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废料何处安身?

2019-01-08 20:17

农业废料何处安身?

人口剧增的时代,食物和土地短缺问题已成迫在眉睫的议题,各国政府都陆续强化农业政策,部署长达几年的农业计划,增加粮食供应。我国也有志于运用得天独厚的优势,减少进口外国农产品,转而迈向农业国之路。借研发新的务农技术,大幅提高本地农产品质量和数量。不过,这股趋势同样也会带来很多农业废料,问题是这些废料有哪些安身之处?
越大规模的农业区,越需要谨慎处理农药和肥料,降低安全隐患和保护环境生态。

人口剧增的时代,食物和土地短缺问题已成迫在眉睫的议题,各国政府都陆续强化农业政策,部署长达几年的农业计划,增加粮食供应。我国也有志于运用得天独厚的优势,减少进口外国农产品,转而迈向农业国之路。借研发新的务农技术,大幅提高本地农产品质量和数量。不过,这股趋势同样也会带来很多农业废料,问题是这些废料有哪些安身之处?

广告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定义,农业废料是农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包括禽畜粪便、采收后的废料、含农药和肥料的废水、废气(甲烷、氨、氧化亚氮)及从田地排出的盐和淤泥等等。

专研农业科学的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农业科技创新中心高级讲师梁虹影说,我国农业废料普遍上分成3种类型:第一、有机废料,分别是粪肥、植物残留物、采摘后加工废弃物等;第二、危险废料,如常见的柴油污染物、铅酸电池、农用化学品、农药和除草剂瓶罐等;第三、塑料废料如肥料袋、塑料袋、水喉管、防雨罩、杂草控制垫、温室材料等。

采收农产品前后会剩下不同的有机废料,处理方式也不同。例如采收前的有机废料通常会用回种植的土壤,以改善品质和提高肥沃程度。梁虹影声称,有规模的农业机构就会利用有机废料生产成有机肥或堆肥,甚至成为生物能源。

种植油棕会生产很多有机废料,其中最大的废料是空果串(EFB),即油棕鲜果从茎上分离之后剩下的残留物。

农药昂贵,一滴也不浪费

种植和采收过程中,生产最多的垃圾不是农药瓶罐或肥料袋,而是有机废料。以种植油棕为例,最大的废料就是空果串(EFB),即油棕鲜果从茎上分离之后剩下的残留物。认真数一数,有机废料还包括油棕叶、树干、油棕壳、油棕果皮的纤维、油棕仁粕(PKC)和油棕工厂废水(POME),都是生产油棕所遗留的农业废料。不过这些废料都可作其他用途,例如空果串可做中密度纤维板、生物燃料发电或有机肥,油棕仁粕能成为牛羊饲料等。

“农药塑料瓶罐的数量不多,关键在于它们被归类为危险废物。”成本管控是每一位农民必备的技能,因为他们是靠老天赏饭吃,气候转变或害虫侵袭,几亩田地有可能毁于一旦,心血都付诸东流。梁虹影指,农药价格比肥料还要高,是一笔昂贵的开销。因此,农民一滴也不会浪费,同时不会购买太多数量,以致收藏太久过期。

广告
清洗农药瓶罐时必须戴上口罩、手套和防护衣物,从瓶盖、瓶颈和瓶罐内部,都必须确保没有任何残留农药污迹。

美国严管农药,喷洒要做记录

美国的农业发展非常蓬勃,2017年农产品出口总额就达到了1405亿美元。长期在美国萨利纳斯谷底一家农场工作的资深园艺(Horticulture)专家郑明义说,当地有完善的监管系统和严格的农药法令。这系统就好像一双眼睛在盯著每个农民,不容他们胡乱喷洒农药或施肥。

一家企业若要生产或销售农药产品,必须向美国环保署(EPA)注册。美国农场要使用或购买农药也要事先取得执照。每年政府官员会委派人员到农场审查、核对和检查业者的农药实际使用量。例如业者购买了100磅的农药,官员审查发现有150磅的农药,对方要解释如何得到额外的50磅;反之亦然,官员也会质问如何处理和储存剩余的农药。“每一次我们喷洒农药都会做记录,你是无法躲开他们的审查。”

据他所知,大马部份农务业者会自动自发,如实记录喷洒的农药次数和剂量,确保农作物不会有过量的农药。但他比较担忧的是“黑市农药”,“小型农务业者可以从任何管道购买农药。”当黑心业者罔顾安全,非法购买来历不明的农药,其浓烈程度远远超标,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这些农药非常危险,用了不会有人知道。”

广告

农药瓶罐,如何处置?

随意扔弃农药瓶罐对居民和禽畜都会是一大安全隐患,也对生态环境构成很大污染。梁虹影说,我国早已制定一套严格法令,要求业者安全处理农药和除草剂瓶罐,亦有规定如何处理清洗瓶罐剩下的污水。业者必须依据《1974年马来西亚农药法令》和《1974年环境品质法令》处理、销毁废弃的农药瓶罐。“农药废物皆属于危险废物,处理方式是和其他危险废物一样,必须送到官方指定的收集单位。”

在《马来西亚农作物商品良好农业规范》(GAP)底下,严定不得重复使用清空的农药容器,以及处理时避免接触人体和污染环境。其余塑料废料若没有触碰过危险废料,则视为普通垃圾,重用、回收或送进土埋场。

依据条例,农药瓶罐应用水冲洗至少3次,洗涤后的污水倒进喷雾罐,然后重新洒射在农作物上。“因为这些水还有些农药成份,农民不会浪费。”之后,冲洗过的瓶罐必须穿孔防止再次使用。除非业者获得政府官员批准或参与特定回收计划。

据梁虹影所知,马来西亚农作物生命和公共卫生协会(MCPA)及我国农业部有合作实行回收农药容器。跟据MCPA资料,2007年9月,位于柔佛的Kulim种植园是马来西亚第一家启动农药管理计划的种植公司,该计划是每季度收集使用过的农药容器。在2008年,Kulim种植园回收了6.1吨用过的农药容器。除此之外,柔佛古来也有一间农药生产商也参与了农业和农业工业部回收计划,把回收的农药容器用来包装农药。

温室毒气──无形杀手

美国也是依据这样的作业模式,员工清洗农药瓶罐时必须戴上口罩、手套和防护衣物,从瓶盖、瓶颈和瓶罐内部,必须确保没有任何残留农药污迹。清洗的水也被盛进一个大容器,而这些水最后会倒进喷雾罐重新使用。为了避免农药在瓶内成了难以清除的痕迹,最好是用完之后赶紧清洗。

“我曾遇过一件事,员工在清洗农药瓶罐时,盛装污水的容器出现泄漏,恰好审查的官员在现场,要求全面停止运作,直至解决泄漏问题。”

农业废料并非只是实体,也有一些看不到的气体,郑明义语重心长说,“我有很多朋友在这个领域,很多患上癌症,有些已逝世。”特别是温室的危险性,他每次不厌其烦的对员工说,进入温室之前,必须事先让温室的空气流通。由于肥料和农药缘故,会令温室里面产生有毒气体,这些是看不到的无形杀手,若每次进去温室都没空气流通,日子渐久,吸入太多毒气会导致肺部和胰脏受损。

郑明义强调温室内会释放有毒气体,进入温室之前,必须事先让温室的空气流通,避免吸入过量的毒气。

施肥过量,会伤害环境

农作物需要充足养分才能有最佳生长,然而鲜少人留意,过量的肥料反而会冲击环境的生态系统。土壤会有饱和的时候,下雨时,当土壤无法再吸水,喷洒在农作物的农药和肥料会随径流(run-off),流到周围的土地或河水。再不然就是渗透进泥土,而严重污染到地下水源。

“(径流)最后将它们带到湖泊、河流、湿地、沿海水域和地下水,造成‘非点源污染’(NPS)。

这些肥料物质进入湖泊或河流会导致水体富营养化(Eutrophication),藻类繁殖会过剩(algal bloom),进而引起缺氧并增加水生动物的死亡率。”梁虹影说道。

因此,越大规模的农业区,越需要谨慎处理农药和肥料。如果地理位置处在内陆,影响还不大,一旦靠近河流地域,极大可能影响生态系统。

以身作则,减少废料

当提到化学肥料,梁虹影补充说,我国农民购买普通化学肥料时是无需注册身份,但有几种特例,例如Ammonium Nitrate、Potassium Nitrate、Boron等等。因为会有被误用的可能性,因此购买这种肥料的原料时,必须和卖家签署一份文件,除了填写个人资料,还得列明购买此原料的用途、数量等等。“因为硝酸铵是爆炸混合物的成份之一,会有被误用的可能性。”很多厂商购买后,会自行配好比例制作成复合肥料(compoundfertilizer),有些农夫就直接使用,可以说是一种迅速见效的肥料,价格也比较便宜。

眼看每一袋的肥料,也随附一个塑料袋,不过业者都会重复使用有关袋子,因为非常耐用。她称,有些销售有机肥料的农场会收购肥料袋,然后把有机肥料如干鸡粪装袋再卖给农民。换言之,业者会善用资源,物尽其用而不是随意浪费丢弃。

另一些常见的塑料废料包括水喉管、铺设在温室的塑料膜、杂草控制垫和防雨罩。

由于材质不耐,经日晒雨淋,几年之后就需要更换。“最终农民的回收意识很重要,减少废料只能从自己做起。”

梁虹影以肥料袋为例,我国务农业者会善用资源,物尽其用而不随意浪费丢弃。

有机废料“升级改造”

数年前,已有不少外国企业推行绿色科技,将农业有机废料“升级改造”(upcycle)成绿色建材。例如丹麦公司Een til Een在米泽兰法特用农业废料如稻杆、海藻、草打造世界首间“生物屋子”(Biological House)。大多数人都选择焚烧这些有机废料,与其制造空气污染,他们赋予废料另一个生命,变成绿色建材,对环境零污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