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龙·鸡仔饼(上)

2019-01-08 08:53

周少龙·鸡仔饼(上)

拼命三郎为人风趣,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说着老爱调侃自己,说自己天生一个罗里佬的款,本该做些粗重的活,偏偏莫名其妙进了报馆,学人拿起相机来。
(图:龚万辉)

印刷机上黏着一个人,有好几天了,昨天还黏到深夜,这一早又来了。国安一进门就看到了他,那是老潘。老潘一个身子平贴伏着,乍看好像黏在机上,不过一双手并没闲着,一颤一颤往机槽里添加了一个黄色颜彩,又补上另一个蓝彩,绞拌着调了调,印出来几张版样,打光处瞄了瞄,汗雨冒着摇一下头,一脸无奈瞧着大头卜。大头卜转身,用同样的眼神凝在国安身上,有点爱莫能助。国安蹙一下眉头,往瞳仁挤出一个问号:怎么了?电话这时就不识时务响了起来。

广告

国安接过电话,耳际传来的声音低沉又憔悴,仿佛水流遇到阻塞无法通过的压抑。国安听仔细了,才敢确认,那是老大。老大行走江湖多年,经历过大风大浪,平日说话,总是明朗豁达充满自信,这阵子分寸全失,口吻散乱失措。国安心里狐疑一阵。老大说话了:你过来再跟你说!这话猜不透暗藏什么讯息。作风长驱直入的老大,也学人卖关子了。

临出门,国安一双脚仍不听使唤,又往机房走了一趟,一副心思,全惦在那批小册子上。问题说来简单,不就是一个单色鸭屎青的封底印刷?谁知却惊天动地般,翻转了整间工厂的能耐,有点匪夷所思。老潘这些天忙下来,脸青唇白窘态毕露。这对他是一个打击。作为印务馆头手,老潘一向高高在上,有一代宗师的架势和身份,大家无不敬他几分。

老潘多日憋着,明显到了崩溃的悬崖,突然露出无声狗发飙时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操一声骂了起来:真见鬼,怎么印出来次次撞色,对不上版样,颜料不懂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老潘这话,虽说冲着大头卜而来,其实是指桑骂槐。国安当然明了,只是顾客比天大,猴急催货,唯有向大头卜施压,躁起来,话语中便嵌有棱角。厂长大头卜份属印刷业老行尊,听了不免气浮,沉着脸回话说:不要以为一个单色容易印,其实最考功夫,不过,花一点时间,应该没有问题。那还是两天前的事。两天后,事情原地踏步,国安更烦了。但更烦的事,还在后头。

当天国安见了老大,老大没头没脑,劈头一句话便叫人错愕一阵:鸡仔饼走路了!国安听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面带疑惑问:什么走路?三天前我还见到他。老大一双眼睛血丝密布,调整一下语气,说:他呀,弄出一个大头佛来,公司欠下一大笔债,供应商追上门来,鸡仔饼失了踪,敲锣打鼓也找不到,好像人间蒸发了。国安斜一双眼,心里没底。老大说:你是担保人,现在问题大了。

问题果然大了。想不到就因这事,国安金睛火眼,足足熬了三年,简直刻骨铭心。说到底,这都是一份文件惹的祸。大半年前,国安风风火火,刚上任不久,鸡仔饼眯着眼,交来一份文件,说:供应商说要担保,两个股东签名,才能供货,一般程序。国安心想,那是做生意,行规看来不能免,也就回话说:我做担保人,可以,但你要好好看住这一盘生意啊!鸡仔饼头点得比风车快,说:好好好,担保没事。就是因为这个担保没事,国安宽了心,在文件上签了字。这下却出问题了……

老大说:出了问题,怎么办?只好顶硬上,先把事情解决了,才打算。债务四万多啊,我先帮你安排律师去谈判,看要怎样处理。

广告

最坏情况怎么样?国安发现一根舌头在打结,心却不由自主,晃到另一边去,分了神。三天前,鸡仔饼带了一班伙计,嘻嘻哈哈去吃咖哩鱼头,然后直落卡拉又OK。鸡仔饼时兴这一套,这是他三不五时常会弄出来的其中一个花样。他说目的有二,一为解压,二可联络同事间的感情。

国安因有一段日子没见鸡仔饼,那天便趁着大食会的时机,和鸡仔饼碰了面。鸡仔饼看来气色不错,闲谈中,国安随口问:最近生意怎样了?鸡仔饼眼也不眨一下,气定神闲,说:很好,我想着,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发展的。

在一旁的推销员阿贵,后来挨个身子过来,私下向国安报佳音,说鸡仔饼不久前招了一单大生意,分批出了大量的货,由于与他同乡的送货员康华辞了职,鸡仔饼无奈,唯有驾了货车,亲自出马,累得他一个星期,还嚷着腰酸背痛!

阿贵擦了一轮鞋子,想起什么,不忘补充一句:鸡仔饼说,他父亲的病,好像有了转机,难怪他虽然累了,也不在乎。不过,鸡仔饼还是认为,送货员必需尽早请一个,要不然,他肯定会垮下来!

广告

国安听了一直笑,也不懂是笑阿贵,还是其他什么的。阿贵这一刻左一句,右一句,直呼老板的绰号,肆无忌惮着实叫人纳闷。鸡仔饼原名叫郭金成,来自一个盛产鸡仔饼的小镇,因此得了这个外号,但一班伙计,平日都直唤他为:郭先生。国安望着阿贵,有点哭笑不得。

有关鸡仔饼父亲罹病的事,不久前鸡仔饼曾在一个餐聚上,不经意向国安透露过。鸡仔饼说,他父亲肾结石,需要开刀,可费用不小,所以拖延了一段日子,更说父亲从小疼他,无论如何必需在事情没有恶化之前,想办法解决,如果结石增长,手尾可长了。

阿贵意犹未尽,笑脸盈盈还想多说,国安瞅一下腕表,因牵挂着小册子的事,便拍拍阿贵的肩膀,起身向鸡仔饼道个别,没有跟他们一同去卡拉OK。怎么隔了几天,鸡仔饼却失踪了?

老大说:出了这样的事,你们两人签名,按说一个人负责一半,现在鸡仔饼走路了,供应商有权要你一个人负全责!如果超过三万元不还,可以诉你破产!国安耳际嗡一声响,缓了缓,才问:那怎么办?老大摊摊手,摆个无可奈何模样,说:欠债还钱,怎样还,就叫律师去谈吧!问题是,现在公司几乎是一个空壳,而且查过了,公司一大批复印纸,全不见了。

国安怔了怔,毫无来由脑勺一阵昏沉,正想答话,桌上的电话抢先一步,响了起来。老大拎起电话,喂一声再把听筒递给国安:找你的!国安迷糊接过,哦了哦几声,向老大说:搞惦了,那批小册子,可以交货了,哎!一个鸭屎青,搞到天下大乱!

凭天大的面子,小册子印费一万五,经老大出面交涉,国安做后续跟进,才接回来的生意。这事老大一直焦点关注着,印刷碰钉的问题瞒不了他,多次追问国安:好心你们,怎么搞的,人家第一次给你们生意做,弄成这样子,都来烦我几次了,那个大头卜也是,看来他的技术也不到家嘛!难怪一直来做的都是印单簿和名片这种卖加占布爹的生意。

实话实说,大头卜的技术的确也落得个麻麻。国安刚加入公司一个月,便轻而易举揭了他的底。印务馆固然经由大头卜一手创办起来,但在技术方面,却靠老潘一人打骰。然而关键问题是,只要碰上层次要求比较高的顾客,老潘看来也显得一筹莫展,有江郎才尽的苦恼。

印务馆苦苦撑了三年,八个月前行情败坏,大头卜左思右想横了心,对外发话要找白武士,结果众里寻他,转了几个圈,搭上老大,老大兴致勃勃,问:这行有得做吗?
大头卜目不斜视,忙拍胸膛,正色说:没问题,我是一时周转不灵……

凑合着老大说服了几个朋友参股,选了个黄道吉日,在大头卜的印务馆前,兴高彩烈摆个舞狮大会串,挂上一个崭新的吉利招牌,再来个信心喊话:威威印务有限公司,威震四方。这些举动,无非昭告天下,威威集团如今添了一个新的成员!

威威集团是老大配合政经两结合而创立的控股公司。两结合那阵子,爆红成为政坛一个热门的话题。老大不落人后,希望通过两结合,在他最爱的政治舞台上,有所突破。

老大说他身上暗流着政治的血液,这股暗流多年前发作,叫他奋不顾身,加盟一个以民族先锋之歌当旗帜的政党,一路走来,幸得身边一班忠贞支持者的加持,总算从一个支会小头目,崛起成为州际标竿性领导人物。鸡仔饼便是他诸多铁粉支持者中一员猛将,有打死不走的亲密。

国安那年在报馆工作,由于一个意外事件,邂逅了鸡仔饼。国安常说:鸡仔饼,我是意外认识你的!鸡仔饼任职于另一间报馆,职称摄影记者,人长得高大,平日乘一辆野马哈牌子摩哆,抢新闻时开动摩哆引擎,呼啸声中,从风里来,雨中去,干劲十足,赢得拼命三郎的外号。

拼命三郎为人风趣,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说着老爱调侃自己,说自己天生一个罗里佬的款,本该做些粗重的活,偏偏莫名其妙进了报馆,学人拿起相机来。摄影这种细活,看来和他外型极不相衬,他说他超爱驾了大型车子在马路上奔驰,够神气。说完手一亮,大家大开眼界,见识了他手上一张刚考获不久的大型车辆驾驶执照,厚重又唬人,不是很多人都能拥有的。

说起来还是一宗警匪驳火案牵引出来的事了。当时国安专跑意外新闻,得知消息后,火速赶到现场,不知好歹,霸主硬上弓占了个优势地点,严阵以待,结果悄无声息从旁闪出一个粗眉大眼的汉子,推了他一把,示意他离开,那人说:不要太靠近,危险!那个警告他的人,便是后来跟他称兄道弟的鸡仔饼。

六月里一个晴朗的午后,鸡仔饼突然把国安约到一个嘛嘛档,神秘兮兮不谈自己,谈的是关乎国安的事。鸡仔饼说:我老大要找一个人帮忙写新闻稿,你有没有兴趣?鸡仔饼口中经常提起的老大,国安知晓这号人物,他呷了一口茶,问:是怎样的性质?鸡仔饼答:你们谈!

见了老大,老大说:就业余性质吧,有事才找你写,每月补一点津贴。就这样,国安随鸡仔饼,也有一句没一句,把老大这个名字朗朗叫上了口。

国安替老大写了一年新闻稿,老大满腹密圈,着手启动他政经结合的鸿图大计。威威企业打响第一炮,成为老大进军商业的桥头堡。国安受邀把辛苦储蓄起来的一笔钱,进了股。股权三个人分摊,国安和鸡仔饼各占两份,老大一人占两份,一份八千元。

威威企业原本叫三联企业,取其三人联手出击的意思。老大一位政治战友知道了,提点说:做生意讲派头,派头要堂而皇之,名堂更要大,现在不是流行控股公司吗?老大一想也对,面不改容立刻把三联易名为:威威,另外搞了个集团虚招,以独资身份注册了威威控股有限公司,一条线画下来把威威企业归纳为子公司。鸡仔饼和国安两人受委成为挂名董事,虽是虚衔,国安却有光宗耀祖的美好感觉。

鸡仔饼责无旁贷扛大旗,成为威威企业的主事人。老大能者多劳,坐镇在他自己开设的事务所内,左眼守住事务所,右眼牢盯着相距数条街道以外的威威企业,有超人的风范。

威威企业专营文具,不作零售,聘有推销员两个,招徕生意,鸡仔饼后来找到后台强大的供应商,主力转为专攻复印纸,建立了一点知名度,也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待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