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佳·科学家应有科研道德

2018-12-09 10:14

陈日佳·科学家应有科研道德

最近,美国《洞察号》成功登陆火星,其主要任务是探测火星地底的地质演变。然而地球上仍然有人争议探索太空是否有违科研道德。

很多科学家的发明往往希望能造福人群和让人们生活更好,但过去却有很多对自己的发现和发明有悔意。

广告

瑞典科学家诺贝尔发明了炸药让人们安全制造和使用炸药,以便容易挖矿和造路;但是却被大量用在军事用途上。诺贝尔积极反对战争和痛心,最后更在遗嘱中决定用财富设立诺贝尔奖推动和平。同样的,二战前积极从事核能用途的德国科学家爱因斯坦原本希望核能能改善人类的生活。但是最后他自己也后悔在二战期间提议罗斯福总统研制核武器,甚至认为那是“人生最大的错误”。

近几十年来,随着科学发展迅速,西方科学家在注重科研成果的时候,也越来越注重科研道德的重要性。科学家自视为科学发展的同时,不能忽视道德底线;就像其他专业人士如医生必须有医德,律师必须有律师专业守则一样。在西方国家,所有的科研拨款申请,并不仅仅是限于医学或是生物科学研究,还包括工程科技等等,都必须呈交科研道德评估。

近年来很多科学发展带来强大潜能,但是却因为道德和科学发展之间的平衡而充满争议。例如多年前盛行的基因改造农作物,虽然生物和植物学家证实这种做法能够让农作物对自然环境有更强的抵抗能力、抗害虫而提高收成,甚至还能依照需求改善内含营养等等,但是它所带来的影响仍然无法受到证实,有些科学家甚至认为必须要至少2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看到改造基因农作物的弊处!即使联合国报告指出世界上仍有许多人面对食物不足和营养不良,仍然不敢贸贸然推动大量使用改造基因农作物。

另外一个备受争议的则是人工智能科技。不少科学家都担心此科技的雪球发展效应最终会有利于军事用途。今年6月,美国谷歌公司在员工和大众的压力下,宣布它不再继续与美国国防部合作发展军用人工智能技术。在这之前,该公司与美国国防部的一项科研合作计划是利用其人工智能协助无人飞机进行更精准的目标确认与打击。

最近,美国《洞察号》成功登陆火星,其主要任务是探测火星地底的地质演变。然而地球上仍然有人争议探索太空是否有违科研道德。

我所领导的火星改造科研小组也就是否应该在火星培植海藻出现了小争议。话说其中一个研究课题是为第一批登陆火星的太空人提供长达6个月的食物。食物是这些太空人生存的重点之一,除了要喂饱肚子,还必须要顾及生理上的营养平衡和心理上的满足。但是为了能在非常有限的水和空气中培植食物,海藻是最佳的选择。小组内成员都一致赞同这个课题的研究计划必须还包括道德上的评估。这是因为太空科学界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无法确定火星是否有生物存在,担心地球上的生物会污染火星,带来不可想像的后果。即使研究仅是在载人舱内密封室培养食用的海藻,也必须计算其泄露出去的和污染的风险。而一个硕士生则有意模拟和评估究竟是自带食物到火星或是培植海藻更有经济效益与顾及科研道德。

广告

就是因为科研道德的重要性,解释了为何中国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动了基因刀编辑胎儿身上CCR5基因免疫爱滋病,却依然受到世界各地科学家的批评。贺本身是中国政府“千人计划”的入选者之一,也令人质疑中国的科研计划准绳是否包括了道德上的评估。

美国波士顿大学医学中心博士后王宇歌事后否定了贺的科研成果。他解释如果要进行基因编辑的话,那应该针对CXCR4下手,而并非CCR5。但是由于前者会影响胚胎发展而选择对后者下手。由于人类对基因编辑的风险未知,如果真的有该对基因编辑双胞存在的话,不仅短期对于婴儿的免疫系统有影响,甚至是对她们后代的影响也是未知数。

很多生物和医学研究虽然对人类有利,但是其研究方式往往备受争议。在动物身上测试治癌药物已经不广为接受,更何况是扮演神的角色编辑基因?

事实上,基因编辑工程在很多国家都是被禁止的科研活动。例如在英国,科研人员仅可以在小于8星期的胚胎上进行实验,过后必须将所有实验品销毁。

广告

王宇歌的评论显示美国的基因科研并不落后中国。他们明白科研做法背后的原因和目的。而美国不做不是因为技术不足,而仅仅是因为受道德所限制。

没有道德底线的科学家就像一个高技术和高思维的恶魔,危害世界安全。想想看,如果有天自由编辑基因的技术受到一个政权利用,政府可以编辑人民基因让他们失去了自由思考和批判能力,让这些人民永远只会听从政府的指令,服从领导人的方向;甚至是编辑这些人的基因让他们只做政府想要他们做的事情,让他们失去了对民主的认知。

这将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