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萍·不公滋养贫穷

2019-01-10 10:55

王丽萍·不公滋养贫穷

政府政策以种族分类,人民也发展出自己圈内救自己的模式,包括华人的统考、华团、各籍贯公会等的模式被巩固,整个社会散发着自顾自的氛围,反而助长贫富悬殊。

首相马哈迪谈承认统考课题扯上马来人问题并不是新鲜课题,在国阵政府时代已有前车之鉴,如今马哈迪让两个课题的冲突升级,不只统考的大选承诺短期内实现无望,种族课题也继续成为政治手段。

广告

马哈迪说马来人面对的问题比统考更大;马来人落后、贫穷,所以要先解决国家财富分配差距的问题,要把马来人、沙巴和砂拉越土著的经济地位提升到和其他种族一样,那不容易也需要时间。他还说若长此下去,马来人有一天将会住进森林里。

承认统考与马来人面对的问题风马牛不相及,马哈迪痛斥马来人不争气、态度恶劣和怠惰,享有各种援助和特权却依然未能成子功,在经济竞争中输给华人的当儿,却忽视政府解决问题的方案可能反而制造更多问题。此外,马来人的成功例子已比比皆是,让人不禁质疑他口中的马来人的问题,是否还停留在上个世纪。

其实,不管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沙砂土著等,比起种族财富分配不均,城乡与贫富悬殊更存在于所有群体中,继续以种族之间的竞争和比较来考量财富分配,只会带来更多更巩固的裙带关系,让既得利益者受惠,而非广大的人民,城乡与贫富差距反而持续被漠视而日益恶化。

注焦于种族之间财富的差距,或许能制造更多马来百万富翁,却无法达到根据人民而非种族的需要公平分配资源,甚至造成种族自顾自地互相竞争以获取更多财富,掉入不良的金权主义游戏之中。假以利用保护某族群,实则助长种族主义,分化人民的政党才有空间,从中满足私欲。

政府政策以种族分类,人民也发展出自己圈内救自己的模式,包括华人的统考、华团、各籍贯公会等的模式被巩固,整个社会散发着自顾自的氛围,反而助长贫富悬殊。

自2008年大选以来,越来越多新一代开始意识到城乡差距的严重性,甚至贫富差距才是目前最世界级的首要议题,而种族问题只是政府拿来障眼的手段。跳脱种族、跳脱华团等的组织和团体在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浮现,当人民试图打破语言隔阂、开启对话桥梁、尝试共存共荣,所谓的新政府真的要坚守旧路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