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味道‧古早味饼干

2019-01-14 09:05

记忆中的味道‧古早味饼干

历了百年风雨的广生和从未搬迁,依然保存著传统老店的货物陈设和结构,包括具有百年历史的“广生和”木制招牌,即便已模糊不清,仍被悬挂在大门上方。站在店外走廊,能看见头顶上方的木板依稀有三两个小洞孔。原来,当年人们为了提防盗贼,特地在木板上凿洞,以便主人能在楼上透过洞孔观察到楼下的情况,如同早期的“监控器”。
加入咖哩叶一同油炸的香辣螺旋饼,味道香辣诱人,由于外形独特,店主也把它叫做“海参饼”。(图:星洲日报)

对于许多大马人来说,或多或少都会出现这样的画面:打开饼罐,拿出几片苏打饼或玛丽饼,蘸在杯里的咖啡或美禄,度过一个下午,或开始一个早晨。

广告

而每逢新春佳节来临,家中客厅更会摆放许多大罐小罐的饼干零嘴,玲瑯满目,为佳节增添气氛。

一片四方苏打饼,或一片圆形玛丽饼,是陪伴你我成长过程的食物,也是家中的“必备粮食”。至于麻花卷、花生角、牛耳饼、面包干(Roti Kok)、肚脐饼等等这些古早味饼干,都曾经点缀了我们的成长旅程。

外形逗趣的牛耳饼(左)是传统饼干的代表之一,口感香脆爽口,嚼起来,还会散发出淡淡的五香气味。而口感酥脆的南乳饼(右)不同,它具有浓郁的南乳咸香。(图:星洲日报)

逐渐消失的传统饼干店

随着时代发展,高楼大厦林立,传统的杂货店和饼干店,已越来越少。在加影老街的角落处,就有这样一间历史悠久的传统饼干店——广生和。

历了百年风雨的广生和从未搬迁,依然保存著传统老店的货物陈设和结构,包括具有百年历史的“广生和”木制招牌,即便已模糊不清,仍被悬挂在大门上方。站在店外走廊,能看见头顶上方的木板依稀有三两个小洞孔。原来,当年人们为了提防盗贼,特地在木板上凿洞,以便主人能在楼上透过洞孔观察到楼下的情况,如同早期的“监控器”。

走进店内,最为显眼的莫过于那排列整齐的铁桶,和各式各样的零食饼干,从饼干类,到豆类、果干等,应有尽有。

广告

87岁的第二代经营者萧伯章说,广生和由父亲创立,于1907年开始经营,至今拥有112年的历史,如今,广生和的生意由儿子萧子健和媳妇陈美娟负责打理。萧伯章尽管老迈,却经常坐在店内的柜台处,或负责收账,或与熟悉的客人或朋友闲话家常。

据了解,广生和原是一间杂货店,售买杂货之余也摆卖几款大家常吃的饼干。自儿媳陈美娟接手生意以后,她为老店进行改革和转型,兼顾门市零售和批发生意,售卖多种款式的饼乾和零嘴,包括苏打饼、华夫饼、黄梨饼、陈皮梅、杂锦豆等等,款式多达数百种。自转型以后,广生和的生意蒸蒸日上,由于价格廉宜,平均每天可卖上90桶饼干。

外形可爱、味道甜而不腻的黄梨夹心饼,在加入椰丝以后,风味更佳。(图:星洲日报)

没有靓丽包装,却有熟悉的古早风味

采访当天,前来广生和购买饼干的客人络绎不绝,包括华巫裔各个族群,年龄介于30岁至70岁不等。只见萧子健夫妇和马来员工三人忙碌地招呼客人,熟练地将饼干装入塑料袋,再拿去称重标价。

广告

“我们向来都是诚实待客,会让顾客先品尝,觉得好吃就买,漏风了还可以拿回来换,当然,我们这里的饼干是绝对新鲜的。”

对此,陈美娟并不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经询问以后,大部份的顾客们都认为他们所卖的饼干新鲜且价格便宜,虽没有靓丽包装,却有着熟悉的古早风味。

对于古早饼干,每位顾客都有各自的口味和喜好。有者喜欢咸香的饼干,用来搭配咖啡;有者喜欢夹心饼干,味道可口,还可拿来哄小孩;有者爱吃麦片饼干,富有口感且具有营养;有者强调要吃新鲜的饼干,而拒绝商场内包装精致的饼干。

作为一间百年老店,许多顾客从小就光顾广生和,有些更是三四十年的忠实顾客。

在没有靓丽招牌的屋簷底下,陈美娟和顾客一来一往,有说有笑,充满著淳朴的街坊情,和真挚的古早情怀。

沾了糖浆的麻花卷,香甜可口,深受“零食控”所喜爱。(图:星洲日报)
即人们所熟悉的Roti Kok,每咬一口,香脆的声音便会萦绕耳际,稍不留意,还会弄得满地的面包屑呢!(图:星洲日报)
外形有如迷你咖哩角的花生角,也叫“角仔”,是农历新年经常会吃到的传统年饼。(图:星洲日报)
杂锦豆混合了日本青豆、咖哩蚕豆、芝麻豆(kacangsoya bijan)等各种豆类,深受印裔顾客的欢迎。(图:星洲日报)
印度传统小吃姆鲁古,采用独特的印度香料制作,是印度同胞作为应节的食物。(图:星洲日报)
肚脐饼可拿来祭拜,也可当作零食。有者喜欢一口吃掉整颗肚脐饼,有者喜欢将糖霜和饼干分开品尝。无论对于哪个世代,七彩缤纷的肚脐饼都会在每个人的回忆中留下一席之位。(图:星洲日报)

陈美娟(左)接手管理广生和的生意以后,为老店进行改革和转型,售卖数百种款式的饼乾和零嘴,生意更因此而蒸蒸日上。(图:星洲日报)
走过了二战时期和独立时期的广生和迄今屹立不倒,且依然保存著传统老店的货物陈设和结构。图为广生和的第二代经营者萧伯章(左)和萧子健(右)(图:星洲日报)
具有百年历史的“广生和”木制招牌,即便已模糊不清,仍继续悬挂在大门上方,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