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烟民与人权

2019-01-05 09:00

许俊杰.烟民与人权

根据新闻报道,有7名来自“烟民维权俱乐部”的代表,以今年生效的禁烟令侵犯了烟民权力为由,入禀法庭提出司法检讨,阻止禁烟令生效。

禁烟令生效了,禁烟区扩大了,香烟也涨价了,本该是新年伊始最受欢迎的新政策,却发生印裔烟客掌掴好心提醒禁烟令的嘛嘛餐馆店员、一头金发的不良少年威胁小贩“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有更多烟民无视禁烟令,敢敢在禁烟告示牌下照抽不误,让整间餐馆的食客都吸入他的二手烟,一脸的理所当然,还回呛“这是我抽烟的权利!”

广告

等一下,你有你抽烟的权利,我也有我不要吸入你的二手烟的权利,谁让你口里叼根烟,向人潮喷发含各种有害人体的化学毒烟的杀人权利?

吸烟有害健康,这个无需赘言,加强禁烟令、扩大禁烟区、提高香烟售价和违禁者的罚款,都是政府保护大多数不抽烟民众健康与权利的表现,与抽烟者的权利是否被剥夺、是否有歧视抽烟者之嫌、或者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无关,却是应该获得全民支持的新政策。

根据新闻报道,有7名来自“烟民维权俱乐部”的代表,以今年生效的禁烟令侵犯了烟民权力为由,入禀法庭提出司法检讨,阻止禁烟令生效。在一大片反对烟民在一切公共场吸烟,支持禁烟令的民主国家里,7名烟民的行为是“勇敢”的,但理由却是薄弱又荒谬,无法站得住脚的。

根据卫生部公报的食肆禁烟措施,总共涵盖9种形式餐馆,即路边摊、店屋餐馆、开放式餐馆、小贩中心、空地餐馆、云端餐馆、河岸餐馆、快餐车、交通工具上的餐馆等。

一旦个人违例,可被罚款最高1万令吉或不超过2年监禁;餐馆业者违例则被罚款最高3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6个月,但在首6个月属教育阶段,6个月后就会向违例者当场开出500令吉罚单,重犯与不缴交罚款者,就会被提控上庭面对最高罚款与监禁。

不要测试新政府的禁烟决心,我曾在吉兰丹一家新开张的日资购物广场外,看到4名穿便服的地方政府官员,当场包围2名胆敢在“禁止抽烟”

广告

告示牌下抽烟的烟民,指示他们立即缴清罚款才可以离开;我也看过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在餐馆里告诫烟客,看着他们立即熄灭手上刚刚点着的香烟。

未来,政府依然会扩大禁烟区,并落实更严谨的禁烟令,目的就只有一个:为了全民的健康。这不是法西斯心态,抽烟确实是一种需要被矫正的偏差行为,每根烟背后都牵涉庞大的利益甚至包括走私市场里的黑钱;抽烟也是一种成瘾的行为,烟民没有自由意志,明明知道香烟百害无一利,却依然选择吞云吐雾,请问这不是病态,什么才是病态?

人,是否有权利去做一些可以让自己的生命整体上来说会好一些,但是会让自己的生命短一些的事情?抽烟是一个例子,毕竟健康是无价,任何人都没有去侵犯“要过着健康生活日子”的普通百姓的权力。

禁烟令,恰好就是建立在保障不抽烟者免受到二手烟伤害的基础上,这是不容妥协的,健康才是基本人权,而不是你在任何公共场合抽烟,再把极毒的二手烟喷向人潮的霸权。

广告

根据大马烟草管制理事会预计,2019年全年香烟销量高达127亿根,烟民人数无可计量,以英美烟草在去年10月公布的第三季度业绩为例,就有1亿4581万令吉,营收按年起0.12%至7亿3553万令吉,纵使受到私烟影响,首9个月的净利按年下跌14.44%至3亿5217万令吉,营收按年跌8%至20亿5232万令吉,但依然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支出。

这笔支出,是你身边周围烟客每日买烟贡献的银钱,是你烟客自己心甘情愿奉献的血汗钱,想想这笔钱若用在其它方面,是不是有更好的收益与成效?

这个社会容不下的,是抽烟者的自私自利,将二手烟喷向人群的恶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