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威·2019年美国对外政策会出现新走向吗?

2019-01-08 09:50

张家威·2019年美国对外政策会出现新走向吗?

2018年悄悄离我们而去,回望去年,这确实是在近代史上国际格局变化最剧烈的一年。

2018年悄悄离我们而去,回望去年,这确实是在近代史上国际格局变化最剧烈的一年。

广告

首先,中美贸易战在首个看似融洽的特习会的背景下上演,令人始料未及。自此,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全球股市也严重受到波及。

与此同时,中国通讯巨头华为接班人孟晚舟被捕事件,让日趋紧张的中美关系更趋向恶化。

展望新的一年,大国角力将会是国际政局的主轴。全球两大经济体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等领域上的碰撞,将对全世界带来深远的影响。我认为,中美关系将延续去年颠簸的状态,原因有三:特朗普仍是白宫主人、好战人士主导白宫决策,以及战略需要。

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中美关系表面上显得平静,实际上已暗藏激流,原因是特朗普施政班子当时致力于过渡工作。隔年,美国对外政策已浮出水面,即以“美国优先”的核心思想,给全球制造更大不稳定和不确定,从而捞取更多战略利益。不过,此举将消耗美国历届政府长期建立的国际影响力,但我认为,美国还耗得起。

再来,白宫领导班子频密换血已成为美国政治的新常态。

只要下属的意见与其相左或不够“忠诚”,特朗普就会择机换人。自去年底的中期选举以来,司法部长塞森斯、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白宫幕僚长凯利、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国防部长马蒂斯等军政要职已相继离职。回顾2018年,国务卿蒂勒森、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格马斯特、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等要职也曾经历人事变动。这种频繁“走马换将”确实对其施政非常不健康,但这就是特朗普的施政哲学。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对外决策主要机构的掌门人,即国务院、国防部和贸易与经济事务顾问均属鹰派,新上任的防长沙纳汉甚至点名中国为“首要任务”。国务院近日也对中国发出旅游警告,甚至提醒赴华美国公民慎防“任意执法”,反映出中美政治角力已殃及两国的民间交流。

广告

前朝雄心勃勃的重返亚太战略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特朗普所提倡的印太战略至今仍停留在抽象概念。在他在位2年内,除了与中国各种强硬交涉之外,其外交政绩的另一个亮点非朝鲜莫属。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年贺词罕见地对美国释放了善意,宣布不再制造和试验核武器并销毁了部份核设施后,惟美国方面没有做出积极的回应,令朝美关系以及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陷入僵局。说白了,即使是美朝关系在去年经历了戏剧性回暖,也无法消弭两国间冰封三尺的互不信任。金正恩的耐心,以及美国接下来的回应,将牵动今年国际和平与安全的走向。

另一方面,美国今年的中东政策预计将会继续走“以色列优先”路线。在过去的一年内,特朗普多次高调力挺以色列,包括将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并在联合国搞“退群”借此声援以色列。随着美国与沙地因记者卡舒吉遇害和油价议题导致同盟关系出现裂痕后,地位更为显赫的以色列的利益将直接影响美国中东政策,意味着以色列一旦与阿拉伯世界、甚至是俄罗斯交恶的话,美国预料无法独善其身。顺带一提,以色列今年迎来选举年,特朗普政府势必力保犹太复国主义派继续当权。

以去年的趋势来看,美国今年对外政策将依旧将围绕在中国、以色列,和朝鲜上。不过,由于一些亚洲同盟与伙伴、如泰国、印度以及印尼等将举行大选,一旦出现政权轮替,可能将影响双边关系走向。美国若想继续维持超级大国的地位,就应加强外交和软实力,而非依赖过时的围堵策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