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好化学废料‧勿让土地中毒

2019-01-06 19:57

防好化学废料‧勿让土地中毒

化学废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工业领域所产生的有毒废料,不负责任的业者将污水倒入河流残害生态环境,一辆又一辆的罗里随意在空旷之地扔弃装满化学废料沉淀物的铁桶,最终泄漏导致大面积农作物枯萎,渗入土壤的毒素污染地下水,成为了有毒的“血管”。
去年,不明人士用罗里把一批有毒废料、化学物品丢弃在笨珍甘榜巴力巴印丹路旁的农业地,导致附近数百英亩土地受影响。(档案照)

化学废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工业领域所产生的有毒废料,不负责任的业者将污水倒入河流残害生态环境,一辆又一辆的罗里随意在空旷之地扔弃装满化学废料沉淀物的铁桶,最终泄漏导致大面积农作物枯萎,渗入土壤的毒素污染地下水,成为了有毒的“血管”。

广告

然而,化学废料不只是局限在工业领域,每个家庭也有化学废料,从电池、灯管、电脑、手机、油漆桶、天那水罐、杀虫剂等等,处理不当,这些都会变成潜在的有毒废料。

我国历年发生不少大小规模工业废料祸害自然环境案件,最为轰动的公害课题就是霹雳州红泥山稀土和彭亨劳勿山埃事件。公民意识的高涨令绿色力量逐渐扩大,要求政府倾听民意,以期能永续经营和保存身边的绿地。数年前,莱纳斯在马投资设立稀土厂引起庞大争议和反对。对此,政府亦严格审查和监督,确保对方遵守营运条例,降低工业污染风险。早前,其废料课题掀起风波,能源科艺环境部去年已下通牒,要求对方必须将含辐射物质的废料运出国,否则不会更新营运执照。

提及化学废料,一般人会将其与辐射性废料混为一谈,然而化学废料和辐射性废料却由两种不同法令所管制。非辐射物质废料受制于2005年环境品质条例(受管制废料)条文;倘若废料拥有超过1贝可/克(Bq/g)辐射含量,就由大马原子能执照局(AELB)根据《1984年原子能执照法令》监管。

大马环保及废弃物管理专家汤礼聪博士说,在2005年环境品质条例(受管制废料)底下,化学废料一共分成5大类,各别有不同性质的受管制废料,例如锂电池被列为SW103废料,含水银废料则是SW109。工厂运作之前,业者必须向政府提交表格声明会制造甚么污染或废料,同时要通知能源科艺环境部该工程与那些有执照的合格废料回收商合作。这些回收商也只能载走特定的废料,例如A公司拥有回收SW103至107废料的准证,就不能载其他种类废料。

在笨珍甘榜巴力巴印丹农业地发现的有毒废料疑渗漏到邻近水沟。(档案照)

担起保护责任,不让环境受污染

首先得厘清一个观念,不仅是大型工厂会产生化学废料,家庭工厂、办公室、住宅、医院都会生产化学废料。“家里的灯管含有水银,属于有毒废料,但是执法单位不会动用环境法令管制大家。最后灯管下场就在垃圾桶和土埋场。”倘若一间工厂一次更换20支灯管,那么厂家得依据《环境品质法令》,交给向能源科艺环境部注册执照的回收商。对方收集之后会运输到特定的再循环土埋场。

广告

合格化学废料回收商会将废料送到处理厂分类,不能循环的就土埋或焚化。该处理厂的土埋场与一般的不同,名为安全土埋场(securelandfill)。主要掩埋有毒废料,不能曝露在空气中,并备有阻止有毒废料外泄和地下水监测系统。能源科艺环境部会时不时委派官员前来审查,确保一切按照法令标准执行。

纵使有法令严控,个人醒觉更重要,除了有环保意识,也要有环保常识。汤礼聪分享其学弟妹“难忘”的工作经验,他们接获老板指示,趁倾盆大雨把化学废料倒进沟渠里。他们原想借本身环保专业回馈社会,不料现实状况与理想大相径庭。

“有些人后来辞职。”汤礼聪坦言有时黑心业者为了节省成本,一些废料的回收处理费1公吨约数千令吉,若累积10公吨就是一大笔数目,他们宁愿违法把废料倾倒在附近河流。

常常碍于执法人力有限,无法逐一逮捕违法业者。“执法单位难以逐户工厂调查,除非有人举报或发生事故,才会有下一步行动。”换言之,周遭的人也要承担保护环境的责任,不能容忍漠视污染事件发生。

广告

有分析借“破窗效应”作解答,当一间屋子有破窗而没及时修理,久而久之会有人继续打破窗口或闯入屋子。好比一条街上有很多垃圾,但无人清理,之后人们会理所当然的随手扔垃圾。一旦有人开始污染土地,事情就会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悲剧。

法令管制
●2005年环境品质条例(受管制废料)条文
●1984年原子能执照法令(由大马原子能执照局(AELB)监管)

缺乏管制,有毒家庭废料随手丢

“杀虫剂瓶罐也是一种有毒废料。”谈论家庭化学废料时,汤礼聪举了不少例子,电池、油漆桶和刷子、盛装化学液体的瓶子都是有毒废料。惟人们习惯把这些物品丢进垃圾桶。常见的现象如工人清洗油漆桶时,废水均流入沟渠,说不定也会流入大海。“不应该这么做,但是没有任何管制,尤其是家庭废料缺乏管制。”

他称,家庭废料当中,有毒废料比例不多,较多是电子废料。不少单位都会举办再循环或回收活动,所收获的电子废料大部份会卖给愿意出高价的回收商。

“出售时最好要有详细记录,因为对方处理废料方式未必合乎法令要求。”

他举例,如果对方购买的电子废料送到非法工厂拆解,能用的就回收,不能用的就丢弃,最后变成好心做坏事。废料回收行业也有很多竞争对手,有些非法回收商甚至削价招徕顾客。需知非法回收商不依循正规方法处理废料,最后随意丢弃以致环境污染,破坏生态的影响可说无远弗届,最后是自己的孩子来承担和接收满目疮痍的生活环境。

住家的旧式灯管含有水银,属于有毒废料,但民众习惯将之丢入垃圾桶。(图:星洲日报)

放射性废料需独立储存设施

普遍上,工厂都会设定储存化学废料的位置,从标签、贮存、运输和封锁,禁止任何人接触。根据《环境品质法令》,储存期限最长为180天,容量也有所限制,一旦超过20公吨就必须马上运走。汤礼聪指出,若工厂有处理废水设施,会产生大量沉淀物和污水,业者就必须马上处理。

倘若该工厂会生产辐射废料,必须提前申报处理和储存方式,另辟场所贮存这些废料。“很多放射性废料可以回收,制成燃料。”早在1960年代已有管制放射性废料的法令,当时主要管制医疗所产生的放射性废料。他补充,《1984年原子能执照法令》管制范围更大,包含工业化学废料,有一系列的安全措施。

放射性化学废料的辐射量会随时间减弱,短至数小时,长可达万年。例如铯-137(Caesium-137)的辐射量长达30年,钸-239(Plutonium239)则需要2万4100年才能完全让辐射量变弱。理论上,业者必须开辟一个洞,内部墙壁必须厚重,可以阻隔辐射穿透,足以让辐射废料长年埋藏。马来西亚目前也有放射性废料储存地点,预计2025年会满,因此政府已有计划建设下一个设施。

以押金制度,解决垃圾危机

没有价值的垃圾才是最大危机,汤礼聪因此为垃圾附加“价值”,提出了押金制度,以灯管为例,A公司灯管售价为20令吉,A公司和顾客各别多缴交2令吉作为回收费。当灯管坏了就拿到相关商店,取回2令吉的押金。

汤礼聪颇有法家精神,认为严法才能有效推广环保活动。他称,如果现今一支塑料吸管要价50仙,消费者点冷饮时会再三考虑。早前一个塑料袋需要付20仙,若价格是1令吉,每一次购物用5个塑料袋就已经是5令吉,消费者就会感到“肉痛”,此举无疑也鼓励消费者携带环保袋。

如今他与团队想向政府建议落实生产者延伸责任(EPR),要求厂商重新探讨产品设计和包装,担起回收、再生和保护环境的责任。假设卖灯管,厂家要顾虑到灯管坏了之后的后续责任。

“全马每一年用7000万支灯管,即有500公斤来自灯管的水银进入土埋场。”他说,可想而知,土埋场的土地面临很高的污染风险。

汤礼聪说,含有水银的废料1公吨就要约3700令吉回收处理费,很多黑心业者为了省钱就随意丢弃。(图:星洲日报)

新产品新废料,迎来新挑战

他语重心长地说,每一次新产品诞生,对废料管理局而言都是全新的问题和挑战。曾有业者询问他,光纤光缆能否回收?“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我直觉认为是不能的。这是一个新的废料,好像LED灯管,能不能被循环,目前我也不知道。”

然而,人们日常使用的移动电池令他最头痛,由于移动电池是锂离子电池,锂(Litium)是一种高度反应性的元素,会有爆炸的危险。姑且不论移动电池,手机也成了一个潜伏的危机,每一架手机都附带电池,堆积数量越来越多时,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想想以前用的磁碟,如今都去了哪里?全都去土埋场,这些都不能被分解和腐化。”未来科技产品的演变,会产生不同类型的产品,无形中也会是一种不知如何处理的废料。

知多一点

1974年《环境品质法令》(EQA)为基础,在2005年环境品质条例(受管制废料)底下,化学废料分成5大类:

SW1 金属和含金属的废料(共10种不同性质的受管制废料)
SW2 主要指非有机化学废料,如含有金属和有机化学废料(共7种受管制废料)
SW3 主要指有机化学废料,如含有金属和非有机化学废料(共27种受管制废料)
SW4 含有机或非有机的废料(共10种受管制废料)
SW5 其他废料(只有1种受管制废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