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采手记 】梁靖芬·饮水机与新系统

2019-01-13 19:59

【编采手记 】梁靖芬·饮水机与新系统

办公室茶水间有一台饮水机,随时有冷热水供应。它有自动拔栓,只要把拔栓压弯成90度鞠躬,饮用水就会自动流下,无需用手指长压不放,像在给汽车添油。只不知为何,热水出水口的流量就是比其他的出水口来得小,常常细成一条棉线,要装满一公升的热水壶得等好几分钟,同事们常趁机上茶水间隔壁的厕所,方便回来时间正好。

办公室茶水间有一台饮水机,随时有冷热水供应。它有自动拔栓,只要把拔栓压弯成90度鞠躬,饮用水就会自动流下,无需用手指长压不放,像在给汽车添油。只不知为何,热水出水口的流量就是比其他的出水口来得小,常常细成一条棉线,要装满一公升的热水壶得等好几分钟,同事们常趁机上茶水间隔壁的厕所,方便回来时间正好。

广告

某日记者慧贤取完水后离开,我正好走进,便随口埋怨:热水好小啊。慧贤若无其事地抛下一句:你用手按着(拔栓),水就会变大了。

换我大惊:啊?!水会变大吗?!

慧贤也觉意外: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当下用手把拔栓再往下压超过90度,好像一个躬身抱膝的人——水流果然变快变大了!简直是坐了一辈子的三轮车忽然换成搭高铁,我瞪大了眼,慧贤在副刊工作还不到半年,我在副刊5年了,怎么从没想到这样试一试呢?慧贤安慰道:我也是别人提点的。

想想还是有些好奇,回到座位便逐个问同事:你们知道那诀窍吗?怎知道同事们纷纷嗤鼻:知道啊。记者慧琪的“知道”喊得最大声,过后又可恶而意味深长地靠近耳边悄悄说:其实我也是去年底才知道的。颇感安慰的是,全组还有热水壶容量最大的编辑慧燕,以及编辑勉壮不晓得这诀窍,他们很老实。

最近报馆在更换作业系统,工程浩大,细节繁多,几乎没搞得人仰马翻。许多概念要重新适应,许多词汇要慢慢……哦不,要立刻学懂。例如刚刚勉壮才在问:“签发”与“送稿”有什么不同?答:前者是把稿件丢去版面,后者是把稿件传给个人啦。不远处又听到记者们在研究摄记拍的照片要怎么收入个人资料库。手机里有两个关于新系统讨论的工作群组,各种问题与讯息不断闪,不断闪……苦了新系统的工程师。

广告

排版的编辑也一样面对各种新挑战。今早一上班就听到慧燕倒抽一口气:我昨天排好的版面现在是空白的?!颖馨则默默在呢喃:还说什么换新工,现在天天都像换了一份工。写这则手记时坐对面的芷桑忽然语无伦次地哀嚎:啊啊啊我的版不见了!

不过我想,这阵痛期到底是会过去的。等到一切走顺的那天,这一切大概都要成为自嘲的趣事。

即时谁的趣事多,就像海盗脸上的蜈蚣疤越多越威武。(此时洢颖说要下楼买零食定神。)两则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之所以会拉在一起说,其实是想到一个词:习惯,习惯成自然。习惯让我不曾想过水流能改变,习惯也让我们无法从旧系统中迅速地转身。但习惯又让我们拥有安全感,得以放心抽身处理别的困难与挑战。如果我每天动脑筋去测试那台饮水机,或是新系统每天藏起稿件要我找,我们恐怕也没心思去干好别的事了吧。这事很小,但放大至整个媒体作业生态来看,道理何尝有不同。

这是用新系统写的第一篇稿件。本在手机里打了数百字,却因手比眼睛快,来不及看清它提醒要储存就退出了页面,稿便不见了。狠狠记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