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威·美国撤军祸患无穷

2018-12-25 14:22

张家威·美国撤军祸患无穷

上个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已打败“哈利法国”(IS),并下令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引发极大争议。

广告

隔天,美国防长马蒂斯宣布辞职,而他也不客气地在辞职信中说明自己与特朗普在美国对外政策上存在分歧。

马蒂斯的离任,意味着特朗普所剩无几的第一代内阁再有成员出走。

绰号“疯狗”的马蒂斯去年初上任时,各国媒体纷纷报道,贵为四星上将的马蒂斯是不折不扣的硬汉子,理应将会激起美中、美俄的军事对抗。

让一名军人当五角大楼掌门人,或许比起在华府过着舒适安稳生活的政客,更能体恤长期驻外军人的辛苦,甚至更能了解到和平的难能可贵。

特朗普在他任内频频作出一些极具争议的对外政策,也与马蒂斯多次传出不和的消息。因此,马蒂斯辞职其实不会令人意外。再说,马蒂斯并非无可取代,能胜任美国防长的人选,对于军事人才济济的美国而言比比皆是。

只不过,比起逼走马蒂斯,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更“灾难性”。

广告

即使大部分国会议员表示反对,但作为美国三军最高统帅,宣布撤军确实是总统的权力。撤军确实能让许多军人与家人团聚,更能省下大笔军费,但从长远来看,这是否符合美国利益?

除了驻守叙利亚的美军之外,撤军所引发的最直接影响绝对是IS。曾自诩“比任何美国将领更懂IS”的特朗普此次宣称已打败IS,那是否意味着IS从此消失?非也。美国曾凭藉超强的军事实力,在世界各国推翻“眼中钉”。举凡2001年阿富汗战争和2003伊拉克战争,美军都是军事入侵直捣喀布尔和巴格达,推翻塔勒班政权和拿下沙旦胡先首级,即可宣告“完成任务”。

但IS不是这么一回事。根除IS最理想的方案为切断资金和援助、军事打击,再全面剿灭。对于军事技术一哥并非难事,如何去协助叙国人民重建支离破碎的家园、重塑国家经济和社会,以及如何抵御极端主义再次荼毒思想,这才是问题所在。

此外,虽说美军不完全是IS影响力骤减的唯一因素,但至少能够抑制IS卷土重来。无论是在叙利亚、伊拉克,甚至是全世界,IS的大本营基本已瓦解,但这不表示IS已被歼灭。要知道,IS恐怖之处在于能够控制同情者的思想,在他国发动恐袭。即便美国情报发达、安检也相当可靠,但IS同情者可能选择在美国以外的西方国家犯案、殃及盟友。

广告

特朗普上台后,不能看出美国的中东政策已转向“抗伊援以”。若选择从叙利亚战场抽身,确实与上述政策相向,因为俄罗斯和伊朗势必填补美军留下的权力真空,除了削弱西方阵营在中东地缘政治的势力,也导致华府在叙利亚的主要盟友库尔德武装组织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少了美国这个靠山,后者无力对抗获莫斯科撑腰的阿萨德政府。

与此同时,特朗普指美国没必要介入“别人的战争”,将自己撤军的决定合理化。此举将给予在叙利亚与美军并肩作战的盟友,特别是英国和法国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此外,特朗普如此草率决定撤军,也会使由华府扶持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政府也会战战兢兢,深怕有朝一日也被标签“别人的战场”而失去靠山。更何况他们知道,美国扶持伊拉克与阿富汗亲美政权的开支,远高于美军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撤军或是时间上的问题。

美国之所以称霸国际舞台,是因为在七大洲五大洋都有无可匹敌的影响力。如今特朗普以美国优先的名义,逐渐拆除美国在世界各地的旗帜。有如此鲁莽的上司,难怪军人出身、深知“服从命令是军人天职”的马蒂斯也“卸甲归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