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薰衣草高原救狗.范围太大动保人士无功返

2019-01-13 13:03

到薰衣草高原救狗.范围太大动保人士无功返

拯救动物的非政府组织成员及提倡动保人士,今早主动到薰衣草高原(Lavender Heights)勘察,并尝试把该处流浪狗带走,惟无功而返。
约20名动保人士主动到薰衣草高原捕捉流浪狗。(图:星洲日报)

(森美兰.芙蓉12日讯)拯救动物的非政府组织成员及提倡动保人士,今早主动到薰衣草高原(Lavender Heights)勘察,并尝试把该处流浪狗带走,惟无功而返。

广告

实际行动“教育”毒狗者

现身的动保人士中不乏巫裔及穆斯 林,他们希望通过实际行动“教 育”住宅区内图毒害流浪动物的人,提醒 他们,在这片土地上,还有一群为流浪动 物发声的义工。过程中,义工尝试和一些 居民沟通,发现当中有不少人支持动保, 且会喂食区域内的流浪狗猫,惟基于常被 标签和辱骂,只能默默喂养。

居民声称,住宅区内有人以木棍或石 头伤害流浪犬,导致这些流浪动物更害怕 人类,也造成喂养居民最终无法和流浪动 物建立关系,以带往结扎或送养。

义工和当地居民沟通寻求合作捕捉,并发现当中有不少穆斯林居民都有喂食流浪狗。(图:星洲日报)

居民允捉到狗只将通报

无论如何,与当地居民沟通后,常喂 食流浪狗的居民答应一旦捉到狗只,会通 知这些动保人士及非政府组织成员,让他 们把狗带走。

同时,动保组织成员也将致函给居 民协会,说明会在特定时候前来捕捉流浪 狗,带去结扎及寻找领养人。

广告

保安一度拒让动保人士进入

一群为数约20人的动保人士今早9时 许,先在新那旺Kip-Mart停车场集合,随 后才集体到薰衣草高原住宅区内启动捕狗 行动。不过,虽义工表明身份和目的,且 曾和居民协会成员沟通,但保安人员却一 度拒绝让他们进入,双方商讨约15分钟后 才获得放行。

义工一开始先锁定居民协会声称“最 多流浪狗”的第23路及第24路,但经过一 轮搜索,才看见一两只疑似流浪的犬只, 加上范围太大,他们尝试追赶及围攻,都 无法把狗拦截住,花了3至4小时,最终无 功而返。

住宅区内的流浪狗都害怕人们靠近,捕捉过程并不顺利。(图:星洲日报)

慕古蓝:狗只见人就跑

广告

MAWA主席慕古蓝说,捕捉过程中,狗只见 人就跑,未如居民协会早前所形容的“非 常凶狠及具攻击性”。

他也发现,虽然有关高级住宅区有围篱,但部 分已遭人故意剪破,相信这也是导致外围的流浪犬 能轻易进入住宅区的原因。

“当人们指控动物闯入他们的区域前,是不 是该想想自己有没有做好‘防范措施’,我们是人 类,有头脑可以思考。”

拉菲达:不认为狗“恶心”

号召这次行动的独 立救援动物人士 拉菲达强调,对于民众和 居民把事件牵扯到宗教及 种族感到非常失望,毕竟 自己也是一名穆斯林,但 从未认为狗是“恶心”的 动物。“我怕有人继续毒 害狗,所以决定号召义工 和我一起带走这里的流浪 狗,能救多少就多少。”

她说,不管是任何 生物都是上苍创造,人类 无权伤害或毁灭,伊斯兰 教提倡爱,而非杀害;若 居民认为流浪狗弄脏清真 寺,可以选择把铁闸关 上,不让狗只进入,而不是把毒 药放在清真寺。

吁重开档查毒狗案

“我希望警方能重新开档 调查这起毒狗案件,我认为这是 个人错误,他违反了动物《2015 年动物福利法令》,必须为此负 责。”

同行的罗哈妮及阿兹万指 出,故意毒害动物是一种残忍行 为,而伊斯兰教非常反对这种做 法,因为不管是对人类或动物残 忍,都将是非常大的罪孽。

阿斯津:毒狗事件无关种族

马来西亚动物福利组织 (MAWA)成员努鲁阿斯津强 调,薰衣草高原毒害狗事件与种 族及宗教无关,仅仅是个人行为 残害动物。

“我们今天来除了希望把流 浪狗带走,也希望这次举动能发 挥‘教育’效用,让大家知道大 马有法令是保护动物的,不管是 宠物或流浪动物都会在这法令中 获得保护。”

拉金德: 缺乏应对“浪浪”知识

毛孩避风港(Furry Kids Safe Haven)秘书拉金 德也强烈反对伤害动物事件,她 说,不管是人道毁灭或毒害狗只 行为都让人难以接受。

“我认为,人们缺乏一些应 对流浪动物的知识,才会有这样 的事。杀害终究不是最好选择, 也不会带来效果。”

黄秋红: “杀害”非唯一方法

菜狗园非政府组织 (My Kebun)主席黄 秋红说,这次参与行动除了要拯 救流浪狗,也希望能提醒民众, “杀害”不是应对流浪狗的方 法。“我希望不要再有人以毒药 伤害流浪狗,大家可以为它们结 扎,给它们找个家。”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