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温登·社险机构必须与公积金局合并

2019-01-13 11:22

拉温登·社险机构必须与公积金局合并

SOCSO必须与EPF联手以提供一个由州属赞助、监督和管理的退休金、医疗保健,直至其会员和直系亲属死亡,因为它未能提供社会保障,尽管根据精算原则,该机构的资金清楚显示其可持续性。目前,它提供医疗福利,但由于受到法律限制,它无法涵盖更多的医疗福利。当局还必须改善和研究儿童保育计划。在出生时患有先天性缺陷,或残障的儿童不在任何受保范围内,这对于其父母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社会保障是一种保护形式,为个人和家庭提供医疗保健服务并确保收入受到保障,尤其是在养老、失业、患病、残疾、工伤、生育或失去养家糊口的能力下。它是一个旨在防止人们和社会陷入贫困的机构。

广告

在大马,社会保障为人们提供各种不同的保障,取决于他们在哪个领域工作,无论是在正规(政府和私人界)领域或非正规领域。对政府雇员来说,社会保障是由公共服务局属下的不同政府机构管理。

对私人界来说,社会保障是由各方提供,即:雇主、雇员公积金(EPF);社会保险机构(SOCSO),和非政府组织。虽然EPF和SOCSO是社会保障的主要机构,但人们不能忽略了联邦和州政府部门和机构的角色及所提供的援助。财政部提供经济和财务援助。卫生部大力补贴医疗和保健服务、预防疾病的研究,同时与人力资源部和交通部就职场和道路安全方便进行合作。其他部门和单位包括福利局和宗教局(通过天课“zakat”)也在为人民提供社会保障方面发挥各自的作用。

然而,最近清楚显示SOCSO的职责和目的与其他部门和单位出现重叠或冲突,这些部门和单位的成立在满足人民需求方面有相似的功能和意图。

在1969年,由于劳工赔偿法令的不足,大马国会通过了雇员社会保障法令(ESSA)以满足受伤雇员的需求。某些条文是强制性的,包括:

- 医疗服务 (第 37条文)
- 临时和永久伤残福利金 (第 22条文)
- 伤残抚恤金和补助金 ( 第17,20,21条文)
-幸存者退休金 ( 第20A条文)
- 家属福利金 ( 第26条文)
- 丧葬福利金 (第 29 条文)

ESSA 也提供了非强制性措施,如:

广告

- 康复治疗 ( 第 57 条文)
- 义肢
- 矫正
- 医疗援助 (第 57条文)
-技职培训 (第57条文)
-腹膜/血液透析和植入(第57条文)
- 持有物业(第74条文)
- 投资 (第75条文)

ESSA对人民社会保障的规定非常清楚,但却遗漏了生育福利和养老金这两项主要社会保障。随著越来越多女性进入职场,生育福利应该成为首要关注的项目,而养老金对那些为国家服务数十年的人来说也很重要。通过SOCSO、EPF、财政部和福利局之间的密切合作,可以轻松的解决这两项问题。

各界就SOCSO的实际功能和执行方案提出很多质疑。

-在过去数十年,SOCSO 非常重视如“透析治疗”的非强制性措施,而这实际上是卫生部的责任。

广告

-SOCSO 推出健康检查计划(HSP),这是一项预防计划和福利,也属于卫生部的范围。

-SOCSO的职场安全与健康计划的功能与隶属人力资源部及卫生部的职业安全与卫生局重叠。

-道路安全宣导计划主要是道路安全局的主要工作,但SOCSO却“降级”去复制这项活动。

马六甲的敦拉萨社险机构康复中心拥有最先进的设施,但其在成立两年后的表现仍然不为人所知。有多少受保人成功康复并重回职场或有尊严的独立生活?通过把受保人送进这个康复中心,SOCSO共节省了多少钱?这项投资的成本效益是多少?

SOCSO成立46年。除了在去年为德士司机推出的计划,以及在今年生效的就业保险计划,SOCSO就只推出了两项计划且总共投入了240亿令吉。SOCSO必须为私人界的雇员和家属提供全面的社会保障,尤其是当他们退休之后。

SOCSO更应该集中精力研究,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推出强制性的措施,并在相关主要单位的支持下与他们展开合作。如果利益相关者认为非强制性措施更加重要,那么就必须立即修改相关法令。

在投资之前,SOSCO应该详细考虑。在公共领域,SOCSO将近8亿令吉流入一马发展公司,所幸这笔款项得到大马政府的担保。我认为,SOCSO最近进行了数百万令吉的房地产投资──是一项错误的举动。SOCSO不应该进行冒险的投资,而应该坚持其主要功能,即为人民提供社会保障。我质疑是否还有其他没有公开的交易。公共问责对SOCSO的运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最近发生的事证明SOCSO未能为人民提供社会保障。我的一位好友失去了她在怡保一间学院教书的丈夫。他其实是为另一名正在休病假的讲师代课。在课堂上,他突然晕倒并在送往吉隆坡途中逝世。我的朋友,是3名孩子的母亲,他们向SOCSO申请某种形式的社会支持或援助,但却被SOCSO以心脏病与受害者的职业无关为由而遭受拒绝。我想知道,SOCSO的官员们是否理解社会保障下职业伤亡的意思──他们是否对他的就业领域有一定的概念。

遗憾的是,这样一个明确的案例无法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和援助。SOCSO对受保人很严厉,但在使用受保人的金钱来投资和落实非强制性措施时又很宽容。在SOCSO期间,我注意到SOCSO的医疗委员会及医疗上诉委员会隶属在医疗与康复部门,而社会保障上诉委员会则隶属法律部门。它似乎相当混乱,也让人很难相信这些委员会是独立运作的。反之,这些委员会如果隶属在政府部门之下会更好,也更能够专注地处理问题。

此外,联邦宪法附件9第14项阐明政府应该为每位公民提供医疗服务。SOCSO 和 EPF不应该以健康或医疗目的的形式出现。EPF 和SOCSO必须合并,以便为我国公民提供医疗保健费用、退休金和劳工赔偿金。最好就是,让一个社会保障基金或机构提供全面的社会保障。

每个出生的孩子都有出生证明,同样的,每个孩子在出生时就应该拥有一个退休金户口。它应该是一个基服务型基金,并不时进行审查。基金来自雇主,雇员以及政府。所得税也必须为该基金做出贡献。EPF 和 SOCSO合拼还应该考虑以价值型基金的形式,由政府担保,不论其收入多少都一律提供相应的退休金。该计划也应该涵盖所有疾病,不论其是否与职业有关;每周7天每天24小时涵盖所有意外;保护中小型企业员工、农民、渔民、原住民、当地人和其他非正规领域。

SOCSO必须与EPF联手以提供一个由州属赞助、监督和管理的退休金、医疗保健,直至其会员和直系亲属死亡,因为它未能提供社会保障,尽管根据精算原则,该机构的资金清楚显示其可持续性。目前,它提供医疗福利,但由于受到法律限制,它无法涵盖更多的医疗福利。当局还必须改善和研究儿童保育计划。在出生时患有先天性缺陷,或残障的儿童不在任何受保范围内,这对于其父母来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认为,SOCSO的首要任务是恢复其关怀会员的核心功能,并遵循法律的规定,为受保者提供和加强社会保障。让我们专注于如何让受保者享有终身退休计划,以低廉的价格提供设备齐全的养老院,将与压力有关的疾病纳入SOCSO的索赔范围。如果SOCSO无法做出理想的成绩,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让EPF 和SOCSO合拼,以为大马人提供最好的保障。

看看那名在工作中倒下并逝世的讲师,他的遗孀无法得到SOCSO任何形式的援助,我真诚的希望新任人力资源部长认真检视SOCSO和 EPF的作用,并让所有受到SOCSO不负责任和无礼对待,且急需援助的人民都能够享有正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