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阿比丁·宪法的成功与继承

2019-01-13 10:14

东姑阿比丁·宪法的成功与继承

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联邦宪法中的另一部分,这部分很少被拿出来讨论:第3附录中的第一部分,关于国家元首之选举,这是按照第32(3)条款允许第15任国家元首辞职后的相关事宜。宪法律师似乎很享受区别出“第一名单”以及“改组后的名单”,而专家们也在享受猜测谁将会成为我国的下一任元首。无论统治者理事会做出什么决定,我们的下一任国家元首将履行宪法所赋予的重要角色,并成为我们不断进步的国家的先例。

我们的联邦宪法里面没有任何条款以“首相”为标题。要了解我们的政府首脑是如何获得委任的,你需要参考第43(2)(a)阐明的“内阁”。在那里,你会看到“国家元首将委任一名来自国会下议院、且依其判断可能获得该院大多数议员信任的议员为首相以领导内阁。”

广告

该条文与州宪法中的同等条文在近年来受到了多番审视,尤其是在撤换大臣时期、以及后来的第14届大选后,宪法律师也指出根据惯例,下议院最大政党的领导将会出任首相,惟不一定要遵循。当时,该人选是旺阿兹莎,她也透露国家元首遵循惯例,要求她在投票日的当晚组建政府(这个期限比很多民主国家都要短)。

她回应陛下说,敦马哈迪是经过其他政党领袖同意,也是获得大多数人同意的人选。在获得各党领袖的证实后,国家元首才委任浮罗交怡国会议员出任大马第7任首相,而班登国会议员为副首相。

因此,除了几个州务大臣的委任案列之外,这进一步证明,在关于“判断”谁“可能获得大多数议员信任”时,可以采用多种方法。不一定要严格遵守惯例──尽管有些人无疑会指出,如果希望联盟在大选前允许注册成为一个政党联盟就不会产生混论,因为敦马哈迪就是其领导人。

自大选以来,下议院正在进行着许多改革:选举委员会的公正和效率、竞选期间的开销和透明度、选区划分的公平性、国会议员可用的资源、甚至他们的工作性质、尤其是在成立新的精英顾问团(我在上个月介绍过)。

也有很多人建议跟广泛的改革,比如改变选举形式以落实比例代表制,但这是一个改变宪法固有的代表制的基础的重大事项:选民选出代议士(他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属于某个政党)而不是选出某个政党。当然,从理论上讲,这种改变是可能的。

更有价值的立即改革就是恢复联邦宪法中经常被人遗忘的上议员选举。我指的不是第7附录里关于州立法会议的上议员之选举,而是第45(4)条款里阐明的国会可以通过在各个州属举行直选的方式,以增加每个州属的上议员人数,并减少或甚至废除官方委任的上议员(在政府的建议下由国家元首委任)。当然,套用英国法学教授戴雪(AV Dicey)的话,国会可以“制定或废除任何法律”──就上议院来说,国会增加了官方委任的上议员比例。但很明显的是,宪法的作者想要增加民主,而不是减少。一名上议员在参考了我在演讲者系列讲座上的致辞后,确实提出了此课题,所以我希望它能够获得进一步的跟进。

广告

但就目前而言,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联邦宪法中的另一部分,这部分很少被拿出来讨论:第3附录中的第一部分,关于国家元首之选举,这是按照第32(3)条款允许第15任国家元首辞职后的相关事宜。宪法律师似乎很享受区别出“第一名单”以及“改组后的名单”,而专家们也在享受猜测谁将会成为我国的下一任元首。无论统治者理事会做出什么决定,我们的下一任国家元首将履行宪法所赋予的重要角色,并成为我们不断进步的国家的先例。

第一任国家元首曾经说过,宪法是最高的民主成就,而国会──包括元首和两院──为其加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