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奇女子”闹失踪·1岁儿交保姆半年不见人

2018-12-08 18:23

“情场奇女子”闹失踪·1岁儿交保姆半年不见人

8年前被冠上“情场奇女子”的李姓女子疑涉及欺骗6任丈夫后,今日又被一名42岁保姆踢爆欠下7000令吉保姆费,半年多来不认领1岁9个月大的儿子还闹失踪,其现任丈夫也无法承担抚养孩子,导致男童必须被送入孤儿院。
保姆陈俐妏(左)带着男童,在邹裕豪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遭遇。(图:星洲日报)

(柔佛.新山8日讯)8年前被冠上“情场奇女子”的李姓女子疑涉及欺骗6任丈夫后,今日又被一名42岁保姆踢爆欠下7000令吉保姆费,半年多来不认领1岁9个月大的儿子还闹失踪,其现任丈夫也无法承担抚养孩子,导致男童必须被送入孤儿院。

广告

这名保姆陈俐妏今日通过柏伶州议员邹裕豪召开新闻发布会。她说,基于不想让在新山振林山涉及多宗欺骗案的李姓女子其他孩子也有同样遭遇,她希望藉此提醒其他保姆提高警惕,也希望自己不会无辜被套上拐带孩子的罪名。

事缘今年6月10日,多名受骗者在新山振林山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受骗经过,并怀疑涉及骗钱女子与2010年被揭发拥有6名丈夫及多名孩子的“骗婚案李姓女主角”是同一人。

保姆:男童父指非亲生不愿付钱

陈俐妏指出,她已于今年6月21日,即男童的母亲不支付一个月的保姆费及担心背上拐带孩子罪名而报案。并于今年10月6日,基于男童的父亲上门指男童并非其亲生,不提供男童的报生纸证明,不愿负担男童的保姆费,也不愿理会男童的任何事,加上对方声称妻子已经不见踪影等说词而报案处理。

她说,最后一次见到男童母亲是于今年5月底,与男童父亲会面则是在10月4日。

她指出,她是保姆“初手”,因为自己的孩子都长大了,所以在一年前开始担任保姆和陪月工作,上述男童是她看顾的第二名孩子。

广告

她表示,她于今年5月初在脸书保姆群组发表看顾孩子的讯息后,李氏在5月5日找上门,要求帮忙看顾一岁多的儿子,理由是自己已经大腹便便,无法照顾孩子,对方于数天后,与丈夫及另一名3岁大的男童到她家,并将1岁9个月大的男童交给她照顾。

担心被指拐童先报案

她说,保姆费跟租金一样,因为常发生欺骗案,保姆一般上都会收取抵押金,但基于男童的母亲说经济不允许,她也作罢。

她表示,男童母亲在5月底才支付了5月份的保姆费,6月份的保姆费直到月中都无法支付,她担心反被冤枉拐带孩子,于是先报案,并且通过脸书发布消息,最终经网友的帮忙,找到了男童的父亲。

广告

她说,当时男童的父亲说妻子“跑掉了”,交代她不需要再追查男童母亲的下落,而且只在8月份支付了1000令吉保姆费,之后就一直以诸多藉口推搪。到了本月14日,欠下的保姆费和孩子奶粉钱等将增至7000多令吉。

拟将男童送孤儿院

她表示,她于10月初向男童的父亲表示要将孩子带到福利局,对方随后于10月4日现身她家,说男童并非他亲生孩子,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人,电话也不接。

陈俐妏说,尽管要求福利局帮忙,但一旦男童交由福利局监管,她就无法再探望男童,男童也不能被其他人领养,于是她通过新山柏伶花园观音庙负责人引荐,准备于本月14日,将男童送到一个名为“阳光之家”的孤儿院,至少日后还能不时去探望男童。

她说,在看顾男童时,男童的母亲还曾说了一句“不然给你当孩子”的话,她当时推说自己的孩子已长大,不可能还认一名男童做儿子。

邹裕豪:盼男童父母现身面谈

邹裕豪指出,受新山柏伶花园观音庙所托召开今日的新闻发布会,主要因为该观音庙考虑到有必要向民众交代事情来龙去脉,避免日后有任何麻烦。

男童父转口风认儿

“我也希望男童的父母能够与我坐下来谈谈,我不在意孩童的母亲是不是涉及骗案,而是看在男童的份上,希望这对夫妻不要让男童沦落到被送入孤儿院,毕竟那是没办法的最后办法。”

邹裕豪今日在发布会上媒拨电给男童的父母亲,女子电话号码已是空号;男童父亲不接电话,只通过手机应用程式留言表示:“你要做到这样我没办法说话,我的孩子我不会不要。”

男子今天又承认男童是自己的孩子,与10月4日说男童并非他亲生孩子说法不一。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