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大集会之后

2018-12-09 08:42

郑丁贤·大集会之后

很多华人的网络谈话,对大集会还充斥着肤浅的讪笑,暴力的语言攻击,乃至于盲目的否定。他们无法想像如此的集会为何会出现人潮,还坚持照片和影片都是假造的。

星期六的吉隆坡氛围很吊诡。

广告

从中央艺术坊到独立广场,万头攒动,挤满反对ICERD的人潮;而隔了一条大马路的茨厂街,大部份的商店都关起门来,行人寥落。

同一个吉隆坡市中心,两个不同的景象;同一个马来西亚,仿佛两个世界。

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可以骄傲的宣布,他们达到了目的,马来穆斯林团结起来了。

尽管这是一次带有种族和宗教色彩的集会,也在于配合巫统和伊斯兰党政治议程,然而,它成功触动众多马来穆斯林的感情。

实际上,有没有签署ICERD已经不是重点,ICERD早已胎死腹中,连希盟都已经嫌弃它,遗弃它。

只是,ICERD成为一条引线,用它来点燃马来社会在第14届大选之后的不满和危机感,寻求确定这个族群在这片土地的主导地位。

广告

在ICERD背后,也是右派保守马来穆斯林对希盟政府的反弹。虽然希盟赢了大选,但是,它在马来社会还是少数,支持率在17%到25%之间。

马来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依然是由巫统的种族主义,以及伊斯兰党的宗教主义所操控。

当独立广场附近的道路都被人潮泛滥之后,人数已经只是一个抽象数字,巫统和伊党可以声称它代表马来穆斯林的力量,日后掌握了马来话语权。

巫统、伊党和马来非政府组织尝到甜头之后,将会更加利用群众压力,包括街头力量,来突出它们的主导能力,以及动摇希盟的执政基础。

广告

对于非马来社会,反ICERD大集会带来的是疑惑,无奈,以及自我逃避的否定。

很多华人的网络谈话,对大集会还充斥着肤浅的讪笑,暴力的语言攻击,乃至于盲目的否定。他们无法想像如此的集会为何会出现人潮,还坚持照片和影片都是假造的。

大选的结果,让大家一直处在感觉良好之中,以为希盟上台之后,大马的问题,从贪污,种族问题到宗教神权主义,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从此大家生活在美好的童话王国。

实际上,他们是活在自己建构的世界里,不知道暗流汹涌,危机四伏。

所谓的“新马来西亚”,只是一种想像和憧憬,而不是真实,族群之间的理念差距,不是缩小,而在扩大。

至于希盟政府,执政半年来的浑浑噩噩,内耗争权,缺乏作为,终于让它尝到今天的恶果。

提控纳吉、罗斯玛、阿末扎希等前朝权贵,固然是转型正义,但是,这并不是政府责任的全部,不能以此成为长期的光环。

这些贪腐案件,应该交给检调和法院处理,而不是作为没完没了的政治课题,特别是在马来草根社会,已经引起反感。

希盟在经济和民生问题上,几乎是没有头绪;在原产品价格低落,投资不振,市场呆滞的困境中,也拿不出对策。

而半年来,希盟最让人注目的是各种政策的U转,一个又一个部长的出糗,国产车和弯桥的回归,马哈迪和安华的明争暗斗,公正党无休止的内耗,行动党的“马”首是瞻,以及对华社问题的冷漠。

即使如签署ICERD,也完全错估形势,成为把柄;政府没有事先做好宣导,推动种族和谐,促进宗教共容,就贸贸然祭出ICERD,而引发后果。

大集会之后,希盟的公信力滑落,执政能力成为疑问,要挽回马来社会的支持更加困难。

但愿这个事件,可以成为一个教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yanyan's picture

此文评论相当全面,深刻,击中要害。好文。 一处人潮涌动,一处空巷无人,强烈地折射出种族主义的阴森色彩。借题发挥,以特权对抗国际认同的公理公义,政客们竟无一吭声,静若寒蝉。
yanyan's picture

此文评论相当全面,深刻,击中要害。好文。 一处人潮涌动,一处空巷无人,强烈地折射出种族主义的阴森色彩。借题发挥,以特权对抗国际认同的公理公义,政客们竟无一吭声,静若寒蝉。
yanyan's picture

丁文评论相当全面,深刻,击中要害。好文。 一处人潮涌动,一处空巷无人,强烈地折射出种族主义的阴森色彩。借题发挥,以特权对抗国际认同的公理公义,政客们竟无一吭声,静若寒蝉。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