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知道终将失去,所以特别珍惜 (上)

2019-01-11 19:00

因为知道终将失去,所以特别珍惜 (上)

世上并没有永恆,所有拥有过的人事物终将失去,所以有人特别珍惜。
但也有人竟不懂珍惜,老要等到失去以后才来追悔。
本期主题邀你回顾一下今年内你已经失去的人事物,或者是预料很快将和你缘灭的东西,并谈谈你的感悟。
这内容不旨在悔恨,而在让作者或读者留意,自己平时是否忽略了自己身边的什麽人什麽事。
心灵写作班主持人曾毓林

《我请许裕全帮我》
文/曾毓林 

广告

不知不觉,〈心灵写作班〉运作了接近半年。在这裡活动的,大部份都是热爱写作的朋友了。

在星洲副刊以来,推动过几项与写作有关的活动,〈花踪〉文学奖自然是其一,就我个人而言,这是个「高阶梯、高门槛的文学奖」,一般人对其是可望而不可及。但文学是必须有其极尽,这样的文学奖能催生精致的作品来。它在马华文学圈子,甚至世界华文文学圈子里都是一个重要的文学奖。

后来另在〈星云〉版设立了〈星云文学奖〉。如果说〈花踪〉文学奖是报馆要办的文学奖,那〈星云文学奖〉是我在副刊为推动生活文学而设的小小文学奖了。这个文学奖是往「生活文学」走去,是鼓励全民写作;它不讲求文学性,但强调生活性,但凡生活裡值得写下来,哪管文笔一般,也在欢迎之列。

〈星云文学奖〉办了几届,也邀马来西亚佛光山参与;第三届后就把主导权交给他们。(这是我自己的习惯,把一个活动办起来了,或者做了两三届,有一个模式出现了,那谁有兴趣就把它交给谁了。唯有这样,我自己才有时间去开拓新的东西。)

去年,想起写作除了在生活中找灵感找题材,也应该往心灵屋面去。再加上网路乱象,文字被用来做攻击对的工具,觉得很难过,便也再在副刊发起〈心灵写作班〉,希望透过这个写作班鼓励习惯在网络写文章的写手,用心灵文字淨化阅读空间,让马来西亚社会多些温情,少些暴戾。

和〈星云文学奖〉不同的是,〈心灵写作班〉没有竞赛模式,它只是寻求沁人心脾的心灵文章。我们也在〈活力副刊〉每个月安排一或两期的全版,刊登一些被挑选出来值得让更多人阅读的文字。

广告

不知不觉,这个写作班也经营接近一年了。是时候也找人来分担或共同进行工作了。2019来,我请许裕全帮忙我,由他担任「心灵写作班」的指导老师,对一些文章给予点评。

对喜欢写作的朋友,应不会对这位马华文坛的「十项全能得奖哥」陌生。我还是挂着主持人的身份,主要是安排稿件见报或发佈到有数百万人阅读的〈星洲网〉;具体指点和点评文章的任务会由裕全担任。

这是2019年〈心灵写作班〉的新元素,希望大家继续努力,写着写着,就写出很多支生花妙笔来!

-------------------------------------

广告
作家许裕全是心灵写作班的指导老师

《那些无心说的》
文/许裕全

一个晚上,在新马寺听曾广志谈生死,把一句暖场的话听进了心裡。

他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剩下一二放脸书。”

彷彿一座古钟被撞响,噹一声凿进心底,漾开一圈大涟漪,不禁问:脸书于我,到底是甚麽东西?

脸书是一种瘾,大抵陷入就难抽身,四面八方的蛛网经年累月织结起来,无论疏密远近,都成了以自我为中心辐射出去的八卦图。

人生实难,不如意佔据大半,然而在脸书世界,再怎麽不堪也都能从日常生活的甘蔗渣裡挤出幸福甜美的汁液,几滴就足于让一个人发现存在的意义。

然而,真的是如此吗?

分享会结束后回家打开脸书,已经看到脸友现场打卡按赞分享,彷彿大家还完美无损的滞留在琥珀琉璃包覆的时光胶囊裡。

我若有所思,点开了“好友”夹,在陈列整齐的大头照一路滑下来,端详良久,突然感到一阵悲哀。

啊!原来有很多“好友”,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些“好友”,都曾经挥手问安,彼此互送罐头祝福,什麽时候开始断了往来而不自知?是谁先忘了谁?如此决绝的像似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乙?

或许,这是自己的局限,无法经营、保温过于庞大拥挤的关係。生活裡无心说出口的,在虚拟的世界裡键成文字也是无情。于是,就把一些名字从“好友”名单裡,祝福一次,删除一个。

也真的不必太在意,缘份会循环流动,它经过你我,交会、传递善意,然后往更好的地方奔去。有时我存在在别人的“好友”名单裡,只是为了让别人藉由我,找到更好的“好友”。如此这般,一张大头照,便有了它的意义。即便到最后被删除移走了,彼此都了然于心,都不会介意。

-------------------------------------

心灵写作班 - 因为知道终将失去,所以特别珍惜 (上)

Biyi Chan
《接受不完美》

不知从何时,我开始恐惧打电话回家,生怕听见父母生病的嗓音又或者是抱怨着某些事的话题。爸爸妈妈必须是一直健健康康,生活如意快乐的呀!他们怎么可以生病?为什么又不开心了呢?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害怕在上班时间看到家人的来电又或是超过一个以上的未接来电。接听电话的时候,往往都是心跳加速。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找我的话,必定是个坏消息。

慢慢,我发现自己开始逃避去了解家里的事,也不常主动联系家人,因为没消息对我来说就是好消息。家里,没事就好。一直到今年外公生病进院、公公的离去还有爸爸的突发状况,促使我不得不去面对这种种的事情。

看着已经变老的爸爸妈妈,心里想着我妈,她是如何澹定地接受她爸的健康问题;而我爸,是怎么从容地面对他爸离开的那一刻?顿时,脑子好像突然开窍了。

我似乎一直都在过度地小心翼翼保护着所有人事物停留在我心目中那个美好的样子,逃避去接受事情或许会变坏的可能。然而,出生为人的那一刻,终将会面对这些无常,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不是永恒的。或许,在这之后我会有更多勇气面对与接受这一切的不完美。生活应该是随着因缘,面对与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难题,而不是一味的逃避。

---------------------------------------------------------------

吴秀雯
《失去的棱角》

2018年我学会看澹很多事情。以前的我说话非常直接,因为一直觉得 “良药苦口” ,可是后来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能接受我所谓的 “良药” 。有时候我会感到疑惑,明明自己给予的意见是好的,为什么他人却不能接受?后来我想了想,也许只是自己太自满,又或者只是与他人三观不合罢了。

有人说过,退一步就是成熟的表现,但我现在还是有点讨厌退一步的自己。不过,我知道自己的执着只会让别人更厌恶我,所以我需要慢慢地学习如何委婉地说话才行。年末了,我只学会了沉默,很多时候不说也是保护自己的方式,待我学会了“委婉”,我想很多事情都可以婉转说出来吧!

最后呢,我想和自己说一段话,“生命里有很多过客,不适合的,不勉强。要记得,有太多爱你的人值得你珍惜,千万不要忽略他们。”

---------------------------------------------------------------

Arlene Lyl
《失而复得的健康与快乐》

当我患上骨瘤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从没真正疼爱自己,一直苛刻的满足自己的理想和愿望,即便身体早给了许多警讯 ,我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开刀前一晚,先生载我从槟城南下吉隆坡,他有偏头痛,累得一塌煳涂。而我,躺在酒店的床上哭了一整晚,回忆起自己在工作时的霸道到担心、害怕、无助,心情一刹那崩塌了,到了凌晨四点才能慢慢入眠。 即便之前可以坦然的接受自己的病情,但那一刻我方知,等待的过程与未知真的很难熬, 原来我将永远失去的是身体的某一部分。 尚若病情再度复发,那我的未来会不会与一堆铜铁过一辈子?那一刻我感觉到:我才32岁,前后开了3次刀,都是不同的病例,我那么的忙忙碌碌,究竟为了什么?

手术后,我一直学不会放下 “工作成就自己”的执着。很多时候介意没了工作的自己该何去何从,因为觉得没了价值,但其实不然,参与了一些团体,我也认识了许多新朋友,才发现自身的价值应该由内寻找方能为自己找到新的方向。

如今,我感恩也对过去的自己感到很抱歉, 感恩我还可以看见生命的美好,有很棒的先生朋友;抱歉过去对自己与身边的人那么苛刻,也让自己明白自己有该进步的地方,我仍学习,但更多时候我也懂得放慢脚步体验生活与健康,也考虑报读辅导员一课,希望不仅帮助到需要的人也可以提升自己。

如果工作是为了生活、那何必放弃生活追着工作?当下,即是生活!Be Happy ~

---------------------------------------------------------------

Cheah Xiao Ying
《生死無可避免》

我以为人事物恒常不变,却没想到变化一直都在发生。前几天母亲身体不舒服,做了体检,现在等待报告结果。母亲在电话里头告诉我她上网查了资料。我笑说,还没知道结果怎么自己当起医生呢?她说至少有个心理准备。母亲还告诉我,人到了一定的年纪,身体难免有问题,生死没办法做主,但是饮食习惯还有心情是可以控制的。

她不忌讳地对我父亲说有一天她不在了,希望父亲在现在的时侯不要太过依赖她。父亲的回答是走就走咯,谁不会走。我听了这一番话,一方面觉得很安慰,生死无可避免,而母亲选择了正面回应;另一方面我听见了我在面对生死的的担心和害怕,可能还有顾虑太多的未来。那一通电话提醒了我:珍惜眼前人。

---------------------------------------------------------------

Pua Yoke Fang
《因为知道生命终将失去,所以特别珍惜学佛》

死亡是人一生必然的终点,我有时会回忆起父母躺在棺材的样子, 然后就想如今我年岁渐长,何时死亡会来到?我还能活多久?我信佛多年, 信因果也信来生, 但因忙碌的工作及照顾家庭,也很少用心去读经修禅, 更别说去朝圣, 去看看当年佛陀出生成道及涅槃的地方。今年刚好外子的一群佛友举办到缅甸和印度去朝圣, 我决定要去。两夫妇要出门旅行,必须考虑的是有自闭症的大儿必定得同行(没人照顾), 而我们还没带过他跟团旅行。 从一些人口里, 听到许多关于到印度朝圣的人经历食物中毒,因食水肮脏泻肚子生病的事件, 而恰恰我儿喜喝水龙头的水, 那是他的“游戏”,阻止不来。很开心12天的印度之旅虽然很奔波劳顿, 有人伤风感冒脚受小伤但没人泻肚子。我儿也没大闹情绪出状况。能亲身坐在当年佛陀修行的地方闭目禅修, 感恩心满满。

---------------------------------------------------------------

张光良
《珍惜》

有一天,母亲突然很不舒服,几乎喘不过气来,急忙送院,不知怎么的,我总是想着不好的。后来她做了一些检查,吃了药,过后就痊愈了。

到了年底,父亲的肚子突然肿了,我们又把他送到马六甲医院检查,我又胡思乱想。最后吃药把病情控制下来了。

会想着不好是因为双亲都有病在身,年纪又老了。我会有点害怕,尤其到了我这年龄一直听到身边的朋友父母一一离去。

害怕失去,我会更懂得珍惜!尽量跟他们多聊天,连有代沟的父亲,我也尽量跟他讲些话。

父母病了,我才懂得其实父母不会永远在我们身边,总有一天会离去。害怕失去,更懂得珍惜现在的每分每秒。

当然我还是希望父母能陪我多久一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