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首相交棒课题,别再吵了!

2019-01-09 08:42

陈芳龙·首相交棒课题,别再吵了!

希盟的组成,就如同当年的国阵,成员分子来自五湖四海,之所以凝聚在一起,就靠两个关键重点,一是“老马的登高一呼”;二是“打倒贪腐的前朝政府”。如今主要目标已经达成,接下来能否好好执政?就得看希盟的衮衮诸公能否不再各怀鬼胎了。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前两天公开发声,强烈要求希盟领袖,不要再针对敦马哈迪及安华何时交棒的课题发表过多言论!

广告

他说:“人民已经厌烦了;各方应该更专注国家发展、让国内财政窘境复苏、减少人民的开销,让人民过上好日子!”

是的,敦马和安华的交棒课题,已经吵吵嚷嚷好多天了;一般小老百姓、新闻媒体和我们这些在报章上写评论专栏的人,也确实感到厌烦!“交棒课题”无风不起浪;新闻媒体不可能杜撰,有消息就必须报道,这是职责!专栏评论人看看有论述价值,也会跟上敲敲边鼓;结果,希盟执政努力的焦点被模糊了,反而让老百姓忧心忡忡,忧心“交棒”发生变数,引发政治风暴,后果不堪设想!

阿兹敏是该课题的关键人物,他自己早就应该出来辟谣了;其实这段日子,也没有几个公正党以外的希盟领袖在谈论交棒的事。这一下倒好,就几句话,让他成了希盟成员最关心民间疾苦、最关心国家发展的领袖;我仿佛看到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英明领袖横空出世,只是倒霉了其他希盟阁员,似乎成了昏庸、爱咬舌根的坏分子。真个是祸起萧墙!

希盟的组成,就如同当年的国阵,成员分子来自五湖四海,之所以凝聚在一起,就靠两个关键重点,一是“老马的登高一呼”;二是“打倒贪腐的前朝政府”。如今主要目标已经达成,接下来能否好好执政?就得看希盟的衮衮诸公能否不再各怀鬼胎了。

政治本来就是永恒利益的结合;170年前的英国首相帕麦斯顿(Palmerston)就把“政治”这码事做了清楚的交代:“政治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We ha ve noeternal allies,and we have no perpetualenemies,Our interests are eternal andperpetual)。几十年前的英国首相丘吉尔也说了同样的话:“Neitherfriend nor rivals are everlasting,butonly profits”。

这番话如果是“政治的真理”,那么希盟政治人物就勇于承认,彼此是在“永恒的利益”底下结合!但这个永恒的利益,是老百姓们的福祉,而不是自己的口袋荷包与至高无上的权力!

广告

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林瑞源评论说“先拼政治,经济就完蛋”!

是的,如果把政治摆中间,经济与民生放两旁,国家前途堪忧;这也就是为什么阿兹敏会说:“人民已经厌烦(政治)了,各方更应该专注国家发展与民生福祉”。

我们姑且引台湾的经验为例;蒋经国过世之后的近30年,政治成了台湾政客的角力场所,企业界与老百姓也被牵扯得跌跌撞撞向前行;在近年“九合一选举”合并之前,从总统、立法委员、国大代表、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长、村长到里长,什么都有得选,几乎年年选举。每次选举,“统独之争”、“族群省籍”、“二二八白色恐怖”、“亲中卖台”、“台湾独立”等议题总会让候选人拿出来炒作一番,每一次炒作,就撕裂族群(本省人、外省人)感情一次。

当国民党执政,民进党老担心两岸统一,担心宝岛台湾被国民党拿去卖了;所以有助于两岸经济发展的“双赢”谈判,总是事倍功半。当民进党执政了,就肯定把台独挂在嘴边,直接和中国卯上了,吃亏的当然是台湾的老百姓。这一回民进党为什么在“九合一大选”

广告

中惨败?因为经济没搞好、百姓收入没增加,老百姓对政治纷争厌烦了!

是的,当百姓对政治纷争、对族群议题感到厌烦时,就是另一次的改朝换代;所以,“首相交棒课题”别再闹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