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敏.专访首相的初衷

2019-01-12 09:57

庄敏.专访首相的初衷

我们在讨论专访问题时,不断思考,也尽可能将华社重视的课题挤入只有短短40分钟时间的专访,盼能通过专访将华社对新政府的意见,以及华社的心声传达给首相。

入行短短4年多,在行内只算是个资浅的新闻从业员。许多同事、同行都告诉我,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在大马新闻界史无前例,更是不可思议。

广告

有人笑说,这件事要纳入本地新闻系课程,教导新闻系学生这批未来的记者何谓新闻操守和道德。

2019年首日及次日的《星洲日报》封面,是专访首相敦马哈迪的报道。这是个得来不易的专访,也是马哈迪上任第7任首相以来第一次接受中文报独家专访,总编辑相当重视,亲自带队。我们在讨论专访问题时,不断思考,也尽可能将华社重视的课题挤入只有短短40分钟时间的专访,盼能通过专访将华社对新政府的意见,以及华社的心声传达给首相。

当天的专访,马哈迪一贯幽默,面对批评泰然自若,发言前总会先认真聆听记者的提问。今年步入94岁的马哈迪,作为我国政坛最资深、执政经验最久也最高龄的政治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采访过多场他的记者会,面对多么刁钻的提问,他总是能应付自如,更重要的是,他绝对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这次的专访也一样。我们和首相谈了他在2019年的新年展望、马中关系、具争议的中资东海岸铁路计划、希盟对华社的承诺何时能实现、部长们的表现、巫统的没落,以及他如何看待党内支持他任相满5年,他会否考虑这个建议延迟交棒,而他本身如何看待安华是否有任相的资格、能力,甚至运气。

作为中文报,统考课题可说是“必问题”,因为这是华社在新政府上台以来希望能最快实现的愿望,也一直希望新政府能给一个明确答案,究竟统考何时能获得承认。

这是马哈迪任相后第一次接受中文报专访,更何况他是政府首脑,是整个政府的领军人物,马哈迪对统考的态度自然极为重要。

广告

专访刊登以后所发生的事,完全在我们的预料之外。有部长、有媒体,也有政党人士说本报误导读者、有议程、这篇报道与受访者所说的话有出入。

还有人说,首相署公关团队对本报的专访报道非常不满,可真有此事吗?

直到现在,首相办公室都没有要《星洲》道歉,也没有否认首相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要表达的重点与我们写的有所不同。

最令人失望、心寒的,还是同行之间的迫害。先不论所谓的拿录音事件,而是首相在记者会的谈话,如何被断章取义,或只呈现“部份事实”来误导读者误会《星洲》。

广告

首相针对此事的完整发言是:“我时常被报章要求给专访,我不曾拒绝,但有时候我发现报道内容并不是我所说的那样。关于统考课题,我不曾说我拒绝,我只是说马来社群会对这个课题有其敏感度,我们关注所有敏感度,包括华人、印度人、原住民和马来西亚所有种族的敏感度,我们敏感,如果我们不敏感,我们不会赢,获得人民的支持。”

“我要提醒所有人,我们必须考量到所有种族的看法,不是一个种族而已,如果我说马来人对此敏感,不代表其他人都不敏感,和我对其他人不敏感。”

首相没有点名《星洲》,而首相否认的“我不曾说我拒绝(承认统考)”也没有出现在这次的专访内容,却有媒体为首相的言论“加油添醋”,指首相说《星洲》报道偏离原意,或指首相否认本报的报道,为我们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每一次访问政治人物,我脑袋里想的,都是我的读者想要知道什么,又想要问这名政治人物什么?

记者的角色,就像是帮读者、帮人民把他们的疑问、不满问出来,要一个答案。

碰到敏感课题是在所难免的事,这类新闻不能耸动,也无谓制造不必要的恐慌或是引起风波。

这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解决问题。就如统考,作为统考生,我衷心希望自己能见证统考被承认的那一天,我们问首相有关统考的进展,没有挑起课题的用意,也绝对没有议程,只是希望将人民的问题传达给首相。

当我根本无法控制我的受访者会说出什么话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如何能有议程的陷害他,或是陷害那些对号入座的人。

感谢所有与我们同在,还有愿意花时间细读报道厘清本报究竟有没有报导错误的读者。政治人物可来可去,而媒体一直都会在,我们将延续使命,继续为民请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