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吐一口烟VS吐一口痰

2019-01-15 19:00

詹雪梅:吐一口烟VS吐一口痰

联邦的禁烟令将在砂拉越生效,所有食肆全面禁烟。一声令下,咖啡店、饮食坊再不是可随意吞云吐雾之地

联邦的禁烟令将在砂拉越生效,所有食肆全面禁烟。一声令下,咖啡店、饮食坊再不是可随意吞云吐雾之地,粗暴了吗?霸道了吗?不通人性了吗?

广告


姑且不批判这禁烟手法是好是坏,是否过度,我们先直奔禁烟令的目的──任何人,无论贫富贵贱,不分男女老少,皆不允许在公共场合吸烟。而扩大公共场所禁烟的最终目标是减少烟民成长率,缩小烟民人口。烟民不可怕,但若是烟民不断年轻化就很可怕。根据2016年的青少年烟民调查,我国有41万年轻烟民,当中接近80%是在14岁以前吸了人生的第一支烟。


有抽烟的环境,就有抽烟的人;有抽烟的环境,就改不了抽烟的习惯。今天,若我们持续给大大小小的烟民一个开放、自由的抽烟空间,明天的明天的明天,我们就必须给更多的烟民,更开放、自由的抽烟空间。让不抽烟的大多数,继续闪到一边,滚到一边去,不粗暴吗?不霸道吗?通人性吗?在公共场合吸烟,虽历史悠久,但未必表示所有人就该继续默默接受和继续由之合理化。


禁烟和禁乱丢垃圾异曲同工。早期,大家卫生观念不强时,垃圾、果皮、零食包装袋、饮料盒随手随地丢。经过各地地方政府发起不乱丢垃圾运动,不断透过各类清洁活动,也透过学校教育提高卫生意识,多年来才略见成效,在缓慢的进程中,还得让执法人员偶尔客串,下点重药。谁都晓得,没有如新加坡的严刑峻罚,垃圾不会乖乖地回到垃圾桶去,乱丢垃圾的环境还在,乱丢垃圾的恶习就会继续存在。


大部分人会鄙视在公共场所乱丢垃圾的人,但未必会鄙视在公共场所吸烟的人。垃圾可以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二手烟却不能。看得见,却挥不去,比垃圾更损人。如果说,习惯了吸烟,就可以戒不了为由,继续让烟民在公共场合继续吸烟,那是不是更可以允许习惯乱丢垃圾的人,继续乱丢垃圾?


说吞云吐雾像乱丢垃圾,那是客气了,其实更像吐痰。一口二手烟,要比一口痰还可怕上千万倍。想像一下这样的画面:你在用餐时,邻桌的陌生人突然“卡……卡……卡”用恐龙般怒吼的声音,几乎要把两片肺都咳出来的气势,酝酿许久后“呸!”的一声,把一大口痰吐在你脚边。接下来的两三分钟里,每隔两秒,这只陌生的恐龙便不停地围绕着你的脚“卡……呸! ”,甚至一不小心“卡……呸!”在你的腿脚上、光亮的皮鞋上,能接受吗?


恐龙“卡……呸!”的爽,你被“卡……呸!”的倒胃、恶心。抽烟和吸二手烟的感觉也是如此一般。

广告


卫生部没禁止国人在私人空间里吸烟,爱抽几根,能抽几盒是你的事。但不要把二手烟排放到公共场合,污染公共场所的空气质量。这和不得在公共场所乱丢垃圾、吐痰的道理是一致的。你爱把自己的家住成一个垃圾场,吐成一个大痰盂是你的事,但不要把公共场所当成你的私人垃圾场和痰盂。


禁烟令,看似来得猛,但却不是没有基础的,而是好说歹说,还是无法减少年轻烟民的必须手段。中小学课程里插入的种种抽烟有害健康的内容,学校外醒目的不抽烟看板、海报,电视台和电台的戒烟和拒绝吸二手烟的公益广告,一而再再而三的温馨提醒,够爱的教育了吧!


香烟盒上溃烂的肺部、手、脚、死胎、这接近于恐吓的提醒够可怕了吧!医院特地设立了戒烟部门,透过种种温和、科学的方法鼓励戒烟、协助烟民戒烟,够人道了吧!但减少二手烟飘散,降低了烟民人数了吗?不下重手,禁不了烟,阻了不烟民年轻化。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关乎的不只是烟民习不习惯的问题。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