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长照医疗安老愁

2019-01-14 11:23

杨微屏·长照医疗安老愁

一些长期负责照顾工作的家庭照顾者,面对被照顾者的病情和情绪变化,自身长期和社会脱节,没有社交圈子,失去收入和对自身价值感存疑,也可能会造成精神和心灵受创,而更不幸的是演变成家庭长照者情绪崩溃下,出手向被照顾的病患父母施暴或弑杀的悲剧。

台湾知名作家龙应台、张曼娟、吴若权都在中年时,做了同样的事情,放下工作成为患病或失智父母的全职长期照顾者。

广告

他们都分别出书分享长照者艰难的身心挑战经历,张曼娟的《我辈中人》、吴若权的《换我照顾你》、龙应台的《天长地久》,分别诉说了身为子女珍惜父母在世的余生,面对重疾的父母需要贴身长期照顾的时刻,放下工作和正常的生活,变成日夜无休负起照顾父母病情和日常生活责任的家庭长照者。

他们处在台湾医疗设备比大马优渥的环境,但和大马的许多家庭一样,一旦家里有老人患重疾,需要专人长照时,就会面对具备医疗设备和提供专业医疗服务的长照中心缺乏的问题,即使找到了这样的长照医疗中心,需要支付的费用非常高,以致更多家庭的选择是其中一个子女辞去工作,成为全日照顾父母的“家庭照顾者”。

我曾经在父亲患病的最后岁月,成为“全职家庭照顾者”,期间在脸书接触到“马来西亚家庭照顾者互援会”专页,才发现在全马各地有不少人辞职长期照顾生病的父母,心灵和生理陷入疲惫状态,却没有其他选择而必须坚强地继续长照的任务。他们当中甚至有些人已经单独长照逾9年,与社会脱节的无助中,漫漫的守护被照顾的长辈。

相形之下,我在照顾父亲期间,获得中央医院配合非政府组织临终关怀团体的协助,在医疗设备和专业支援下,让父亲可以免费享有专业医疗设备和援助,也减轻了家属的无助感和经济负担,这比其他的家庭照顾者幸运。

目前在全马除了玻璃市,都有临终关怀团体配合政府医院,为癌症、爱滋病、绝症末期病患提供专业援助,但需要医生认证和推荐。由于很多地区的临终关怀中心都还处在刚成立的起步阶段,团队中专科医生不足,也缺乏广泛宣传,以致很多有需要的病患和家属不了解国内有此专业医疗援助。

检视目前大马的长照医疗安老服务,整体上都还处在贫乏无助的阶段,有限的收费医疗长照中心,对家境中下者来说是几乎不可能承担的长期费用,博特拉大学老年人医学研究所的统计显示,有近70%的长照者是来自低收入家庭,最需要政府迫切照顾的是这个群体。

广告

政府有必要加强临终关怀援助外,也需要照顾到病情不符合获此专业援助的其他长照病人及家属的需求。

政府可考量配合非政府组织,以及民间慈善团体,包括财资雄厚的狮子会、扶轮社等团体,提供长照舒缓中心,包括提供低收费或免费替代照顾者,让更多家庭照顾者需要休息和喘一口气时,可以找到替代的照顾帮手,以及从有关中心获得义务参与的专业医疗人士的咨询,解决照顾者的无助。

一些长期负责照顾工作的家庭照顾者,面对被照顾者的病情和情绪变化,自身长期和社会脱节,没有社交圈子,失去收入和对自身价值感存疑,也可能会造成精神和心灵受创,而更不幸的是演变成家庭长照者情绪崩溃下,出手向被照顾的病患父母施暴或弑杀的悲剧。

长照、安老医疗、临终关怀的人性化护理,目前在大马如荒漠渴求的援助,许多长照病人和家属,都需要政府和民间团体的关注和适时提供协助。因此政府和民间团体需要关注长照心灵辅导问题,提供适当的管道帮助长照者纾解身心负担和心理压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