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阿末扎希交棒以后

2018-12-21 09:49

郑丁贤.阿末扎希交棒以后

他把主席职权交给副手莫哈末哈山,没有确认时间,也没有设下条件;手上的一切,就好像是放出去的鸟儿,一去不复返。

尽管阿末扎希只是“移交主席职权”,名义上还是巫统主席;然而,明眼人看得出,这只是一个体面台阶。

广告

当阿末扎希步下台阶,再也难回来了。

一个没有职务和权力的主席,如同一个被流放的国王,空有一个头衔,什么事都做不了。

他把主席职权交给副手莫哈末哈山,没有确认时间,也没有设下条件;手上的一切,就好像是放出去的鸟儿,一去不复返。

除非阿末扎希能够在短期内摆脱所有的指控,恢复名誉和地位,同时重新取得党内的信任,或还有机会,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目前面对46项贪污控状,可能还陆续有来,包括被指在半年前党选涉嫌买票。官司缠身,已经让他成为跛脚鸭主席。

阿末扎希被控时,巫青团已经公开要他休假,副主席卡立诺丁也站在巫青团这一边。不过,另外两名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和马哈基尔则力挺阿末扎希,并获得多数最高理事支持。署理主席末哈山原本倾向要他休假,最终改变态度,按兵不动。

广告

然而,如今的情况,比当时严重得多。从沙巴巫统近乎瓦解,到西马议员跟随退党,使巫统的国会席位从54席遽减至37席。

集体跳槽事件之后,阿末扎希的态度还很强硬,声称没有必要下台,即使要他走,也得召开党大会,启动工程浩大的倒主席机制。

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主席不走,就会有更多议员出走,巫统崩盘在即。

至此,党高层已经无法坐视危机恶化。据了解,巫统一名副主席致函阿末扎希,列举各项他必须辞职的原因;而从末哈山以下,都认同扎希必须走。

广告

顽强如他,已经孤立无援,只能放弃,找个下台阶离开。

阿末扎希移交职权之后,巫统的危机会结束吗?

不会。末哈山接过棒子,问题依然存在。他的政治实力局限在森州,无法统领全国巫统;担任署理主席以来,他也没有突出表现。

况且,除非上诉得直,否则他还面临晏斗州议席补选,显得自顾不暇。

尽管如此,阿末扎希交出棒子,至少可以疏解巫统当下的压力,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

巫统的退党潮,其实来自外部和内部。

外力方面,是来自马哈迪和达因。阿末扎希和马哈迪的关系早已破裂,特别是阿末扎希倾向和安华合作,使他成为马哈迪的敌人中的敌人,毫无妥协余地。

如果阿末扎希继续领导巫统,马哈迪就不会放过巫统。

内部方面,阿末扎希面对希山阵营和凯里的压力。支持希山慕丁的势力看涨,连成一气,围困了扎希;而凯里则是在舆论上频频放炮,打击扎希的公信力。

马哈迪弄倒阿末扎希,实现了第一阶段的目的,暂时会歇一歇手,不会对巫统再下重手。

而希山和凯里,也会适可而止,观察情况的发展。

至于准备退党的议员和领袖,大部份会煞车观望,一时之间不至于贸然退党。

巫统最高理事会今天(星期五)的特别会议,将宣判阿末扎希领导的结束,也打开巫统的另一篇章。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After the handover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