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大马政治新权贵

2019-01-02 11:16

郑丁贤.大马政治新权贵

重点是,把代表大会设在布城,象征了土团是布城主人的地位,而土团成员们,则是大马政治的新贵。

成立仅仅两年的土团,在上星期的代表大会,显示了它的气派。

广告

大会在布城会展中心举行。会场虽然不如巫统大会的布特拉世贸中心那么大,不过,布城会展中心胜在建筑新颖,设备舒适;它的造型如同马来贵族服饰的扣环,也是权威的象征,这和土团的民族议程形成契合。

代表们签到时,各获得一个Herschel牌子的背包;这是知名加拿大品牌,美观实用,售价在300令吉以上,大家喜出望外。

大会也为2000名代表准备丰富餐点,从椰奶香辣牛肉,到奶油布丁,是会展中心厨师用3个星期时间精心烹调。

重点是,把代表大会设在布城,象征了土团是布城主人的地位,而土团成员们,则是大马政治的新贵。

的确,土团已经是大马政坛的新权贵。

土团成立时,人们认为它是为大选而凑合成军,除了少数几个菁英,成员多是乌合之众,而且是巫统的残余分子。一旦选举结束,土团将会泡沫化。

广告

大选之后,它赢了13个议席,虽然没有泡沫化,但也只是个小党,议席远远在公正党和行动党之后,人们不认为它会有很大作为。

但是,不到一年之内,局面改观。土团不仅生存下来,而且日益壮大。

扭转土团命运,有3个因素,第一是马哈迪,第二是巫统,第三是马来政治传统。

马哈迪如今的权力和地位,无人可以比拟,而土团依附在他的权力之下,时时刻刻都在汲取养分,得以迅速成长。

广告

马哈迪刚上任时,人们视他为暂时的领导人,希盟成员也以为他是过渡性质,一年半之内,就要交棒。

然而,人们忽略的是,大马首相拥有无尚权力,而马哈迪根本就是马基维里权术的发扬光大者,把权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尽管土团只是小党,却获得第二多的内阁职位,而在政府重组的过程中,也处处得到特别的安排。即使土团的部长和副部长之中,许多表现不佳,口碑很差,但是,并不影响土团的地位。

第二,马哈迪在淘空巫统的根基,让巫统领导无人,议员出走,组织涣散;不仅没有卷土重来的力量,连当个像样的反对党都做不到。

巫统和土团的基因构造,像是复生复制。巫统流失的成员和权力基础,逐渐流到土团去。退出巫统者,只有加入土团,才能获得权力的庇荫,也可以向马来社会交代。

巫统隐然已经分裂成为三派,一派加入或准备加入土团;一派暂时不加入希盟,但和马哈迪维持良好关系,必要时支持马哈迪留任首相;一派坚决留在巫统,扮演反对党角色;马哈迪掌握了前两者,借力使力,壮大了土团。

第三,马来社会有本身的政治传统,就是民族、语文和宗教;它也有特殊的政治使命,即是捍卫马来人和穆斯林的权利和地位。过去,传统和使命借由巫统来贯彻,在巫统失去权力之后,必须交给新的政治团体。

公正党是多元种族政党,无法获得保守马来社会的信任;诚信党缺少特质,在马来社会缺乏代表性。伊斯兰党固然获得接纳,但是,看来没有执政的机会。

如此情况下,土团是保守马来社会的趋向的选择。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The nouveau riche in Malaysian politic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