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佛海·新马来西亚像雾又像花

2019-01-10 09:06

卜佛海·新马来西亚像雾又像花

废除恶法是人人乐见的局面。但遗憾的是,许多恶法仍然存在,尤其是箝制新闻自由的恶法,如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只修正不废除。选前信誓旦旦,一口气要废除11项恶法,而且一再强调这不是假新闻。选后又如何?

“新马来西亚”这个脍炙人口的名词一度响彻云霄,但现在却是越来越抽象,人民的观感也越来越模糊。

广告

怎样才称得上是“新马来西亚”?

结束了盗贼治国,希盟上台,“新马来西亚”自然而然就诞生?

没有贪污,就是“新马来西亚”?废除恶法就是“新马来西亚”?

铲除贪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既费时又费力,还需要各阶层人民、公共及私人领域的配合。况且,体制改革缓慢,贪污的方便之门仍然大开。

废除恶法是人人乐见的局面。但遗憾的是,许多恶法仍然存在,尤其是箝制新闻自由的恶法,如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只修正不废除。选前信誓旦旦,一口气要废除11项恶法,而且一再强调这不是假新闻。选后又如何?

在我们的认知中,也从希盟领袖的众多华丽句子中了解到,真正的“新马来西亚”不再有种族之分,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在政、经、文、教领域都享有公正、平等的地位。这是人人响往的人间净土。

广告

但是,现在的希盟政府活像四头马车,为了保住政权,各奔“东西”。有人一再强调马来人的困境,也有人重申一切应该从马来西亚人的角度出发,两种概念相互矛盾。种族性政党维护自家人,跟巫统比较是换汤不换药。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下,再多的“马来西亚族”

理论也是徒劳,不切实际。

再说,要实现“新马来西亚”,最基本的条件是兑现大选承诺,不是在政策上摇摇摆摆,U转了又U转。又或者一人说了算,其他人静静不作声之余,还协助画大饼,尽力配合美化整个愿景,这才叫人生厌。

一个承认统考的课题就兜兜转转了8个月,搞到华社晕头转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捎来好消息?华教人士从前朝到现在争取了超过半个世纪,也等了半个世纪,始终望穿秋水。

广告

不幸的是,统考问题不被视为教育课题,而是政治课题,政治课题需要政治解决方案;因此,每逢大选都成为政治工具,却始终没有一个答案。

政府、执政党、在野党、华团包括华教组织都是统考课题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但态度和处境各有不同。

曾几何时,统考问题变成行动党的“心中刺”,不时戳痛内心,要回避却怎么都回避不了。在野时可以对巫统、马华左右开弓,赢来不少掌声,上台后才知道问题棘手。行动党固然要守住华人票,但土团党更需要马来票。

统考问题是华教人士的“心头肉”,数十年来难以割舍。有华教人士因为争取承认统考文凭,被喻为沙文主义分子,也有者在内安法令下被送进扣留营。

年轻华人对统考“无感”,非独中生更觉得这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事不关己,已不劳心。承认不承认,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统考的承认问题,看来还有一条很漫长的路要走,何年何月,没有人说得准。

“新马来西亚”必须有亲民、亲商的政府,并时时紧记人民才是老板。政治人物最忌高高在上,嚣张跋扈;若动辄以“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气焰待人,那就要自求多福了。

尤有甚者,一些政治人物还患上“加害妄想症”,整天怀疑媒体打压,或蓄意歪曲他们的谈话内容,要加害予他们。这是一种病,一种无可救药的政治病。我想像不到,媒体那有这么多闲情去做这种无聊的事?

希盟领导层衮衮诸公,包括安华和林吉祥都呼吁人民监督新政府的施政。我向来尊重的祥伯还说过,希盟政府需要来自在野党、媒体和公民社会的监督和制衡。

因此,媒体批评政府的施政,不应该被视为背后有动机、有隐议程,或被标韱为某某党、某某人的支持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