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安.马哈迪下一招怎样出手

2019-01-05 08:45

黄泉安.马哈迪下一招怎样出手

也许,2019年首相马哈迪的首则部落格帖文,是解读来年国家运程导向的一份最佳参考书。

跨年倒数已过,从今开始如何解读2019年政局演变?若说今年是风云变幻的年度,有何依据?

广告

也许,2019年首相马哈迪的首则部落格帖文,是解读来年国家运程导向的一份最佳参考书。

该则帖文题目异常简洁精短:“法治”。1月2日刊发后,便被本地纸媒网媒全文转载,连The Edge财经日报也以显要篇幅刊登,颇有转播国宝级气象预测的气势。

15年前,我开始拓荒部落格网络平台,深知部落客写作的心境和用意。马哈迪部落格出道比我还迟,但他耕耘部落格仍乐此不疲,让我有机会解读他的博弈招数和出招的时间性。

马哈迪“法治”帖文全文11段,令人讶异的是,竟有连续4段重点触及我国基本法及君主立宪制下的马来统治者地位的敏感课题。

(请点击<a href=http://chedet.cc/ target=_blank>http://chedet.cc/</a>详读全文。)

帖文第2段这么写:“宪法是大马的法律基础,它是一套全面决定马来西亚法律结构的法典,从国家元首到各州统治者、联邦和州政府及被赋权统治和执法的机构,都必须依法遵从。”

广告

第4段:“法治在马来西亚涵盖所有人,从统治者到首相、部长、公务员或普通公民,无人能够豁免。”

第5段:“没有任何条款可以让任何人免于法治。虽然统治者有专研审的特别法庭,但是引用的法律是与普通公民一样。统治者也必须尊重法律。”

第7段:“所有人都同意大马奉行民主制度,即体现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概念。此外,人民也一致同意在州和联邦等级采取君主立宪的议会民主制。为此,不同等级的政府颁布了宪法和法律。不幸的是,执法单位没有针对一些违法行为采取行动。换言之,法治已被忽略。”

帖文第10段,马哈迪重申“希盟将捍卫法律和公民的权利”,然后言犹未尽,在结尾第11段加重语句:“法治将被坚守。”

广告

巧妙的是,马哈迪的“法治”帖文,不见元旦应时应景的用意,细读之下反而充满“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的杀机。

非常明显,文章首段的确是冲着手下败将纳吉而来:“希盟之前奋力推翻纳吉领导的盗贼政府,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恢复法治。纳吉觉得适合他的话,他就会漠视法律。事实上,法律被滥用来压迫人民。与其保护人民,法律让人民暴露在未知且真实的恐惧中。”

但对纳吉直接指名道姓的文字,也是仅此一遭,反而是对君主立宪、国家元首及各州统治者、统治者特审法庭的几个敏感论点,除了动用4段的严厉遣词,整篇言论都一气呵成萦绕在“法治”的大前提。

难免要问:马哈迪出手下一招,目标是谁?

截至目前,纳吉刻正面对32条事关1MDB舞弊案件,战略上看似马哈迪的瓮中之鳖,早已动弹不得。因而,马哈迪没有理由再让纳吉在他的文字中继续荣耀下去。

反之,马哈迪动用4段严词的火力,触及君主立宪下马来统治者的法权,强调君民犯法皆同罪的语气,不是他惯常所为。说得白一些,马哈迪借鞭挞纳吉丑行过桥,不会是隔山打牛那么简单吧?

顿时,脑际不禁忆起马哈迪数次任相22年的两大招式:一、1988年因撤除联邦法院主席及两名最高法院大法官而引爆宪政危机,时任国家元首是柔佛州苏丹;二、1993年修宪撤除统治者免控权的条文,时任国家元首是霹雳州苏丹。

说来凑巧,马哈迪2019年首篇帖文刊发后,网络也流传事关国家元首及统治者的非证实消息,累得吉兰丹州政府急忙出来辟谣,澄清元首不会逊位,同时也呼吁总检察署关注这些不利宫廷的谣言。

衡量一下,马哈迪成功推倒国阵,半年内就得以掏空巫统旧势力,继后引爆巫统议员跳槽风潮,此消彼长下布城政权日趋稳固。他要继续改革议程,何惧之有?

若不,马哈迪成名句是“Perjuangmu belum selesai”(斗争仍未完成),奈何时间有限,他仍有什么抱负放不下?

无可否认,希盟是以事急马行田、同床异梦姑且合作的心态赢得509大选,但2018年仍留许多悬而未决的课题,热点包括逾60%多数马来人对国家前景的不安、高层公务员仍对巫统效忠而处处阻扰希盟政府的改革议程、内阁部长表现启步颟顸,以及重组国债和中期经济前景带来的压力。

更重要的是,安华、阿兹敏关系日渐尖锐化所触发的友党公开骂战,引爆马哈迪按时交棒安华过渡期的无穷张力。

记得,509大选成绩揭晓后,马哈迪必须苦等3天才能在国家元首前宣誓就任首相。当时电视直播,大家不难看到各重要人物的肢体语言,理解首相被迫缓延宣誓就任,应有内部协调(甚至妥协)的大动作。

其实,我国君主立宪制也规定,内阁部长宣誓就任和内阁改组,都必须事先获得国家元首的恩准。首相和君主立宪制的元首,在行驶各自职权时,也需求基础默契。

马哈迪在退休前先改组内阁才交棒,是去芜存菁的必然程序。

但变数却在于内阁改组时,会否比马哈迪511宣誓就任首相时更畅顺无阻?如何才能赢回马来社会的信心?如何才能确保接棒的团队,不是所托非人?

诚然,希盟的内部矛盾与摩擦,短时难解。诚信党总秘书已在骂战乱军中疾呼,警惕成员党莫让马哈迪、安华交棒时间表被公开叫嚷而破坏希盟团结。与此同时,公正党外围组织“烈火莫熄老将”(Otai Reformis)也开始拉警报,喊话只要马哈迪一日未交棒,则不能排除安华拜相会有变数。

看来,马哈迪举棋克敌惯例,必是一石数鸟,因为他长年树敌,潜能威胁也不算少。但他对“法治”高喊决心,若要出招该是所向披靡。只惜个人风烛残年,他会明白,一万年太久,不能不争朝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