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印尼土著没特权没事

2018-12-09 09:35

郑钦亮·印尼土著没特权没事

“消除种族歧视”这个课题和任务在我国有多重要,演变的方向有多不符合时代,改朝换代之后这新政府有多少能耐,本周六的穆斯林街头反ICERD大集会提供了部份答案。

“消除种族歧视”这个课题和任务在我国有多重要,演变的方向有多不符合时代,改朝换代之后这新政府有多少能耐,本周六的穆斯林街头反ICERD大集会提供了部份答案。

广告

伊斯兰党在其执政的吉兰丹州放一天特假让丹州子民前来首都参与其盛,或许能成为日后大马人茶余饭后的趣味谈资;巫统在四周虚张声势推波助澜的配合月亮要在吉隆坡铺成一片白,是他们失去政权后的一种病急乱投医。

数十条官司在身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是希望能搞出一个乱局看会不会出现翻身奇迹,有政权就可以干预司法,这是巫统的丰富经验,但大多数巫统人会不会随月亮起舞救老大,还是一个未知数。他们要衡量的,是白色集会的结果,会不会是白干一场。

表现民意诉求的街头运动有没有效果,是看时局和能不能持续,希盟最大党蓝眼也是从街头的烈火莫熄起家,但人家是用了20年才燃起一个天下,周六12月8日的上街理由是反对党绑架穆斯林和土著来反对政府已经“尊重民意”而宣布不会签署的ICERD,那是有够好笑的民族秀,能演多久?

或许伊斯兰党和所谓的大部份穆斯林非政府组织心存幻想,以为他们可以号召出像12月2日在印尼雅加达发动的10万穆斯林反总统佐科威和平大集会,当天的雅加达街头被10万名穆斯林染成了一片白,甚是壮观,我们的吉隆坡1208,能媲美这个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国家吗?

听说有反对党头儿夸口要创造50万人赴会的大马纪录,若真有的话,没有人自演乱局的话,也只能是配合政府不签署ICERD的庆祝会,的确是人民胜利了,那傍晚过后都回去吧,吉兰丹星期日有上班呢!

说到印尼,形象上他们的穆斯林比大马更激进,尤其苏门答腊北部的亚齐自治省都已经在实施伊刑法了,但你知不知道,印尼除了已签署ICERD,他们在2006年就已经取消了针对土著和非土著之分的不平等条文,从此大家包括一千多万名华裔都是平等的印度尼西亚公民,没有土著折扣7%或30%固打这回事。

广告

那个时候,印尼土著没有走上街头要保持歧视,人民的生活没有乱。

2014年,印尼第六任总统苏西洛签署了第12号总统决定书,正式废除把华裔称为“支那,Cina”的1967年第6号通告,从此国人必须称呼华裔公民为Tionghua,即“中华人”,若有人公开称呼华裔为orangcina者,可被控歧视罪。(根据史料,1967年第6号通告由独裁总统苏哈多签署,目的是要打击华裔的优越感,特以“支那”来羞辱之,以达平衡之效。)那个时候,印尼土著和穆斯林社会都与“静静”交了朋友,谁出声反对Tionghua就是向世人宣布自己是歧视主义。

相比起我国的穆斯林反对党,却是在使出洪荒之力要族人们都一起来守护歧视条约,单看这一项,表面上我国的中庸之道到底输给印尼几条街,你自己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