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谁在政治化?

2019-01-13 10:32

何俐萍·谁在政治化?

谁是谁非不重要,让人泄气的是,政治人物处理民生问题的态度让人猛摇头,不但动辄政治化,还不时转移视线。政治人物最常喊的一句话是“不要政治化……”,但极度反讽的事,最擅长政治化的往往是政治人物本身。

挥别2018年,2019年已进入第13天,我们常勉励说迎新岁就是要告别过去,展望未来,以全新的姿态,迈开步伐,张开双臂迎接充满希望的明天。

广告

然而,很多扰人心的事不会像日历般,撕下一页,昨天永远成过去。很多事与物都在纠结与不愿放手的矛盾中,继续拖拖拉拉,让人心烦意乱,不免长吁一叹。

约莫从11月杪开始,砂拉越的朝野政治人物就为“草”事吵番天,更荒谬的是,为了“草”事,双方乐此不疲地隔空开战,你一言,我一语从2018年吵到2019年,未有落幕的迹象,反而一再旁生节枝。

“草”事所谓何来?不了解个中原委者不免失笑,何须为芝麻小事争执不休。事实上,“草”事不是小事,既影响一个地区的形象,又让人从双方的应对手法,看到彼此相互推诿,没有真正想要解决问题 反倒各自想从中制造话题的低劣手段。

先是人联党内发出联邦拨款搁置,导致砂拉越境内的联邦道路割草工程被迫暂停的消息,衍生野草长得有小腿般高度的畸象。尽管期间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曾出面坦承说明确实是拨款暂停发,但却上演砂希盟主席张健仁爆料称问题症结在于拨款在前朝政府时期被“干捞”,瞬间又把矛盾指向前朝。行动党从最高到基层领袖也顺着张健仁的口径,炮火对准干捞论。然而,当承包商亮出工程部的信函佐证,相隔数天巴鲁比安又再次公开证实承包商的说法,干捞论的抨击已站不住脚,张健仁一边厢自掏腰包安排割草工人在一些联邦道路割草,另一边厢也没闲着,火力全开,只不过这回是把炮头转向质疑前朝政府为何向承包商发出长达10年的合约,让人愕然!

虽然说迈入1月,割草工程在一些地区逐步恢复,但没有一方站出来说明,将来要如何防止闹剧重演,给人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政治人物聒噪不休的负面观感。

“草”事还未完全落幕,以旅游税为剧名的肥皂剧又接著上演,名副其实是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这出剧的主角是砂旅游、艺术、文化及青年体育部长阿都卡林和财政部长林冠英。剧情围绕在砂拉越政府至今未获得从2017年7月到2018年9月,联邦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在砂拉越征收共465万3302令吉,而砂拉越原可分得一半的税收。阿都卡林认为联邦有刻意拖延发放之嫌,还信誓旦旦表示沙巴州政府内有人向他证实沙巴早已获得这笔款项。这番指责立即遭到林冠英反驳,并指旅游税的结算工作还在进行,但很快就会发放。但林冠英澄清的同时,却反过来指责砂拉越还拖欠联邦债务,要砂拉越政府偿还。从旅游税扯到联邦债务,两码子的事扯为一谈,同样让人错愕。

广告

砂拉越政府岂会哑忍这这口气,短时间即发文告声明未曾拖欠联邦拨款以正视听,但林冠英并不领情,反指砂拉越政府在旅游税的课题上撒谎,目的是为来届州选铺路。砂政府对林冠英的指责截至目前暂未回应,似乎采取以静制动的策略。

不管是“草”事还是旅游税的口舌之争,看在大众的眼里,只有无奈的感叹, 这种互呛只是一出政治肥皂剧,今天你批评我,明天换我反击你,大后天我再指控你掌握的消息不实,没完没了般在恶性循环。

谁是谁非不重要,让人泄气的是,政治人物处理民生问题的态度让人猛摇头,不但动辄政治化,还不时转移视线。政治人物最常喊的一句话是“不要政治化……”,但极度反讽的事,最擅长政治化的往往是政治人物本身。

环顾整体环境,今年的经济比起去年未必会见好转,前路等待的是更严峻的挑战,低迷的氛围中,人们更希望看到政治领袖拿出治国的魄力,不是把精神都花在继续数前朝的错或是口舌的恶斗之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