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专栏】邱琲钧·上帝的哎吔孩子

2018-12-28 08:53

【对话专栏】邱琲钧·上帝的哎吔孩子

你们在哪里变成上帝的孩子了?

一位神父曾把我误当成一个乱闯到殡葬礼仪里的游客,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眼光,那可真是一抹冷峻得令我现在想起也会在心头发虚的眼光。我虽然是名正言顺坐在亲属专座,可是在他并不友好的注视下,我忽然怀疑起自己和躺在那里的逝者是不是真的有关系,同时也偷偷地打量自己的衣着是否得体。他的确造成了我那么一刹那的失神与慌张。可是当我回过神来,马上坐直身子,理直气壮地回瞪他一眼。

广告

神父瞪我,我回瞪神父的整个过程,被坐在我身边的表嫂看在眼里。在我瞪完眼,“哼”了一声后,她低声安慰我说,那是一位刚从大城市调过来的神父,肯定不曾见过我。在到处都是游客的大城市里,他可能被这些把教堂当作旅游景点的游客给烦透了,所以才会不小心把我也当作是来教堂凑热闹,而且还等着拍照的游客。“对了,你也是上帝的孩子,我的姐妹吗?”她后来又问。

我不是上帝的孩子,更不是她的姐妹。我告诉她,我来自一个神明多得可以一起开上几桌麻将的地方。因为从小就被神明们搞得太混乱,所以我把大部份人在失控时叫出的神明统称——老天爷,作为所有神明一个非常平民,却又不失尊敬的外号。“你不是上帝的孩子,那么你未来的孩子将会是上帝的孩子吗?”她好奇地问。

很多年之后的一个午后,我那两个孩子,才刚踏进家门就跟我宣布说,他们已经是上帝的孩子了。

从被祖母带走,再送回来,前后不到三小时。在这近三小时的时间里,孩子们怎么会摇身一变,变成了上帝的孩子了呢?我于是好奇地问他们:“你们在哪里变成上帝的孩子了?”他们先异口同声地说:“祖母的车库!”然后再争先恐后地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在他们有限的叙述能力中,我经过一番努力才整理出一个头绪,以及想像出这样一个画面:祖母在弥撒之后的回家途中,绕来我家接走两个孩子。然后,她又去接了才三岁大的小表妹。到祖母家后,三个孩子并没有被安排到厨房去享用茶点,也没有被放逐在院子里玩。他们被祖母带到了车库,并且拉下了车库闸门。

当车库的闸门被拉下后,孩子们立刻陷入只有一盏黄灯亮着的昏暗之中。昏暗中,他们看不清祖母。肥胖的祖母当时只是一团庞大的黑影,并且厉声吆喝他们都跪下。三个小孩感到十分害怕。跪下后,他们紧盯着黑影的一举一动。当他们看见黑影把手伸入手袋中时,他们想,要是从手袋里拿出的是一把刀,他们就要立刻跑到地窖里躲起来。可是黑影并没有从手袋里亮出利器,她拿出的是一瓶水。他们听见握住水瓶的黑影神神叨叨念诵一阵后,忽然把瓶子里的水往他们头上洒泼。这一泼,泼出了三个孩子们死里逃生的狂笑。在孩子们的笑声中,黑影宣布礼成。她还告诉孩子们说,从此之后,他们都是上帝的孩子了。

广告

孩子们的祖母从未跟我提起这起车库洗礼事件,仿佛那是她与孩子们的秘密。有一次孩子胡闹了,她忍不住说了一句“小心,上帝不会原谅你的。”话语刚落,孩子们反驳她说,上帝和他们没关系。接着,我隐约听见她压低声音说出“车库”两字。一阵的沉默之后,我听见孩子们的爆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