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自学抄社论练字追读《西游记》.英校生变中文诗人

2019-01-13 17:42

【暖势力】自学抄社论练字追读《西游记》.英校生变中文诗人

“七夕望西州,送别鸥朋海外楼。聚散依依秋水远,离愁,三叠还留万古幽。想月满中秋,将是吟觞各两头。只待重阳花落后,同游,艇上香江醉唱酬。”
赠送他墨宝者,正是让他爱上华文的伍念慈老师。(图:星洲日报)

(霹雳‧怡保13日讯)“七夕望西州,送别鸥朋海外楼。聚散依依秋水远,离愁,三叠还留万古幽。想月满中秋,将是吟觞各两头。只待重阳花落后,同游,艇上香江醉唱酬。”

广告

若问你,以上隽永的文字出自甚么人的手笔,你会以为是古代文人?

还是现代中港台的雅士?答案都不是,这是一位本地诗人,而且还是纯英校出身。

全球汉诗副总会长名堂最响

莫顺生在国内乃至世界中文诗坛享有盛名,他的身份名堂很多,最闪亮与显赫的非全球汉诗副总会长莫属。

诗是最考语文造诣的文体。莫顺生一辈子正式随师学习华文的时间少之又少,充其量是7岁时跟隔壁家的私垫老师背颂三字经、小四应父亲要求学华文好帮忙记账,怡保培南小学上了1年夜学,升上中学后每周有两堂华文课。到底他是如何将华文提升如此水平?到底华文又有何魅力,让他欲罢不能不断精进?

兴趣与价值缺一不可

广告

他受访时毫不思索简明扼要说:“是兴趣与价值!”,并强调两者缺一不可。

“但凡学习任何东西,须要有兴趣。惟有兴趣,习者不管再忙也会忙里偷闲来学;然而,习者须领受到所习之事物的价值,学习才能持久。”

“我跟随私垫先生、上夜学那时其实对华文的兴趣不大,即便小五小六每天风雨不改放学后自动跑去家对面的会馆阅读华文报抄社论练字,也是为了要认识更多华文字来追读《西游记》。”

直到高中上母语班,听了伍念慈老师第一堂教授的宋朝学者周敦颐《爱莲说》,即被文章里富含高深哲理的高雅优美文字所吸引,从此深深爱上了华文。

广告

尔后,他以自修方式学习华文,并以私人考生身份,先后考获改制前教育部主办的华校高中离校文凭和剑桥高级华文科优等成绩,还进入师范学院修读华文,后成为师范学院的华文科主任。但他钻研华文的脚步并未停下,浸润积厚到今天。

学华文价值体现在生活便利

莫顺生所说的华文价值,非直接挂钩上一般人所说的“中国崛起”,即使他的确因掌握华文而获取实际经济效益,但很多价值是关乎生活上的便利与体悟以及个人潜能的发挥,当中有些价值非他即时感受到,而是在多年以后蓦然回首时,才恍然大悟从中得益良多。

就如他小学时跑去会馆阅报学华文,不过是为了能够读懂章回小说而已,哪想到通晓华文甚至潜移默化影响了他的人生观和做事的方式?

掌握华文易学英巫文

莫顺生分享其本身的经历和体悟说,华文是世界上其中一种很难学的语文,能够掌握华文,再学其他语文包括英文和马来文就容易多了。

莫顺生念中学的年代,学校并不注重马来语,后来政府颁布1972年教育(修订)法令,规定只有考获大马教育文凭国文优等者,才能成为合格老师。为了成为公务员,他勤学马来文,努力了半年多就考到优等成绩。

“我能学好马来文,不是因为我特别聪明,而是因为已有华文和英文基础。其中华文字的笔划有8法,且依据笔顺书写,因每个华文字的笔划不同,虽有口诀,也须强记,无形中培养习者良好的记忆力,对我学习马来文非常有帮助。”

他说,华文字强调笔顺,常写华文字,能够训练习者不管做甚么事,都能有系统地按部就班完成。

数学佳与学华文大有关系

他认为,华校生的数学被公认较佳,这与他们学习华文大有关系,然而不只数学,这种训练对学习任何科目,甚至将来在社会上做事,都能胜任愉快。而他之所以能够撰写出许多有系统、结构严谨的大块头著作,也是得益于在学习华文过程中接受到的训练。

大半辈子从事春风化雨教育工作的他认为,华文内涵深含人生哲理和良好的价值观,所以一般的华校生都有积极的人生观与良好的价值观,而当年居住在三教九流之辈盘居环境的他,就因《爱莲说》里的那句“出淤泥而不染”的启示,立志贯彻终生教育,在各方面精进自己、力争上游。

教师须先启发学华文兴趣

对于近年越来越多中学生以华文难考A为理由,不要报考华文科的现象,莫顺生表示,许多学生因掌握问题,才不要报考华文。

“所以要学生掌握华文,教师须先启发他们对华文的兴趣。只要产生了兴趣,教师就算不足时间教完纲要,他们也会自动自发学习,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说,早前《暖势力》报道一位不谙华文的音乐家推出《诗词与音乐的邂逅》系列音乐影片,主人翁邓莉璇是在他引导和启发下,发现诗词里的华文之美,在谱曲后,对诗词产生莫大的兴趣,进而自动自发通过逐字查字典的方式去学习华文,以掌握诗词的更高境界。

他过去为了当公务员而考马来文,结果对该语文产生兴趣而继续自学,以致后来可用马来文编撰许多教科书、畅销教育丛书。

力荐四角号码字典

有兴趣学华文也要有用对方法才行,而莫顺生如何做到读得懂、写得正呢?

“读得懂就是见字念得对,也了解其字义。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懂得用字典。”

他力荐有四角号码的字典。“我不用‘部首’,是因为很多汉字由很多部首组成,往往很难判断哪个部首才对,而且还要算笔划,故要查一个多笔划的汉字,非但不易还很耗时;现今采用的汉语拼音字典,要查一个生字,如“燮”,若不懂得念,也一样没法查到,若用四角号码,则没有这些问题。”

他举例“繁”的四角号码一看便知是8890,很快便可翻到该页,查到其拼音和解释,又如用四角号码查“燮",只看四角便知道是9940,无须用“部首”,不用计算“笔划”,也不用知道“读音”。

“可惜现在已很少学生用字典,甚至连老师很多都不曾听过四角号码字典,所以比较难学好华语。”

莫顺生当年是在念培南小学夜学时学到以四角号码查字典法,距今相隔六十余年,他说其实市面上还可找到这种字典。

莫顺生学得一手端正华文字,这是他小学时抄报纸社论练回来的,不慬如此,他也从社论的简练文笔学到词句结构,写出有序、顺畅的文笔。

写逾千古典诗获奖无数

以笔名潇枫纵横世界中文诗坛的莫顺生,从1995年开始,承蒙张英杰老师悉心指导学习近体诗至今,写了千多首古典诗。诗作不但屡护佳评,获奖无数,许多曾刊载在国内海外经典诗词刊物、报纸副刊。他还获中国权威评委会、研究院颁授世界桂冠国学家荣誉、被中国国际诗书画院聘请担任名誉院士兼客座教授。

莫顺生不但会写会吟会赏古典诗词,也善于论诗评诗,此外,他在国内宏扬典诗词教学之积极前无古人,甚至还自创一套简易的教学法。其名字因此被载入《世界名人大辞典》。

有关莫顺生的诗词作品、著作、诗论、诗教等,难在这里详述罗列,不过他最近推出的《迎风楼诗话》,却尽录了他这方面的成就、贡献和荣誉,一部厚达632页的百万言巨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