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吉安‧2019,并不如烟

2019-01-06 13:15

张吉安‧2019,并不如烟

难道乌龟青年非贪不可?元旦日,思绪乱醉,恍一晃,从这段寓言回过神来,手中冷却的面包馨香已慢慢退却,转身瞄了一眼隔几桌的3个大叔,一边喝咖啡乌一边怨声:X的,现在连非法买字、抽根烟都要抓,早知去年投XX,他很好的,都不管这些。”

元旦晨晓,心情愉悦。

广告

走进老咖啡店,点了两片炭烤面包一杯热奶茶,正想大口好好享用2019的第一份口福之际,传来隔座3个大叔的嘀咕,瞬间,耳际隆隆发响,脑匣子一下子浮出一段多年前,在西马原住民部落,采集过的一段“畲脉族”(Semai)的寓言故事。

听过无数的原住民寓言故事,大多数跟野林各类禽畜有关,譬如他们日常生活常见的鳄鱼、穿山甲、山羊、老虎、鼠鹿等,往往拟人化的性格百态中,藉用寓言叙述着历代族人的神话与哲思。

此时想起一段趣味的寓言,是暗讽乌龟逃不出外壳的传说。

相传在远古森林部落的一条溪边,有一个集中乌龟的聚落,虽然龟民天生有个笨重的外壳,可是它们白天都会钻出壳来自由走动,而且四肢身手相当灵敏,每日随着当时聚落的乌龟长者到深山去觅食,显然长者深受爱戴,龟民亦过着安逸自在的生活。日子久了,聚落里有个乌龟青年看出长者的私心自利,不满它每每在分配食物时,总是将最好的留给亲属,剩下较劣等的则发放给那些阶级较低的龟民。某天,乌龟青年发现不远的沼泽,有一处茂盛浓密的果园,霎时间心生贪念,想独占饱尝,不想长者发现后再带龟民到此处觅食,因此,决意设陷阱来暗算长者。

翌日早晨,正当长者像往常一样带领龟民赴林间觅食之际,突然,乌龟青年在聚落前阻止,向大伙儿禀报野林内突然长满了很多奇怪多刺的棘草,危机四伏,已不再适合走动了,并造谣指长者老早知晓此类棘草随时衍生到它们的聚落,却为了诱导大家继续为它寻食,妄顾大家的安全。乍听下,龟民开始鼓噪,大部分还怀疑长者的为人,纷纷躲进壳内不敢外出,然而,长者当下看穿乌龟青年的诡计,决定随着乌龟青年到林间探个究竟。

万万没想到,长者走着走着,一不小心,真的掉进了乌龟青年老早布好的陷阱,遭棘刺扎得伤痕累累!

广告

乌龟青年抬着奄奄一息的长者回去,龟民一看,果然信了,纷纷围着伤重的长者不断地痛骂!长者只能流着眼泪,喉咙也哑了,已说不出话来,过不久就含恨而逝。一夜间,龟民决定推选乌龟青年为新长者。为了安全起見,新长者命令大伙儿躲进壳内,没它的批准绝不准外出,如果饿了,就吃溪边的野菜充饥!反讽的是,唯独它每天仍自在地钻出壳来,一人到果园独尝到美味的果实。由于龟民长期听取新长者的指令,不敢再自由走动,渐渐地,体型肉身也越来越大,促使永远困在壳内,出不来,它们也因此失去了判断能力,慢慢地养成惰性,甘受不变,一旦遇到周遭环境的小动静,就即刻缩入壳内,静观其变。最终,那只狡猾自私的乌龟青年眼看龟民行动笨拙,自己也不再回去聚落,丢下躯壳,迁徙在沼泽处,成了后来身手敏捷的“四脚蛇”。

或许乌龟长者是自食其果?

难道乌龟青年非贪不可?元旦日,思绪乱醉,恍一晃,从这段寓言回过神来,手中冷却的面包馨香已慢慢退却,转身瞄了一眼隔几桌的3个大叔,一边喝咖啡乌一边怨声:X的,现在连非法买字、抽根烟都要抓,早知去年投XX,他很好的,都不管这些。”

2019,记得别学龟民,困进笨壳,静观烟尘世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