹灭,他的死,只是还我们一个公道”;一直怪责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女儿,一直活在内疚里的妈妈说:“那种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我一直躲、一直躲,我拿什么脸见人?”

儿子被撕票的妈妈说:“我睡前跟儿子讲,害你的人已经伏法了,你可以放心的走了。”

行文至此,请问支持废死的,你哪来的道德感正义感去主张废死?谁让你发表谬论,一再伤害受害者家属?你不曾在午夜惊醒,想起枉死的父母子女而哀哀哭泣到天亮,不曾看着残破不齐的尸体而崩溃欲绝,你凭什么主张废死?你连同理都无从同理,怎能说出“要辅导家属”、“要赔偿家属”、“要是发生在我身上我会原谅罪人”此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谬述!

请停止一切可笑的行为,收起你的伪正义假慈悲,去握着任何一位受害者家属的手,看着他们的眼睛,深刻感受他们那不再完整的灵魂,从此有缺憾的人生,还有那椎心蚀骨的痛,再来好好思考你那可笑的,废死论述。

更何况,你真的没有资格讲废死,因为这是被害者家属的专属。在跟我吵架以前,我要提醒你:杀人者死,与探讨社会制度、改善搜证、加强法律等工作,绝对没有冲突,但绝不能凌驾杀人者死的天经地义。

再说一次:不杀,绝不是慈悲,而是纵容,那将会制造更多受害者。

(后记:3名死囚管钟演、王国华及庄天祝在伏法后,他们捐出心脏,让3名病人重获新生,病人家属都知道那是死囚的心脏,却也感激万分。)

--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