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委会与MPKK皆称有权管理‧冯润光体育馆管理权引争议

2019-01-13 10:27

管委会与MPKK皆称有权管理‧冯润光体育馆管理权引争议

武吉甘蜜社区管理委员会声称,改朝换代后,该会有权管理所有政府地的设施,并指体育馆管委会是“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
以华裔命名的“冯润光体育馆”管理权引争议,令租户左右为难。

(柔佛‧武吉甘蜜12日讯)武吉甘蜜冯润光体育馆管理权引争议,体育馆管理委员会与武吉甘蜜社区管理委员会(MPKK)皆声称有权管理,令使用者与租户左右为难。

广告

武吉甘蜜社区管理委员会声称,改朝换代后,该会有权管理所有政府地的设施,并指体育馆管委会是“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

冯润光体育馆管委会则反驳坚称是合法组织,合法拥有该体育馆管理权。

由于双方坚持立场,还一度上演报案、追讨租金和关闭羽球场风波。

未厘清管理权之前无权收租

无论如何,日前双方在警局达致协议,同意在未厘清管理权之前,所有设施开放让民众使用,任何一方皆无权收租,使用者也须照顾场所的卫生。

据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了解,该体育馆于2007年兴建,经历数次扩建后,现拥有篮球场、羽球场、排球场、数间会议室、厕所及小贩摊位。

广告

自数年起,体育馆管委会因需要经费维修及提升体育馆,才开始向使用者与租户征收每月数十令吉至800令吉不等的月租。

李长江:体育馆管委会没注册

武吉甘蜜新村村长兼武吉甘蜜社区管理委员会主席李长江声称,查证后发现体育馆管委会是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无权管理体育馆,包括收租。

“该体育馆建在政府地上,而我身为村长及社区管理委员会主席,有权要求他们交出管理权。”

广告

他今早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指尽管体育馆管委会曾展示前朝政府发出的文件,惟土地法典第63章阐明村长及社区发展理事会主席,有权管理政府地上的设施。

他认为,该管委会隶属前朝的乡村发展委员会旗下,管理层也都是马华成员,政权更迭后,就该交出管理权。

武吉甘蜜社区管理委员会促冯润光体育馆管理委员交出管理权;左起康评顺、杨汉俊、黄发源、李长江、陈建才、陈月柏及汤咏淯。

陈建才促议员助解决

社区管理委员会秘书陈建才则促请国州议员、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协助解决此事,让该会顺利接管地方设施。

“若无法取得管理权,我们将会进行下一步行动。”

与会者有:社区发展理事会财政陈月柏、委员黄发源、杨汉俊及村民康评顺。

李长江展示由武吉甘蜜社区管理委员会报警的报案书。

吴金贵:管委会提醒我交租

羽球场租户吴金贵(羽球教练)表示,他与体育馆管委会签署5年合约,租用6个场地,月租800令吉,同时须负责水电费与基本维修事项,合约将在2月份到期。

他指出,11月份接到村长指示后,就停止付租金,可是体育馆管委会在12月份再度提醒他交租,否则就不能继续使用,1月4日就有人发现门已加锁。

“我只是租户,没有偏向任何一方。我只想尽快解决问题,谁有管理权租金就交给谁,否则我会停止使用羽球场。”

李长江指体育馆管委会曾在羽球场的入口加锁,惟被他打开后对方没有再上锁。

陈玉爱:体育馆管委会合法

冯润光体育馆管理委员会主席陈玉爱强调,他们是合法的非政府组织,拥有前大臣丹斯里阿都干尼发出的信件,授权他们管理体育馆。

她说,该土地虽是政府地,地契上却注明是属于冯润光体育馆,而且向来都由管委会管理。

“体育馆是由马华发动兴建,并获得州政府拨款,马华党员及居民也大力捐款。前大臣过后为体育馆命名‘冯润光’,以感谢当时为地方贡献良多的马华元老。”

她表示,曾展示文件与地契,对方却不接受;管委会也不介意扩大管理层,让社区管理委员会成员加入,共同管理,同样遭到拒绝。

她表示,社区管理委员会坚持要取得管理权的做法令人费解。

“虽然体育馆管委会是马华党员,但体育馆向来都开放使用,没有计较政治背景。我们也曾开放要求球场使用者加入管委会,但无人有意。”

她透露,目前正等彭古鲁(penghulu)鉴定管理权归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