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是前朝的错,也是前朝的对?

2019-01-07 11:31

杨丽琴‧是前朝的错,也是前朝的对?

希盟政府执政8个月以来,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都是前朝的错”。政策频频U转,也差点让希盟改名为U盟。

希盟政府执政8个月以来,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为“都是前朝的错”。政策频频U转,也差点让希盟改名为U盟。

广告

最令人纳罕的是,希盟在执政前曾大肆抨击前朝的一些政策,但执政不到一年,却已重新执行,例如让汽油价格恢复自动浮动。

希盟在大选前,一再强调执政后会让油价稳定。但让油价企稳于某个价位,有利也有弊。好处是当国际油价飙高时,人民不必打贵油,惟政府将会支付巨额津贴。所谓的津贴,也是来自人民税收。

坏处是当国际油价偏低时,人民却必须付出比实际高的价格买油。

如果不是拉菲兹致函财长,促每周检讨油价,确保人民不会在国际油价下滑时“吃亏”,或许财政部目前仍“静静”让人民添贵油,悄悄地省了津贴。

无论如何,政府如今从善如流,决定重启每周检讨汽油机制。

虽然结构有些不同,但基本上仍与之前的政策相似。

广告

这是否意味着新政府在兜了一大圈后,最后还是认可了前朝奉行的油价政策?

除了油价浮动机制,希盟在选前不断数落前朝的某些决策,可是在选后,几番兜兜转转后,无力推行更有执行力的新政策。

例如,希盟这些年来一直给予PTPTN贷款者希望,认为新政府上台后可以免还。更早前,一些政治人物甚至表示只要执政后就可提供免费大学教育。

然而希盟在执政后,PTPTN政策一直U转。或许仿效前朝将拖欠贷款者列入出国黑名单,不失为一个可行之道?

广告

另外,最让许多人失望的莫过于大道过路费无法彻底取消,最多只能“学习”前朝通过赔偿暂时不涨价。这也是因为在执行上有困难。

不妨换个角度思考,近两届大选国阵政府已感受到来自反对党的竞争压力,如果明知某些民粹政策可以换取民心,何以不自己执行?

这是因为如果奉行民粹政策,政府日后所付出的代价会很大。

就如当初纳吉政府在国际油价下滑时,推出GST以应对国家收入减少的冲击,其实也很清楚这是吃力不讨好,甚至会被政敌不断攻击的政策。然而,这始终是国家在进行经济转型时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如今,SST取代了GST,一旦油价和原产品价格在未来不断走低,政府面对收支不平衡,就必须向人民征收更多新税务。

此外,前朝政府以健康为由,取消白糖津贴时,饱受抨击。如今,希盟政府以同样理由,推行糖饮税,其实也是异曲同工。

实际上,当希盟政府一再强调都是前朝的错时,却又走回头路,某种意义上,其实也验证了前朝奉行的某些政策,还是有可取之处,或更能应对外围变化因素。

撇开政见和阵营问题,如果一些“改良版”的前朝政策,能让国家和人民更为受惠,重新包装推出,又何尝不可?毕竟国家和人民的福祉,远超于各阵营本身的政治利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