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焕然·新政府的当务之急

2019-01-13 10:30

安焕然·新政府的当务之急

汽油一降价,一堆人来邀功。整体感观,反对党领袖先发制人,尤其是纳吉的幕僚有做功课,抢了主动权,抢了先机。魏家祥陪衬施压。幸好,是拉菲兹的出手,林财长也就有了“正当性”得以“从善如流”的理由。不过,敦马最厉害,降多少钱?几时降?由我们内阁讨论。要告诉各位,这主导权,还操之在我。你们懂吗?

汽油降价了。60块钱,加油满满。谢谢啦!是要感谢林财长?或是感谢纳吉?感谢拉菲兹?还是感谢魏家祥?感谢谁呢?哎呀!“安全”起见,感谢敦马和内阁吧!

广告

汽油一降价,一堆人来邀功。整体感观,反对党领袖先发制人,尤其是纳吉的幕僚有做功课,抢了主动权,抢了先机。魏家祥陪衬施压。幸好,是拉菲兹的出手,林财长也就有了“正当性”得以“从善如流”的理由。不过,敦马最厉害,降多少钱?几时降?由我们内阁讨论。要告诉各位,这主导权,还操之在我。你们懂吗?

我的脸书朋友说,这次油价的拉锯过程与结果,朝野攻防都做得很好。有数据完备,有从善如流,清爽无比,没有泼妇骂街,值得按赞。希望其他课题以此为典范,朝野加油, 国家才能长治久远 !

是的,我也很满意这样的政治风景。受益的是人民。新年进步!

新政府,一直高喊“新马来西亚”,请问你有什么政治理念来打造这个“新马来西亚”?你的政治信念够坚定吗?你要打造怎样的“新马来西亚”?具体的落实方案在哪里?实践的步骤,还很模糊。

你们在忙什么?民主社会,变天本来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改朝换代,思维格局要变才有意义。得政后,不致力于开源,而成天执迷以假借“转借正义”来算旧账,迟早会遭选民唾弃,让原本极力支持他的选民失望。一些原本很真挚的理想被扭曲,意识形态涣散了。

海伍德(Andrew Heywood)《政治的意识形态》的最后一个章节,这样写:“左右之分的逐渐消失,就产生了去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如果把传统的各种政治上的‘主义’拿掉,则政党必须务实地拿出政治‘产品’(即是领导人及政策)来面对选民,而不再是某些希望或是梦想。但事实上,西方民主国家中政党成员的数目一直在降低,投票率亦然,部分是因为主流政党,已经无法在道德理想及热情上吸引选民了。”

广告

有人说,打造“新马来西亚人”,就是要跨文化和国际化。想说的是,能像个样子的,大概就在我们的首都,也就局限,主要是在我们的首都。

我们的首都吉隆坡,完全不同档次。吉隆坡是引领风骚,全国之政经文教中心,精英拼搏汇聚之地。一切都是那样的前卫。你用手机随处在吉隆坡拍拍照,其景象不会是中国、日本、新加坡、香港的山寨复制。一看就知道,这里就是“马来西亚”。掌握英语,具备跨文化沟通能力,擅用智慧,能从容解决问题的人,在这里是可以“见龙在田”,让他们有所发挥的福地。然而,吉隆坡不能等同于马来西亚,而马来西亚也不等同于吉隆坡。走进吉隆坡,你看到“马来西亚”。走出吉隆坡,你或许又要重新认识“马来西亚”。

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Ilham Centre)与槟城智库研究调查显示,新政府“执政逾半年毫无进展?乡区马来选民不信任希盟。”这项民调精确与否是一回事,但其民调数据倒是可以想像得到的。只是对其数据的解读和献策,更关键。

对我来说,要拉高希盟马来支持票,不能只是像这几个月希盟的U转和讨好。说要捍卫马来种族,你却伤了其他族群,而你说要捍卫的,这些人也没有转向支持你。我只能说:你身边的智囊献策,是误导错误的。

广告

对我来说,要改善马来选民的支持选向,短期必须从经济层面,用心专注,希盟政府团结一致,绞尽脑汁,把国家整体经济搞好,让市场活络起来(并且要给自己振兴经济的一个KPI期限)

长期来说,则是国民教育问题,官方与民间必须通力合作,共建“新马来西亚”。但这“新马来西亚”的塑造,希盟政府必须要有基本共通的理念和信念,不能空喊口号。而国民教育素质的提升,不能仅仅是科技教育提升,还应包括人文教育,提倡互尊互重民主多元理念的教育。“全民教育部长”马智礼,副部长张群念,即使我们再怎么心疼看出你很疲累,还是要加油!一些改革事千万不能U转。教育是长远的事。此时不做,待4年后,你们就只能“名留史册”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